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鷹飛
   —古龍
第一章、青城死士

晨。
久雪初晴,酷寒卻使得長街上的積雪都結成冰,屋檐下的冰柱如狼牙交錯,仿佛正等待著擇人而噬。
可是街上卻沒有人,家家戶戶的門窗都緊緊地關著,密云低壓,天地間竟似充滿了一種足以凍結一切生命的殺氣。
沒有風,連風都似被凍死。
童銅山擁著貂裘,坐在長街近頭處的一張虎皮交椅上,面對著這條死寂的長街,心里覺得很滿意。
因為他的命令早已被徹底執行。
他已將這條長街辟為戰場,不出半個時辰,他就要以西城老杜火燙的血,來洗清這條街上冰冷的積雪。
在那一刻到來之前,若有一個人敢走上這條長街,他就要砍斷這只腳。
這是他的城市,無論誰都休想在他的地盤上插一腳。
西城老杜也休想。
除了衛八太爺外,他絕不允許任何人在他面前,擋住他的路。
數十條青衣勁裝的大漢,束手肅立在他身后。
他身旁卻還擺著兩張同樣的虎皮交椅,一個臉色慘白、滿面傲氣的年輕人,身上披著價值千金的紫貂,懶洋洋地靠在左面一張椅子上,用小指勾著柄鑲著寶石的烏鞘長劍,不停地甩來甩去。
對他說來,這件事根本就很無聊,很無趣。
因為他要殺的并不是西城老杜這種人,這種人還不配他出手。
右面的一個人年紀更輕,正在用一柄雪亮的雁翎刀,修自己的指甲。
他顯然盡量想作出從容鎮定的樣子來,但一張長滿了青春痘的臉,卻已因興奮而發紅。
童銅山很了解這年輕人的心懷。
他自己第一次被衛八太爺派出來執行任務時,也同樣緊張的。
但是他也知道,這年輕人既然能在衛八太爺門下的十三太保中名列十二,手上的一柄雁翎刀,就必定不會令人失望。
緊閉著的屋子里,忽然傳出一陣孩子的哭聲,劃破了天地間的寂靜。
哭聲剛響起,就停止,孩子的嘴巴顯然已被大人們堵住。
一條皮毛已脫落的老狗,夾著尾巴,從墻角的狗洞里鉆出來,竄過長街。
那臉上長著青春痘的少年,看著這條狗竄到街心,眼睛里仿佛帶著種很奇怪的表情,左手慢慢的伸入衣襟里,突又很快地揮出。
刀光一閃,狗已被釘死在街心,刀恰巧貫穿了它的咽喉,它的血流過雪地時,也同樣是鮮紅的。
童銅山精神一振,脫口而贊道:“好,十二弟好快的出手?!閉饃倌晗勻灰捕宰約旱某鍪趾藶?,傲然道:“童老三既然已傳令下去,無論是人是狗,只要敢闖到這里來,我段十二都要他的命?!?
童銅山仰面大笑,說道:“有辛四弟和十二郎這樣的少年豪杰在這里,莫說只有一個西城老杜,就算是十個,又何足懼?”
辛四卻冷冷道:“只怕今日是輪不到我來出手?!?
他小指上勾著的長劍突然停止晃動,童銅山的笑聲也突然停頓。
古老而傾斜的長街另一頭,已有一行人很快地走了過來。
一行二十六八個人,全都是黑短襖、扎腳褲,腳上薄底快靴,踏在冰雪上,“沙沙”地發響。
為首的一個人,濃眉大眼,滿面精悍之色,正是西城第一條好漢,“大眼”老杜。
看到了這個人,童銅山的臉立刻繃緊,連瞳孔都似已收縮。
一個勁裝佩劍少年從后面竄出來,一步竄到他身后,扶劍而立。
只聽刀弦之聲急響,后面的數十條青衣大漢,一個個都已弓上弦,刀出鞘,嚴陣而待。
殺氣更濃,除了那一陣陣如刀鋒磨擦的腳步聲之外,天地間,再也聽不見別的聲音。
眼見對面這一行人已越走越近,誰知就在這時,街道旁一扇窄門突然被推開,十三四個白衣人魚貫走了出來,迎上了西城老杜,其中一個人低低說了兩句話,西城老杜竟一言不發,原地站住。
這一行白衣人都向童銅山走了過來,童銅山這才看出他們身上竟只穿著件白麻單衣,背后背著卷草席,手上提著根短杖,赤足穿著草鞋。
在這種酷寒的天氣里,這些人看來絲毫沒有寒冷畏縮之色,只不過手腳都已凍得發青,臉也是鐵青的,青中透白的臉上,完全沒有表情,竟像死人的臉一樣,顯得說不出的詭秘可怕。
走過那死狗旁邊時,其中一人突然俯下身,解下背后的草席,卷起了這條死狗,用本來系草席的長繩捆起,掛在木仗上,再大步追上他的同伴。
段十二的臉色已變了,左手又慢慢地伸入懷里,似乎又要發刀。
童銅山卻用眼色止住了他,壓低聲音道:“這些人看來都透著點古怪,我們不如先摸清他們的來意再說?!?
段十二冷笑道:“就算他們現在看來有點古怪,變成死人后也不會有什么古怪了?!?
他嘴里雖這么樣說,畢竟還是沒有出手。
童銅山卻又沉聲喚道:“童揚!”
身后那勁裝佩劍的少年,立刻應聲道:“在?!?
童銅山道:“等一會你先去估量他們的武功,一不對就趕緊回來,千萬莫死纏濫斗?!?
童揚的眼睛里已發出了光,扶劍道:“弟子明白!”
只見剛才說話的那白衣人一擺手,一行人競全都在一丈外站住。
這人青滲滲的一張馬臉,雙眼狹長,顴骨高聳,一張大嘴不合的時候都已將咧到耳下,裝束打扮雖然也跟別的人沒什么兩樣,但無論誰一眼就可看出,他必定是這些人之中的首領。
童銅山當然也已看出,一雙發亮的眼睛正盯在這人身上,突然問道:“尊姓大名?”
這人道:“墨白?!?
童銅山道:“哪里來的?”
墨白道:“青城?!?
童銅山道:“來干什么?”
墨白冷冷道:“但望能夠化干戈為王帛?!?
童銅山突然縱聲長笑,道:“原來朋友是想來勸架的?!?
墨白道:“正是?!?
童銅山道:“這場架就憑你也能勸得了么?”
墨白臉上還是全無表情,連話都不說了。
童揚早已躍躍欲試,此刻一個箭步竄出去,厲聲道:“要勸架也容易,只不過先得問問我掌中這柄劍答不答應?!?
他一反手,“嗆”的一聲,劍已出鞘。
墨白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后面卻有個最瘦最小的白衣人竄了出來,竟是個十四五歲的孩子。
童揚皺眉道:“你這小鬼干什么?”
白衣童子的臉上居然也是冷冰冰的全無表情,淡淡道:“來問問你的這柄劍答不答應?!?
童揚怒道:“就憑你?”
自衣童子道:“你是用劍的,我恰巧也是用劍的?!?
宣揚突然也縱聲狂笑,道:“好,我就先打發了你再說?!蔽奚?,他掌中的劍已毒蛇般刺出,直刺這白衣童子的心口。
白衣童子雙手一分,竟也從短棍中抽出了柄窄劍。
童揚一著“毒蛇吐信”刺過去,他居然不避不閃,連眼睛都沒有霎一霎。
只聽“哧”的一聲,童揚手里的劍,已刺入了他的心口。
鮮血紅花般飛濺而出時,他手里的劍,竟也刺出一著“毒蛇吐信”,刺入了童揚的心口。
突然間,所有的動作全都停頓,連呼吸都似乎已完全停頓。
剎那間,這一戰已結束!
每個人的臉色都變了,幾乎不能相信世上真有這么樣的人,真有這么樣的事。
鮮血雨一般落下,霧一般消散。
雪地上已多了點點血花,鮮艷如紅梅。
白衣童子的臉上,還是完全沒有表情,只不過一雙眼睛陰惻惻死魚般凸出,他還是看著童揚,眼睛里競似還帶著極冷酷的譏消之意。
童揚的臉卻已完全扭曲變形,眼睛里更充滿了驚訝、憤怒、恐懼。
他也不倌世上競真的有這種人,這種事。
他死也不信!
他們就這樣面面相對著站在那里,突然間,兩個人的眼睛全都變得空洞、無神。
然后兩個人就全倒了下去。
一個白衣人從后面慢慢地走出來,解下了背后的草席,卷起了死者的尸體,用系草席的長繩捆住,掛在短杖上,又慢慢地走了回去。
他臉上也仍然冷冰冰的全無表情,就和他的同伴剛才卷起那條死狗時完全一樣。
狂風突起,從遠方吹過來,風中還帶著遠山上的冰碴子。
童銅山身后的大漢們,卻只覺得掌心在冒汗。
墨白凝視著重銅山,淡淡道:“閣下是否已肯化干戈為玉帛?”
段十二突然縱出去,厲聲道:“你還得再問問我這柳刀……”
一個白衣人慢慢地從墨自身后走出來,道:“我來問?!?
段十二道:“你也是用刀?”
這白衣人道:“正是?!?
他的手一分,果然從短杖中抽出了一柄刀。
段十二這才看出,他們手里的短杖,有寬有窄,有圓有扁,里面藏的兵器顯然都不同。
別人用的若是劍,他們就用劍來對付,別人用的若是刀,他們就也用刀。
段十二冷笑一聲,道:“好,你先看這一刀?!?
他身形半轉,雁翎刀已帶著勁風,急削這白衣人的左肩。
白衣人居然也不避不閃,掌中刀也以一著“立劈華山”,急削段十二的左肩。
但段十二的武功,卻顯然不是童揚能比得上的,他招式明明已用老,突然懸崖勒馬,轉身錯步,刀鋒反轉,由八方藏刀式,突然變為倒打金鐘,刀光如匹練般反撩白衣人的胸肋。
哪知白衣人也懸崖勒馬,由八方藏刀式,變為倒打金鐘!
他出手雖然慢了半著,但段十二若不變招,縱然能將對方立斃刀下,自己也萬萬避不開對方的這一刀!
白衣人不要命,他卻還是要命的。
他一刀削出時,已先防到了這一著,突然清嘯一聲,振臂而起,凌空翻身,揮刀刺向白衣人的左頸。
這一著他以上凌下,占盡先機,白衣人全身都似已在他刀風籠罩下,非但無法變招,連閃避都無法閃避。
可怕的是,他根本也不想閃避。
段十二一刀砍在他頸上時,他的刀也已刺入了段十二的小腹!
三尺長的刀鋒,完全都刺了進去,只剩下一截刀柄。
段十二狂吼一聲,整個人就像是旗花火箭似的,直竄上兩丈!
鮮血雨點般地落下來,點點全都落在這白衣人的身上。
他的一身白衣突然已被染紅,但臉上卻還是冷冰冰全無表情,直等段十二從半空中跌下來,他才倒下去。
對他來說,死,就像是回家一樣,根本就不是件值得畏懼的事。
童銅山臉色已變了,霍然長身而起,厲聲道:“這算是什么武功?”
墨白淡淡道:“這本就不能算什么武功?!?
童銅山怒道:“這算什么?”
墨白道:“這只能算一點教訓?!?
童銅山道:“教訓?”
墨白道:“這教訓告訴我們,你若一定要殺別人,別人也同樣能殺你!”
辛四突然冷笑道:“只怕未必?!?
他還是用小指勾著劍上的絲帶,慢慢地走了出來,劍鞘拖在冰雪上,發出一陣陣刺耳的磨擦聲。
可是他慘白的臉上,卻似已有了光,眼睛里也在發著光,冷冷道:“我若要殺你時,你就休想殺得了我的?!?
一個白衣人淡淡道:“只怕未必?!?
他的話說完,人已到了辛四面前,身手顯然比剛才兩人快得多。
辛四道:“未必?”
白衣人道:“無論多辛辣狠毒的劍法,都有人可破的?!?
辛四冷笑道:“殺人的劍法,就無人能破?!?
白衣人道:“有一種人?!?
辛四道:“哪種人?”
白衣人道:“不怕死的人!”
辛四道:“你就是不怕死的人?”
白衣人冷冷道:“生有何歡,死有何懼?”
辛四冷笑道:“你活著就是為了準備要死的么?”
白衣人道:“也許是的!”
辛囚道:“既然如此,我不如就成全了你?!?
他的劍突然出鞘,剎那間已刺出七劍,劍風如破竹,劍光如閃電,只見滿天劍影如花雨繽紛,令人根本就無法分辨他的出手方位。
白衣人也根本不想分辨,也不想閃避,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里,靜靜地等著。
他早已準備要死的,對方的劍從什么地方刺過來,他根本就不在乎。
辛四七劍刺出,這白衣人竟連動都沒有動,辛四的劍一發即收,七劍都被迫成了虛招,突然一滑步已到了白衣人背后。他已算準了這部位正是白衣人的死角,沒有人能在死角中出手。
他要殺這個人,絕不給一點機會給這個人殺他。
這一招刺出,虛招已變成實招,劍光閃電般刺向白衣人的背脊。
只聽“哧”的一聲,劍鋒已入肉!
他甚至可以感覺到劍鋒在磨擦著對方的骨頭,但就在這時,他赫然發現這一劍并沒有刺上對方背脊,卻刺上了對方胸膛。
就在他招式已用老的那一剎那間,白衣人竟突然轉身,以胸膛迎上了他的劍鋒。
沒有人能想到這一著,無論誰也不會用自己的血肉之軀來抵擋劍鋒。
但白衣人竟以他自己作武器。
辛四的臉色變了,用力拔劍,劍鋒顯然已披對方的肋骨夾住。
他想撒手時,白衣人的劍已無聲無息地刺了過來,就像是個溫柔的少女,將一朵鮮花慢慢地插入瓶中一樣,將劍鋒慢慢地刺入他的胸膛。
他甚至連痛苦都沒有感覺到,已覺得胸膛上一陣寒冷。
然后,他整個人就突然全部冷透。
鮮血紅花般濺射出來,他們面對面地站著,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白衣人臉上是全無表情,辛四的臉卻已因驚懼而扭曲變形。
他的劍法雖然比較高得多,出手雖然比白衣人快得多,但結果卻是同樣的。
這一戰突然已結束。
童銅山霍然站起,又坐下,臉上已全無血色。
他并不是沒有看過殺人,也不是沒看過人被殺,但他卻從未想到過,殺人竟是件如此慘烈、如此可怕的事。
殺人和被人殺都同樣慘烈,同樣可怕。
他突然覺得想吐。
墨白凝視著他,冷冷道:“你若要殺人,別人也同樣能殺你,這教訓你現在想必已該相信了?!?
童銅山慢慢地點了點頭,什么話都沒有說,因為他根本已無話可說。
墨白道:“所以你也該明白,殺人和被殺,往往會同樣痛苦?!?
宣銅山承認,他已不能不承認。
墨白道:“那么你為何還要殺人?”
童銅山的雙拳緊握,忽然道:“我只想明白,你們這么樣做,究竟是為什么?”
墨白道:“不為什么!”
童銅山道:“你們不是老杜找來的?”
墨白道:“不是,我既不認得你,也不認得他!”
童銅山道:“但,你們卻不惜為他而死?!?
墨白道:“我們也不是為他而死的,我們死,只不過是想要別人活著而已?!?
他看了看血泊中的尸體,又道:“這些人雖已死了,但卻至少有三十個人可以因他們之死而活下去,何況,他們本來也不必死!”
童銅山吃驚地看著他道:“你們真是由青城來的?”
墨白道:“你不信?”
童銅山實在不信,他只覺得這些人本該是從地獄中來的。
世上本不該有這種人。
墨白道:“你已答應?”
童銅山道:“答應什么?”
墨白道:“化干戈為玉帛?!?
童銅山忽然嘆了一口氣,道:“只可惜我就算答應也沒有用?!?
墨白道:“為什么?”
童銅山道:“因為,還有個人絕不答應?!?
墨白道:“誰?”
童銅山道:“衛八太爺!”
墨白道:“你不妨叫他來找我?!?
童銅山道:“到哪里去找?”
墨白冷淡的目光忽然眺望遠方,過了很久,才緩緩道:“長安城里,冷香園中的梅花,現在想必已開了……”
衛八太爺心情好的時候,也會像普通人一樣,微笑著拍你的肩膀,說他自己認為得意的笑話。
但當他憤怒時,他卻會變得和你認得的任何人都不一樣了。
他那張通常總是紅光滿面的臉,突然就會變得像是只饑餓而憤怒的獅子,眼睛里也會射出一種獅子般凌厲而可怕的光芒。
他看來簡直已變成只怒獅,隨時隨刻都會將任何一個觸怒他的人抓過來,撕成碎片,再一片片吞下去。現在正是他憤怒的時候。
童銅山皺著眉頭,站在他面前,這威鎮一方的武林大豪,現在卻像是突然變成了只羔羊,連氣都不敢喘。
衛八太爺用一雙滿布紅絲的眼睛瞪著他,咬著牙道:“你說那婊子養的混蛋叫墨白?”
童銅山道:“是?!?
衛八太爺道:“你說,他是從青城來的?”
童銅山道:“是?!?
衛八太爺道:“除此之外,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童銅山的頭垂得更低,道:“是?!?
衛八太爺喉嚨里發出怒獅般的低吼:“那婊子養的殺了我兩個好徒弟,你卻連他的來歷都不知道,你還有臉來見我,我入死你的親娘奶奶?!?
他突然從椅子上跳起,沖過來,一把揪住了童銅山的衣襟,一下子就撕成兩半,接著又正正反反給了童銅山十六八個耳括子。
童銅山的嘴角已被打得不停地流血,但看來卻一點憤怒痛苦的表情都沒有,反而好像覺得很歡喜,很安心。
因為他知道衛八太爺打得越兇,罵得越兇,就表示還將他當做自己人。
只要衛八太爺還將他當做自己人,他這條命就算撿回來了。
衛八太爺若是對他客客氣氣,他今天就休想活著走出這屋子。
十六八個耳光打完,衛八太爺又給他肚子上添了一腳。
童銅山雖然已被打得一臉血,一頭冷汗,卻還是乖乖地站在那里,連動都不敢動。
衛八太爺總算喘了口氣,瞪著他怒吼道:“你知不知道小四子他們是去幫你殺人的?”
童銅山道:“知道?!?
衛八太爺道:“現在他們已被人弄死,你反而活蹦亂跳地回來了,你算是個什么東西?”
童銅山道:“我不是個東西,可是我也不敢不回來?!?
衛八太爺道:“你個王八蛋,你不敢不回來?你難道不會夾著尾巴逃得遠遠的,也免得讓我老人家看見生氣?!?
童銅山道:“我也知道你老人家會生氣,所以你老人家要打就打,要殺就殺,我都沒話說,但若要我背著你老人家逃走,我死也不肯?!?
衛八太爺瞪著他,突然大笑道:“好,有種!”
他伸手擁住了童銅山的肩,大聲叫道:“你們大家看看,這才是我的好兒子,你們全部該學學他,做錯事怕什么?他奶奶的有誰這一輩子沒做過錯事,連我衛天鵬都做過錯事,何況別人?!?
他一笑,大廳里十來個人立刻全部松了一口氣。
衛八太爺道:“你們有誰知道墨白那婊子養的是個什么東西?”
這句話雖然是問大家的,但他的眼睛卻只盯在一個人身上。
這人白白的臉,留著兩撇小胡子,看來很斯文,也很和氣。
不認得他的人,誰也看不出這斯斯文文的白面書生,就是衛八太爺門下第一號最可怕的人物、黑自兩道全都聞名喪膽的“鐵錐子韓貞”。
他這人的確就像是鐵錐子,無論你有多硬的殼,他都能把你鉆出個大洞來。
但看起來他卻絕對是個溫和友善的人,臉上總是帶著種安詳的微笑,說話的聲音緩慢而穩定。
他確定了沒有別人回答這句活之后,才緩緩道:“多年前,有一家姓墨的人,為了避禍而隱居到青城山,墨白也許就是這一家的人?!?
衛天鵬又笑了,脾睨四顧,大笑道:“我早就說過,天下的事,這小子好像沒有一樣不知道的?!?
韓貞微笑道:“但我卻也不知道他們的隱居處,只不過每隔三五年,他們自己卻要出山一次?!?
衛天鵬道:“出來干什么?”
韓貞道:“管閑事!”
衛八太爺的臉又沉了下去,他一向不喜歡多管閑事的人。
韓貞道:“他們不能不管閑事,因為他們自稱是墨翟的后代,墨家的后代,墨家的弟子,本就不能做一個獨善其身的隱士?!?
衛天鵬皺眉道:“墨翟又是什么東西?”
韓貞淡淡一曬道:“他不是東西,是個人?!?
衛天鵬反而笑了,敢在他面前頂撞他的人并不多。
就像是大多數被稱為“太爺”的人一樣,偶爾他也喜歡有人來頂撞他。
韓貞道:“墨翟就是墨子,墨家的精神,就在乎急人之難,甚至不惜摩頂放踵、赴湯蹈火的,所以墨家的弟子,絕不能做隱士,只能做義士?!?
衛天鵬又沉下了臉,道:“難道墨白那個王八蛋也是個義士?”
韓貞笑了笑,道:“義士也有很多種的?!?
衛天鵬道:“哦!”
韓貞道:“有種義士,做的事看來雖冠冕堂皇,其實暗地里卻別有企圖?!?
衛天鵬道:“這種義士好對付?!?
韓貞道:“怎么對付?”
衛天鵬道:“宰一個少一個?!?
韓貞道:“宰不得?!?
衛天鵬道:“為什么宰不得?”
韓貞道:“義士就跟君子一樣,無論真假,都宰不得的?!?
衛天鵬居然大笑,道:“不錯,你若宰了他們,就一定會有人說你是個不仁不義的小人?!?
韓貞道:“所以他們宰不得?!?
衛天鵬瞪眼道:“當然宰不得,誰說要宰他們,我就先宰了他!”
韓貞道:“何況,要宰他們也是件不容易的事?!?
衛天鵬道:“那王八蛋難道真有兩下子?”
韓貞道:“他本身也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手下那些死士?!?
韓貞又道:“死士的意思,就是說這些人隨時都在準備為他而死的?!?
衛天鵬道:“那些人難道不要命?”
韓貞點點頭道:“不要命的人,就是最可怕的人,不要命的武功,就是最可怕的武功?!?
衛天鵬在等著他解釋。
韓貞道:“因為你殺他一刀,他同樣可以殺你一刀?!蔽撈炫糲勻歡哉飩饈突共宦?。
韓貞道:“你的出手縱然比他炔,但你殺他時他還是可以殺了你,因為你一刀砍下,他根本不想閃避,所以在你刀鋒砍在他肉里那一瞬間,他已有足夠的時間殺”!”
衛天鵬突然走過去,用力一拍他肩頭,道:“說得好!說得有理!”
韓貞看著他,已明白他的意思。
不是仇敵,就是朋友。
我若殺不了你,就交你這個朋友。
這不但是衛天鵬的原則,也是古往今來,所有武林大豪共同的原對他們這些人來說,這原則無疑是絕對正確的。
韓貞道:“童老大說過,他們要到長安城去?!?
衛天鵬慢慢地點了點頭,道:“聽說冷香園是個好地方,我也早就想去看看了?!?
韓貞道:“冷香園占地千畝,種著萬千梅花,現在正是梅花開得最艷的時候,所以……”
衛天鵬道:“所以怎么樣?”
韓貞道:“既然要去,不如就索性將那地方全包下來?!?
工天鵬道:“有理?!?
韓貞道:“等墨白去了,我們就好好地請請他,讓他看看衛八太爺的場面,他若不是呆子,以后想必就不會跟我們作對了!”
衛天鵬道:“他是不是呆子?”
韓貞道:“當然不是!”
衛天鵬拊掌大類,說道:“好,好主意?!?
長廊里很安靜,廊外也種著梅花。

 

 


童銅山和韓貞慢慢地走在長廊上,他們本就是老朋友,卻已有多年未見。
風很冷,冷風中充滿了梅花的香氣。
童銅山忽然停下來,凝視著韓貞道:“有件事我總覺得奇怪?!?
韓貞道:“什么事?”
童銅山道:“為什么只要你說出來的話,老爺子就認為是好主意?”
韓貞笑了笑,道:“因為那早就是他的主意,我只不過替他說出來而已?!?
童銅山道:“既然是他的主意,為什么要你說出來?”
韓貞沉吟道:“你跟著老爺子已有多久?”
童銅山道:“也有十多年了?!?
韓貞道:“你看他是個什么樣的人?”
童銅山遲疑著道:“你看呢?”
韓貞道:“我想你一定認為他是個很粗野、很暴躁,從來也不懂得用心機的人?!?
童銅山道:“他難道不是?”
韓貞道:“昔年中原八杰縱橫天下,大家都認為最精明的就是劉三爺,最厲害的是李七爺,最糊涂的就是衛八爺?!?
童銅山道:“我也聽說過?!?
韓貞笑了笑,道:“但現在最精明的劉三爺和最厲害的李七爺都已死了,最糊涂的衛八爺卻還活著,而且過得很好?!?
童銅山笑了,他忽然已明白韓貞的意思。
只有會裝糊涂、也肯裝糊涂的人,才是真正最精明、最厲害的。
童銅山忽又嘆了口氣,道:“只可惜裝糊涂也不是容易事?!?
韓貞道:“的確不是?!?
童銅山道:“看來,你就是不會裝糊涂?!?
韓貞苦笑道:“現在我就算真的糊涂,也不能露出糊涂的樣子來?!?
童銅山道:“為什么?”
韓貞道:“因為糊涂人身旁,總得有個精明的人,現在我扮的就是這個精明的人?!?
童銅山道:“所以只要你說出來的,老爺子就認為是好主意?!?
韓貞道:“就算后來發現那并不是好主意,錯的也是我,不是老爺子?!?
童銅山道:“所以別人恨的也是你,不是老爺子?!?
韓貞嘆了口氣,道:“所以你現在也該明白,精明人為什么總是死得特別早了?!?
童銅山忽然笑了笑,道:“但有種人一定死得比精明人還早?!?
韓貞道:“哪種人?”
童銅山道:“跟老爺子作對的人?!?
韓貞也笑了,道:“所以我一直都很同情這種人,他們要活著實在不容易?!?
馮六慢慢地走過一條積雪的小徑,遠遠看過去,已看見冷香園中那片燦爛如火焰的梅花。
“去將冷香園包下來,把本來住在那里的客人趕出去,無論是活著的,還是死的,全都趕出去?!?
這是衛八太爺的命令,也是衛八太爺發令的典型方法。
他只派你去做一件事,而且要你非成功不可。
至于你怎樣去做,他就完全不管了,這件事有多少困難,他更不管。
所有的困難,都要你自己去克服,若你不能克服,就根本不配做衛八太爺門下的弟子。
馮六是受命而來的。
他一向是個謹慎的人,非常謹慎。
他已將所有可能發生的困難,全都仔細地想過一遍。
穿過這條積雪的小徑,就是冷香園的門房,當值的管事,通常都在門房里,他希望這管事是個聰明人。
聰明人都知道,衛八太爺的要求是絕不容拒絕的。
冷香園今天當值的管事是三十多歲的中年人,他看來雖不太聰明,卻也不笨。
“在下楊軒,公子無論是來賞花飲酒,還是想在這里流連幾天,都只管吩咐?!?
馮六的回答直接而簡短:“我們要將這里全都包下來?!?
楊軒顯得很意外,卻還是微笑著道:“這里一共有二十一個院子,十四座樓,七間大廳,二十八間花廳,兩百多間客房,公子要全包下來?”
馮六道:“是的?!?
楊軒沉吟著:“公子一共要來多少人?”
馮六道:“就算只來一個人,也要全包下來?!?
楊軒沉下了臉,冷冷道:“那就得看來的是什么人了?!?
馮六道:“是衛八太爺?!?
楊軒動容道:“衛八太爺,保定府的衛八太爺?”
馮六點點頭,心里覺得很滿意,衛八太爺的名頭,畢竟是很少有人不知道的。
楊軒看著他,眼睛里忽然露出種狡猾的笑意,說道:“衛八太爺的吩咐,在下本來不敢違背的,只不過……”
馮六道:“不過怎么樣?”
楊軒道:“剛才也有位客官要將這地方包下來,而且出了一千兩銀子一天的高價,在下還沒有答應,現在若是答應了公子,怎么去向那位客官交待?”
馮六皺了皺眉頭,道:“那個人在哪里?”
楊軒沒有回答,目光卻從他肩頭上看了過去。
馮六回過身,就看見了一張青中透白、完全沒有表情的臉。
一個人就站在他身后的屋角里,身上穿著件很單薄的白麻衣衫,背后背著卷席,手里提著根短杖。
馮六剛才進來時,并沒有看見這個人,現在這個人好像也沒有看見他,一雙冰冷冷、完全沒有表情的眼睛,仿佛正在凝視著遠方。
這世上所有的一切人,一切事,好像都沒有被他看在眼里,他關心的仿佛只是遠方虛無縹緲處一個虛無縹緲的地方。只有在那里,他才能獲得真正的平靜與安樂。
馮六只看了一眼,就轉回身,他已知道這個人是誰了,并不想看得太仔細,更不想跟這個人說話,他知道無論同這個人說什么,都是件非常愚蠢的事。
楊軒的眼睛里,還帶著那種狡猾的笑意。
馮六微笑道:“你是做生意的?”
楊軒道:“在下本就是個生意人?!?
馮六道:“做生意是為了什么?”
楊軒笑道:“當然是為了賺錢?!?
馮六道:“好,我出一千五百兩銀子一天,再給你一千兩回扣?!?
他知道和生意人談交易,遠比和一個不要命的人談交易容易得多。在衛八太爺手下多年,他已學會如何做出正確的判斷和選擇。
楊軒顯然已被打動了,卻聽那白衣人冷冷道:“我出一千五百兩,再加這個?!?
馮六只覺得身后突然有冷森森的刀風掠過,忍不住回頭。
白衣人已從短杖里抽出柄薄刀,反手一刀,竟在腿股間削下一片血淋淋的肉,慢慢地放在桌上,臉上還是全無表情,競似完全不覺得痛苦。
馮六看著他,已可感覺到眼角在不停地跳,過了很久,才緩緩道:“這價錢我也出得起?!?
白衣人一雙冷漠空洞的眼睛,只看了他一眼,又凝視著遠方。
馮六慢慢地抽出柄短刀,也在自己股間割下了一片。他割得很慢,很仔細,他無論做什么事,都一向很仔細,肉割下雖然很痛苦,但衛八太爺的命令若無法完成,就一定會更痛苦。這一次他的判斷和選擇也同樣正確,也許他根本就沒有什么選擇的余地。
兩片血淋淋的肉放在桌上,楊軒已經軟了下去。
白衣人又看了馮六一眼,突然揮刀,割下了自己的一只耳朵。
馮六只覺得自己的手臂已僵硬。他割過別人的耳朵,當時只覺得有種殘酷的快意,但割自己的耳朵卻是另外一回事了,他本可揮刀殺了這白衣人,可是韓貞的話他也沒有忘記。
——你出手縱然比他快,但你殺他時,他還是可以殺了你。
謹慎的人,大多數都珍惜自己的性命。馮六是個謹慎的人,他慢慢地抬起頭,割下了自己的耳朵,割得更慢,更仔細。
白衣人的肩上已被他自己的鮮血染紅,一雙冷漠空洞的眼睛里,競忽然露出殘酷快意的表情,馮六的這只耳朵,就好像是他割下來的一樣。
兩只血淋淋的耳朵放在桌上,楊軒似乎連站都站不住了。
白衣人望望馮六耳畔流下的鮮血,冷冷道:“這價錢你也出得起?”
他突然揮刀,向自己左腕上砍了下去。
馮六的心也已隨他這一刀沉下。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到一陣風吹過,風中仿佛帶著種奇異的香氣。然后他就看見了一個人。
一個女人。
一眼看過去,馮六只覺得自己從來也沒看到過這么美麗的女人,她就像是被這陣風吹進來的。
白衣人看見她時,立刻就發覺自己握刀的手已被她托著。
她也正在微笑著,看著他,多么溫柔而甜蜜,說話的聲音同樣甜蜜,“刀砍在肉上,是會疼的?!?
白衣人冷冷道:“這不是你的肉?!?
這美麗的女人柔聲道:“雖然不是我的肉,我也一樣會心疼?!?
她春筍般的纖纖手指輕輕一指,就好像在為他的情人從瓶中摘下一朵鮮花。
白衣人就發覺自己手里的刀,忽然已到了她的手里。
百煉精鋼的快刀,薄而鋒利。
她十指纖纖,輕輕一拗,又仿佛在拗斷花枝,只聽“咔”的一聲,這柄百煉精鋼的快刀,竟已被她拗斷了一截。
“何況,這地方我早已包下來了,你們又何必爭來爭去?”
她嘴里說著話,竟將拗斷的那一截鋼刀,用兩根手指夾起,放在嘴里,慢慢地吞了下去。然后她美麗的臉上就露出種滿意的表情,像是剛吞下一顆美味的糖果一樣。
馮六怔住,他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連白衣人的眼睛里也不禁露出驚嚇之色。
世上怎么可能有這么奇怪的事、這么可怕的武功?她難道就不怕刀鋒割爛她的腸胃?
這美麗的女人卻又將鋼刀拗下一塊,吞了下去,輕輕嘆了口氣,微笑著道:“這把刀倒真不錯,非但鋼性很好,煉得也很純,比我昨天吃的那把刀滋味好多了?!?
馮六忍不住道:“你天天吃刀?”
這美麗的女人道:“吃得并不多,每天只吃三柄,刀劍也同豬肉一樣,若是吃得大多了,腸胃會不舒服的?!?
馮六直著眼睛看著她。他很少在美麗的女人面前失態,但現在他已完全沒法子控制自己。
這美麗的女人看著他,又道:“像你手里這把刀,就不太好吃了?!?
馮六又忍不住道:“為什么?”
她笑了笑,淡淡道:“你這把刀以前殺的人大多了,血腥味太重?!?
白衣人看著她,突然轉過頭,大步走了出去。他不怕死,可要他將一柄鋼刀拗成一塊塊吞下去,他根本就做不到。沒有人能做得到,這根本就是件不可思議的事。
她又笑了笑,道:“看來他已不想跟我爭了,你呢?”
馮六不開口,他根本無法開口。
這美麗的女人又道:“男子漢大丈夫,無論跟女人爭什么,就算爭贏了,也不是件光榮的事,你說對不對?”
馮六終于嘆了口氣,道:“請教尊姓大名,在下回去也好交持?!?
她也嘆了口氣,道:“我只不過是個丫頭,你問出我的名字,也沒有用?!?
這個風華絕代、美艷照人,武功更深不可測的女人,竟只不過是個丫頭。
她的主人又是個什么樣的人物?
“你不妨回去轉告衛八太爺,就說這地方已被南海娘子包下來了,他老人家若是有空,隨時都可以請過來玩幾天?!?
馮六道:“南海娘子?”
這美麗的女人點點頭,道:“南海娘子就是我的主人,”回去告訴衛八太爺,他一定知道的?!?/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