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鷹飛
   —古龍
第十二章、冷夜離魂

冷香園。
夜冷,梅香,人蹤已杳。
梅林里籟籟的響,是風?還是昨天在死在這里的冤魂?
“你一直都沒有再見到韓貞?”
“沒有?!?
“那么他說不定還在這里?!?
葉開嘆道:“我只希望找到的不是他的尸體?!?
那些人的尸體呢?
找不到。
聽濤樓上下,連血跡都被洗得干干凈凈。
是誰替他們收尸的呢?
“衛天鵬他們的尸體昨夜還在這里?!?
“是誰替他們收了尸?”
沒有回答,沒有人能回答。
剛隔夜的冰雹,晚上又結成了冰。
風刮在臉上,已不像是鳳,而像是刀。
寒梅在冷香中卻更香。
“你看見燈火沒有?”
“沒有?!?
“玉簫難道不在這里?”
突然間,結了冰的小徑上,竟似響起了一陣很輕的腳步聲。
如此寒夜,有誰會在雪徑上獨行?莫非是那些人的鬼魂?
鬼魂又如何有腳步聲?
還是沒有燈光,無星,無月。
黑暗中仿佛出現了條人影,正慢慢地走出了梅林中的小徑。
他走得很慢,還不時在東張西望,竟似在尋找著什么。
如此寒冷的深夜里,在這無人的梅林中,他尋找的是什么?
走得近了,才聽出他嘴里競一直在喃喃自語:“酒呢……什么地方有酒……”
葉開幾乎忍不住叫了出來:“韓貞!”
這個人竟赫然真的是韓貞。
難道他居然還在替葉開找酒?
雪光反映,照上了他的臉,他的臉上竟赫然全是血,且也結成了冰。
葉開只覺得胸中一陣氣血上涌,立刻從他隱藏的小石后沖了出去,沖到韓貞面前,一把握住了韓貞的肩。
韓貞看了他一眼,忽然道:“酒呢?……你知不知道什么地方有酒?”
他竟已不認得葉開,可還在為葉開找酒。
他的臉竟已幾乎完全破碎妞曲,竟像是個已被人一腳踩爛了的硬殼果。
葉開不忍再看:“你……你怎么會變成這樣子的?這是誰下的毒手?”
韓貞似乎想笑,卻笑不出,嘴里還是喃喃地在問:“酒呢?什么地方有酒?”
葉開的心,也好像被人重重踩了一腳。
郭定就在身后,忍不住道:“他就是韓貞?”
葉開點點頭。
郭定也不禁嘆息,道:“看來他是在替你找酒的時候,被人痛毆了一頓,打得他連記憶都喪失?!?
葉開用力握緊雙拳,黯然道:“不過他還記得替我找酒?!?
郭定嘆道:“看來他也是個好朋友,”葉開恨聲道:“只可惜我不知道這是誰下的毒手,否則……”
郭定道:“我想這絕不是上官小仙?!?
葉開道:“哦?”
郭定道:“一個女人,絕不會有這么重的手?!?
韓貞實在被打得太慘,不但臉已破碎扭曲,連肋骨都已陷落下去,至少斷了六七根。他怎么能活到現在的?
在這種冰天雪地里他怎么還沒有凍死?
葉開想問,但韓貞卻已甩脫他的手:“放開我,我要去找酒?!?
除了這件事外,他已記不得別的。
葉開嘆了口氣,柔聲道:“好,我帶你去找酒?!?
這句話說完,他已點了韓貞的睡穴,將韓貞攔腰托了起來。
郭定道:“只要能安安靜靜地睡一天,他也許會清醒的?!?
葉開嘆道:“但愿如此?!?
屋子里有床,也有燈。
葉開將韓貞放在床上,道:“你有沒有火熠子?”
郭定已燃起燈,燈光照在韓貞臉上,更慘不忍睹。
葉開雖不忍看,卻不能不看,他一定要查出這是誰下的毒手。
他雖然是個不愿記住別人仇恨的人,但這次的情況卻不同。
若不是為了替他找酒,韓貞又怎么會落得這么慘。
為了這樣的朋友,無論什么事他都應該做。
郭定也在凝視著韓貞的臉,道:“這不是鐵器打的?!?
葉開點點頭,若是被鐵器打傷,傷痕也可以看得出。
郭定道:“難道有這么重的手法?”
葉開道:“韓貞的武功并不弱,能一拳打到他的臉,這樣的人并不多?!?
他忽然想起自己也曾一拳打在韓貞臉上,但是那次的傷痕卻比現在輕得多,顯然這人的手不但比他重,手上一定還有別的功夫。
解開衣襟,肋骨斷了五根。
如此寒天,韓貞穿的衣服當然也很厚。
郭定皺眉道:“隔著這么厚的衣服,還能一拳打斷他五根肋骨,這種人實在不多?!?
葉開道:“而且這只是硬傷,并沒有內傷?!?
若不是衣服上沒有鐵器的痕跡,無論誰都會認為這是被一柄鐵錘打傷的。
郭定道:“難道這人的手竟跟鐵錘一樣硬?”
葉開道:“看他的傷痕,也不像是被鐵砂掌一類的功夫打傷的?!?
郭定點點頭道:“若是那一類的掌力,必定會震傷內腑?!?
葉開嘆了口氣,道:“所以我實在不明白,這究竟是種什么樣的功夫?”
郭定道:“你遲早……”
他的聲音突然停頓,無言的寒風中,竟突然傳來了一陣凄涼的簫聲。
東海玉蕭!
郭定一翻手,已扇滅了燈光:“他果然在這里?!?
葉開道:“你能不能在這里替我……”
郭定立刻打斷他的話:“韓貞已睡著,用不著我在這里看守,你卻不能一個人去?!?
這就是友情,友情就是了解和關切。
葉開看著韓貞道:“可是他……”
郭定又打斷了他的話道:“現在他的死活對別人已沒有影響,所以他才能活到現在,可是你……”
他沒有再說下,也不必說下去。
葉開只覺得胸中的血又熱了,也不能不承認他說的話有道理。
“好,我們走?!?
凄涼的簫聲,在寒夜中聽來,令人的心都碎了。
簫聲是從梅林外傳來的。
梅林外的假山旁,有個小小的八角亭,亭子里有條朦朧的人影,那人正在吹簫。
葉開他們從后面悄悄地繞了過去,他們的行動當然不會發出任何聲音。
吹簫的人還在吹簫,簫聲似在顫抖。
葉開忽然發現這并不是“東海玉簫”的簫聲,再走近些,又發現這人身上雖穿著道袍,腰肢卻很纖細,竟是個女道人。
就在這時,簫聲突然停頓,吹簫的女道人,竟似在低低哭泣。
葉開遲疑著,終于走過去,輕輕咳嗽了一聲,這女道人卻似突然被抽了一鞭子,全身都顫抖起來,哀聲道:“我吹……我絕不敢再停下來了?!?
葉開道:“可是我并沒有要你不停地吹下去?!?
女道人回過頭,看見他,雖然也吃了一驚,卻又仿佛松了口氣道:“是你?!?
她認得葉開,葉開也認得她。
她就是玉簫道人的女弟子中,長得最媚的一個。
葉開忍不住問:“你怎么會一個人到這里吹簫?”
女道人道:“是……是別人逼我來的?!?
“是誰?”
“是個蒙著臉的人?!?
“他為什么要逼你到這里吹簫?”
“我也不知道,他逼我到這里來,叫我一直吹,否則他就要脫光我的衣服,把我吊在這里?!?
“你怎么會落在他手里的?”
“那時我正……正在后面,只有我一個人,想不到他竟突然闖了進來?!?
葉開當然知道“后面”是什么意思,女孩子方便時,當然也只有一個人,這種事她當然不好意思說出口。
但葉開卻又問道:“那時你究竟在什么地方?”
“就在吉祥棧后面那院子?!?
吉祥棧就是葉開住的那客棧,那里不但有最好的廚子,也有最舒服的床。
喜歡享受的人當然會住在那里。
葉開嘆了口氣,苦笑道:“原來你們就在我后面的院子里,我卻到這里來找?!?
女道人緊緊閉著嘴,死也不開口了,她知道自己已說漏了嘴,現在就算不開口,也已來不及。
葉開道:“有句話我要問你,你也可以不說?!?
女道人閉著嘴。
葉開道:“但你若不說,我就將你留在這里讓那個蒙面人再來找你?!?
女道人臉上立刻露出恐懼之色,搶著道:“我說?!?
葉開道:“你們帶走的那丁姑娘,是不是也在那院子里?”
女道人雖然還是不開口,卻已等于默認。
葉開道:“喂,我們不妨做個交易,你帶我去找她,我就送你回去?!?
女道人沒有拒絕,她對那蒙面人的恐懼,已遠比她對任何事的恐懼都深。
她死也不愿留在這里。
那蒙面人是誰?為什么要逼著她到這里來吹簫?
難道他已知道葉開到這里來找玉簫,所以特地用這法子來指點葉開一條明路。
他為什么要這樣做?他是不是另有目的?
這些問題,葉開當然都不能解釋,他忍不住又問:“那蒙面人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
“他不是人,簡直是個鬼,惡鬼?!畢肫鵒蘇飧鋈?,她的身子又開始發抖。
顯然這個人一出手就制住了她,她已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
可是東海玉簫的女弟子,武功也絕不會太差。
葉開看著郭定,長長嘆了口氣,道:“你說的不錯,現在雖不是九月,但卻已有群鷹飛起,而且全都飛到了這里?!?
被褥還是凌亂的,枕上也許還有著丁靈琳的發絲。
一回到這里,葉開的心就開始隱隱發痛——她現在怎么樣了,東海玉簫會不會…
…
葉開連想都不敢想。郭定看著床上凌亂的被褥,眼里又露出種奇怪的表情。
他沒有再看第二眼,他的心仿佛也在隱隱發痛。
現在他總算已完全明白了葉開和丁靈琳的關系。
韓貞已被放到床上,睡得仍很沉。睡覺實在是個很奇怪的事情。
那女道人低垂著頭,站在屋角,蒼自的臉上,總算已有了些血色。
東海玉簫的女弟子都很美,她尤其美。
她美得和丁靈琳不同,不但美,而且媚,她已是個完全成熟的女人。
無論誰看見她黃昏時在蕭聲中款擺腰肢、媚眼如絲的神情都難免會心動的。
葉開看了她一眼道:“坐?!?
女道人慢慢地搖了搖頭,忽然道:“現在我可不可以回去?”
葉開道:“不可以?!?
女道人垂下頭,咬著嘴唇,道:“你們若想利用我來挾脅玉簫道人,你們就錯了?!?
葉開道:“哦?”

 

 


女道人道:“你們就算當著他的面前殺了我,他也不會關心的?!?
她眉眼仿佛帶著種幽怨之色,輕輕地接著道:“我從來也沒有看見他關心過任何人?!?
郭定凝視著她,忽然道:“我們若在你面前殺了他呢?”
女道人道:“我也不會掉一滴眼淚?!?
她說得很干脆,連考慮都沒有考慮。
郭定道:“那么你為什么要回去?”
女道人道:“因為我……我……”
葉開明白她的意思。
她一定要回去,只因根本沒有別的地方可去。
葉開并不是個心腸很硬的人,忽然問:“貴姓?”
“我姓崔?!?
“崔?”
“崔……崔玉真?!?
葉開笑了笑,道:“你為什么不坐下來,難道怕這椅子會咬人?”
崔玉真也忍不住笑了,她發現自己在笑的時候,美麗的臉上立刻露出紅霞。
葉開看見她隨著簫聲扭動腰肢的時候,本以為她是個忘記了羞恥的女人。
現在他才發現她還是保留著一份少女的嬌羞和純真。
只不過,無論誰在不得已的時候,都難免會作出一些令別人覺得可恥、自己也會后悔的事。
有時人就像是一只被蒙著眼睛推磨的驢子,生活就像是一條鞭子。
當鞭子抽到你背上時,你只有往前走,雖然連你自己也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時候為止。
葉開輕輕嘆息了一聲,道:“你若不愿回去,就可以不必回去?!?
崔玉真又垂下頭:“可是我……”
葉開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這世界很大,你慢慢就會發現有很多地方都可以去的?!?
崔玉真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忍不住抬起頭看了他一眼,眼睛里充滿了感激。
葉開道:‘你也不必幫我們去找丁姑娘,只要告訴我們她在哪里就行了?!貝抻裾娉僖勺?,終于道:“就在后面的那個院子里?!?
葉開等著她說下去。
崔玉真道:“那個院子很大,一共好像有十三四間房,丁姑娘就被鎖在最后面的一間偏房里,窗臺的外面擺著三盆臘梅?!?
葉開道:“有沒有人在那里看守她?”
崔玉真道:“只有一個人在里面陪她,因為她還不能走動,玉簫道人也不怕她會跑?!?
葉開道:“玉簫道人睡在哪里?”
崔玉真道:“他晚上很少睡的?!?
葉開道:“不睡在干什么?”
崔玉真咬緊牙,沒有回答,但臉上又露出那種悲憤幽怨之色。
她不必再說了。
“玉簫好色”,他現在應該已有七十歲,看起來卻遠比實際的年紀輕。
他有很多美麗而年輕的女弟子。
他晚上在干什么,葉開當然已可猜得出來。
郭定面上已現出怒容,忽然道:“你們是不是被他所逼,才跟著他的?”
崔玉真搖搖頭,悵然道:“我們本來都是貧苦人家的子女?!?
郭定道:“你們都是被他來買來的?”
崔玉真頭垂得更低,眼淚已流下面頰。
郭定突然用力一拍桌子,冷冷道:“就算沒有丁姑娘這件事,我也絕不會放過他的?!?
葉開道:“可是現在……”
郭定道:“我知道,現在我們當然要先救出丁姑娘再說?!?
崔玉真忽然又道:“他晚上雖然不睡,可是到了天快亮的時候,一定要睡三個時辰?!?
現在距離天亮至少還有半個多時辰,冬天的夜總是比較長。
葉開看了看天色道:“好,我們等?!?
床上韓貞忽然翻了個身,發出夢吃——葉開點了他穴道,用的力量并不大。
他仿佛還在說:“酒呢……什么地方有酒……”
反反復復說了幾遍后,他突然從床上跳起來,大叫道:“姓呂的我認得你,你好狠?!?
這句話說完,他又倒下,滿頭都是冷汗。
葉開動容道:“姓呂的?”
郭定道:“看來打傷他的那個人一定姓呂?!?
葉開沉思著,道:“你知不知道江湖中有什么姓呂的高手?”
郭定道:“近年來好像只有一個?!?
葉開道:“呂迪?”
郭定道:“不錯,‘白衣??汀賴??!?
葉開道:“你見過他出手?”
郭定搖搖頭,道:“我只知道他雖然是‘銀戟溫侯’呂風先的堂侄。練的卻是武當劍法,武當是內家正宗,絕不會……”
葉開突然打斷了他的話,道:“你說他是誰的侄子?”
郭定道:“呂鳳先銀戟溫侯,昔年兵器譜上排名第五?!幣犢難劬锿蝗環⒊雋斯?,道:“呂鳳先,我怎會忘了這個人?!?
郭定道:“你認為是他么?”
葉開道:“銀乾溫侯在兵器譜上排名第五,在別人已是件很值得榮耀的事,可是在他看來,卻是種恥辱?!?
郭定了解這種心情,有很多人都不能忍受屈居人下的。
葉開道:“但他也知道百曉生絕不會錯,所以他毀了自己的銀戟,練成了另一種可怕的武功?!?
郭定道:“什么武功?”
葉開道:“他的手!”
郭定的眼睛也亮了。
葉開道:“據說他已將他的手練成鋼鐵般堅硬鋒利?!?
郭定道:“你是聽誰說的?”
葉開道:“一個曾經親眼看過他那只手的人,一個絕不會看錯的人?!?
郭定道:“小李探花?”
葉開點點頭,道:“世上若有一個人能赤手將韓貞打成這樣子,這個人就一定是呂鳳先?!憊ǖ潰骸翱墑撬嗄昵熬鴕咽ё倭??!幣犢湫Φ潰骸傲懶說娜碩伎贍芨椿?,何況是失蹤了的人?!憊ǖ潰骸澳閎銜慘訓攪蘇飫??”
葉開道:“你說過,現在雖不是九月,卻是獵狐的時候?!?
郭定的眼睛里閃著光道:“呂鳳先無疑也是只鷹?!?
葉開道:“也許他已可算是群鷹中最可怕的一只鷹?!?
郭定道:“他若真的來了,你要找他?”
葉開望著床上的韓貞,緊緊閉住了嘴。
他已不必再開口。
郭定的眼睛更亮,卻仿佛凝視著遠方,喃喃道:“能與昔年兵器譜上排名第五的人決一勝負,倒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葉開道:“但這卻不是你的事?!?
郭定道:“不是?”
葉開的表情很嚴肅,道:“絕不是?!?
郭定笑了笑,接著道:“不必怕我搶你的生意,韓貞是你的朋友,不是我的?!?
葉開終于也笑了笑,道:“這句話我希望你最好莫要忘記?!?
郭定的表情也變得很嚴肅,道:“你最好也莫要忘記一件事?!?
他凝視著葉開,慢慢地接著道:“我不想看見你被人打得像韓貞這樣子?!?
葉開忽然轉過身,推開了窗戶。
窗外冷風如刀,但他的心卻是熱的,就像是剛喝下滿滿一杯醇酒。
遠方的空谷,本是一片黑暗,此刻卻已剛剛變成了灰白色。
然后他就聽到了一聲雞啼。
“是最后面靠左的一間屋子,窗臺外面還擺著三盆臘梅?!?/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