九月鷹飛
   —古龍
第八章、金錢幫主

楊天走了,曙色已照進窗戶。
上官小仙看著倒在地上的墨白、衛天鵬、心姑和鐵姑,臉上又露出甜柔的微笑,喃喃道:“這地方看來的確寬敞多了……”
曙色照進窗戶,這一夜雖然長,總算已過去。
上官小仙俯下身,輕輕搖著葉開的身子,柔聲道:“天早已亮了,你這懶蟲還不起來?”
葉開呻吟了一聲,竟真的張開眼晴,茫然四下望了一眼,仿佛想掙扎著站起來,又跌倒,他全身已連一點力氣都沒有。
上官小仙看著他,眼睛里充滿了關懷,道:“你不舒服?”
葉開點點頭,苦笑道:“我好像病了?!?
上官小仙道:“什么???”
葉開道:“笨病?!?
上官小仙笑道:“笨也是???”
葉開道:“不但是病,而且是種很厲害的病?!?
上官小仙道:“嗯?!?
葉開道:“你知不知狗熊他奶奶是怎么死的?”
上官小仙道:“不知道?!?
葉開道:“是笨死的?!?
上官小仙笑道:“怎么會有笨死的人?”
葉開嘆道:“我本來也不相信,現在才知道,這世上笨死的人好像并不少?!?
上官小仙道:“你怕你自己也會笨死?!?
葉開道:“我已經病得很厲害了?!?
上官小仙嘆道:“其實你并不笨,只不過心太軟了一點而已?!?
葉開苦笑道:“若是心不軟,我怎么會替人家抱泥娃娃?”
上官小仙道:“那不是泥娃娃,那是我的好寶寶,乖寶寶?!?
葉開道:“他好像并不乖,他會咬人?!?
上官小仙也笑了,道:“但是他并不想真的咬死你,否則你用不著等到笨死已經被毒死了?!?
葉開道:“你把它交給我的時候,已扭開了它肚子里的機簧?”
上官小仙道:“并沒有完全扭開,只開了一半?!?
葉開道:“等我看見丁靈琳倒下去,手上一用力,機簧完全開了?!?
上官小仙笑道:“他雖然叮了你一下,可是你也報了仇?!?
她指著地上破碎的泥娃娃道:“你看,它現在豈非已經被你摔死了?!?
葉開沒有看這泥娃娃。
若有好幾個死人在旁邊時,誰也不會去看泥娃娃的。
看著地上的尸身,葉開忍不住長嘆道:“看來你果然不愧是上官金虹和林仙兒的女兒?!?
上官小仙道:“哦?”
葉開道:“林仙兒的心毒,上官金虹的手狠,這兩種優點你一個人就占全了?!?
上官小仙微笑道:“你慢慢就會發現,我別的優點還很多?!?
葉開道:“現在我只想問你一句話?!?
上官小仙道:“你問?!?
葉開道:“你是不是人?”
上官小仙還是面不改色,微笑道:“當然是人,是個女人,而且還是個很好看的女人?!?
葉開道:“只可惜我看你并不像是個人,人不會做出這種事來的?!?
上官小仙道:“什么事?”
葉開道:“你要害我,我明白,因為你要報仇,因為我恰巧是小李探花的弟子?!?
上官小仙笑道:“這真是巧得很?!?
葉開道:“但這些人卻跟你完全無冤無仇,你為什么要殺了她們?”
上官小仙道:“因為一樣東西?!?
葉開道:“什么東西?”
上官小仙道:“你看這是什么?”
她果然拿出了一樣東西,黃澄澄的,閃著金光。
葉開道:“這是一文錢?!?
上官小仙道:“什么錢?”
葉開道:“金錢?!?
上官小仙道:“你看不看得出錢上的字?”
葉開當然看得出,錢上有四個字。
“役鬼通神?!?
第一縷陽光從窗外照進來,恰巧照在這枚金錢上。
上官小仙的眼睛里也在閃著光,道:“錢能役鬼,也能通神,你慢慢也會發現,這世上絕沒有比錢再好的東西了?!?
葉開已聳然動容,道:“這就是昔年金錢幫的標志?”
上官小仙點點頭,道:“金錢幫是上官金虹創立的,我恰巧是上官金虹的女兒?!?
葉開嘆道:“真是太巧了?!?
上官小仙道:“上官金虹雖然死了,我卻還沒有死?!?
葉開道:“所以你要重振金錢幫?”
上官小仙道:“我至少總不能眼看著金錢幫就此毀滅?!?
葉開道:“這件事你已計劃了很久?”
上官小仙道:“不但已計劃了很久,而且計劃得很好?!?
葉開道:“連楊天都被你收買了?”
上官小仙道:“他本就是條狐貍,會飛的狐貍?!?
葉開道:“不但會飛,而且還會咬人,專咬朋友?!?
上官小仙笑了笑道:“幸好我并不是他的朋友?!?
葉開道:“你是他的什么人?”
上官小仙道:“是他的老板,是他的幫主?!?
葉開動容道:“你已經是金錢幫的幫主?”
上官小仙悠然道:“父親的事業,豈非總是由子女繼承的?”
葉開忍不住問道:“除了楊天外,你的伙計還有多少?”
上官小仙道:“伙計不計其數,大伙計卻只有六個?!?
葉開道:“六個?”
上官小仙道:“金錢幫的規矩,本幫有兩位護法,四大堂主?!?
葉開道:“這規矩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上官小仙道:“因為這是剛訂的規矩?!?
葉開道:“是誰訂的?”
上官小仙道:“我?!?
葉開只有苦笑。
上官小仙道:“現在四大堂主我已找全了,楊天就是之一?!?
葉開道:“還有三個是什么人?”
上官小仙笑得很神秘,道:“你以后總會慢慢知道的?!?
葉開道:“現在我猜不出?”
上官小仙道:“你連做夢都想不到?!?
葉開嘆了口氣,道:“兩大護法呢?”
上官小仙道:“兩大護法等于是我的左右手,我當然不能馬虎?!?
葉開道:“所以你只找到一個?!?
上官小仙笑得更神秘,道:“現在我正在找第二個?!?
葉開道:“找誰?”
上官小仙道:“你?!?
葉開大笑。
上官小仙道:“我并不是在說笑話,只要你答應,你就是金錢幫的第一護法?!?
葉開笑道:“我若答應,你肯相信?”
上官小仙也嘆了口氣,道:“我不相信?!?
她凝視著葉開,嘆息著又道:“你看來實在不像是個能讓女人相信的男人?!?
葉開道:“那么我們這交易豈非根本就談不成?”
上官小仙嘆著:“所以這實在是件很遺憾的事?!?
葉開道:“所以你只好殺了我?!?
上官小仙道:“我并不著急?!?
葉開道:“我著急?!?
上官小仙道:“你急什么?”
葉開道:“萬一我忽然又有了力氣,一下子跳起來把你抓住,糊里糊涂把你當泥娃娃摔破了,豈非很不好意思?”
上官小仙笑道:“那實在很不好意思,幸好你不會忽然有力氣的?!?
葉開道:“哦?”
上官小仙道:“你中的針上雖然沒有毒,卻有迷藥?!?
葉開道:“迷藥?”
上官小仙道:“一種能讓人渾身軟綿綿的迷藥,只有一口氣喝下五斤酒去,才能解得開?!?
葉開笑道:“這種藥一定是酒鬼做出來的,恰巧我也是個酒鬼?!?
上官小仙道:“不巧的是,這附近連一兩酒都沒有?!?
葉開的笑又變成苦笑,道:“你實在不是個好主人,酒也不為客人準備一點?!?
上官小仙眼波流動,媚笑道:“你應該知道,我一向只喂奶給別人吃的?!?
葉開道:“可惜我不是泥娃娃?!?

 

 


上官小仙笑道:“誰說你不是?我以后就要把你當做我的泥娃娃?!?
她笑得雖甜,葉開心里卻已發冷。
要是真做了這個女人的泥娃娃,那種滋味一定比死還難受。就在這時,他看見楊天走了進來。
楊天的臉色很難看,看來就像是個嫉妒的丈夫。
上官小仙皺著眉回過頭,立刻又嫣然一笑,道:“你看來并不像剛殺過人的樣子,你殺過人之后,總是很開心的?!?
楊天沉著臉,道:“我實在沒法子開心?!?
上官小仙:“為什么?”
楊天道:“因為我沒有人可殺?!瞎儺∠傻潰骸叭四??”
楊天道:“人不見了?!?
人不見了!
上官小仙又皺起了眉道:“你是說,韓貞不見了?”楊天道:“是?!?
上官小仙道:“他整個人都不見了?”
楊天道:“完完全全的不見了,連一根骨頭都沒有留下來?!?
上官小仙道:“難道他忽然被個大怪物吞了下去?”
楊天道:“他是自己走的?!?
上官小仙道:“你查過了雪地上的腳???”
楊天道:“查過三遍?!?
上官小仙道:“腳印是往什么地方去的?”
楊天道:“出了梅林,腳印忽然不見了?!?
上官小仙道:“你沒有到附近找過?”
楊天道:“找過三遍?!?
上官小仙道:“你找不到?”
楊天道:“連一根骨頭都找不到?!?
上官小仙道:“地上有沒有別人的腳???”
楊天道:“還是只有剛才幾個人的腳印?!?
上官小仙道:“只有心姑、丁麟、我們的腳???”
楊天道:“不錯?!?
上官小仙道:“所以他也不可能是被別人殺了再架走的?”
楊天道:“絕不可能?!?
在地上留下腳印的人,現在都絕不可能到那里去殺人。上官小仙沉吟著道:“他中了毒,只要一走動,立刻就可毒發致命?!?
楊天道:“這不錯?!?
上官小仙道:“所以我們本來都以為他絕不敢走動的?!?
楊天道:“不錯?!?
上官小仙道:“可是他現在卻已走了?!?
楊天道:“不錯?!?
上官小仙忽然嘆了口氣,道:“但我們卻錯了,我們全都看錯了他?!?
楊天同意。
上官小仙嘆道:“原來他才是所有的這些人里面,最不好對付的一個?!?
楊天也同意。
上官小仙目光閃動,道:“他想必早已看穿這件事有溪蹺,所以故意假裝中毒,讓別人不防備他,他才好全身而退?!?
楊天道:“他的外號叫錐子?!?
上官小仙道:“一個人的外號,是絕不會錯的?!?
楊天道:“所以無論你外面有多么厚的殼,他都能錐出洞來?!?
上官小仙沉吟著,徐徐道:“對付這種人,只有兩個法子?!?
楊天在聽著。
上官小仙道:“若不能把他拉過來做我們的朋友,就得趕快殺了他?!?
楊天道:“可惜他現在已走了?!?
上官小仙道:“世上絕沒有一個人,能突然一下子完全消失的?!?
楊天道:“但是我卻找不到他?!?
上官小仙笑了笑,道:“你找不到他,并不表示別人電找不到他?!?
她走過去拍了拍楊天的肩,微笑著道:“莫忘記還有我哩?!?
楊天道:“你要去找?”
上官小仙柔聲道:“你乖乖地陪小葉在這里等著,我帶糖糖回來給你們吃?!?
楊天坐下來,坐在葉開對面。
他規規矩矩地坐在那里,看來真是規規矩矩的生意人。
葉開看著他,忽然嘆了口氣,道:“她說她要帶糖回來給我們吃?!?
楊天道:“嗯?!?
葉開苦笑道:“自從三歲以后,我就沒有吃過糖了?!?
楊天道:“哦?!?
葉開道:“現在我只想喝點酒?!?
楊天道:“你若不喝酒,那才是怪事?!?
葉開笑道:“你的確很了解我,我們畢竟是老朋友了?!?
楊天冷冷道:“像我這樣的朋友,你幸好還有幾個?!?
葉開道:“不管你怎么樣對我,我們畢竟還是老朋友,朋友跟酒一樣,都是老的好?!?
楊天道:“你真的這么想喝酒?”
葉開嘆道:“你知道,我現在的心情很不好?!?
楊天承認:“無論誰遇著你這種事,心情都不會好的?!?
葉開道:“心情不好的人,總是想喝點酒的?!?
楊天也同意:“除了喝酒外,你的確已沒什么事好做的了?!?
葉開道:“所以你若看在我們是老朋友的份上,就該弄點酒給我?!?
楊天考慮著忽然站起來,道:“好,我去替你找酒,你最好乖乖地在這里等著,莫要想逃走?!?
葉開看著他走出去,眼睛已亮了起來。
人,總是有人性的。
他對這人性忽然又充滿了希望,又覺得楊天這個人并不能算太楊天居然很快就回來了,手里提著個大銅壺,份量好像很重。
壺里的酒就算沒有裝滿,至少也有五六斤。
葉開喝酒一向很快的,他已決定,等自己的力氣恢復了之后,也絕不向楊天報復。
一個人若是還肯去替他的老朋友找酒喝,這個人總算還不是無可救藥的。
楊天道:“你沒有逃?!?
葉開笑道:“因為我知道逃不了的?!?
楊天道:“很好?!?
他把銅壺擺在地上。
葉開連站都站不起來,道:“你不能送過來?”
“我跟你還是距離遠一點好?!?
葉開嘆了口氣,只好掙扎著爬過來,湊著嘴去喝了一口。
只喝了一口。
他的臉色忽然變了:“這不是酒?!?
楊天冷冷地看著他,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冷冷道:“我們也不是朋友?!?
葉開道:“你……你為什么騙我?”
楊天道:“因為我想看看你在地上爬的時候,是什么樣子?!?
葉開連指尖都已冷透,簡直恨不得一下子撲過去,把這壺冷水,全都灌在他脖子里。
楊天冷笑道:“這只不過是壺水而已,我沒有灌一壺尿來給你喝,已經是你的運氣了?!?
葉開又嘆了口氣,道:“我實在不懂,你為什么會如此恨我?”
楊天道:“我一向不喜歡泥娃娃?!?
葉開忽然明白了,道:“你在吃醋?”
他吃驚地看著楊天:“你難道真的喜歡上官小仙?你難道還不明白她是個什么樣的女人?”
楊無眼內的肌肉在跳動,緊握著雙拳,一字字道:“我只明白一件事?!?
葉開道:“你說?!?
楊天的臉發青,厲聲道:“只要你再開口說一個字,我就打掉你的滿嘴牙齒?!?
嘴里若是沒有牙齒,那滋味也不好受的。
葉開只有嘆息。
他忽然發現,無論多聰明的男人若是真喜歡上一個女人時,他在這個女人面前立刻就會變成呆子。
現在該怎么辦呢?一點辦法也沒有,無論誰到了這種時候,都只有等著。
等死?
葉開只覺滿嘴發苦,他現在真的想喝酒了。
楊天慢慢地站起來,推開窗子。窗外的風好冷。
楊天長長地吸了口氣,突聽一個人在身后冷冷道:“你在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