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驕
   —古龍
第一百零九章、明玉神功

邀月宮主幾乎連頭都已垂了下去。
忽聽小魚兒道:“我并不是真的想讓你死得這麼慘的,只要你肯答應我一件事,我立刻就讓你出來?!?
邀月宮主脫口道:“什麼事?”這句話她說出,已知道小魚兒要她答應的是什麼事了。
小魚兒果然道:“只要你說出那秘密,我就立刻放了你?!?
邀月宮主嘆息道;“你……你休想……”
小魚兒道:“你難道情愿同魏無牙死在一麼?以後若是有人到這里來,發現你們同穴而死又會有什麼想法”他笑著接道;“那時別人一定要說,邀月宮主看來雖然冷若冰霜、高不可攀,其穴卻也有個秘密的情郎,兩人竟到這種地方來幽會,而且,:”
他一笑頓住語聲,故意不再說下去。邀月宮主身子早已在發抖。
小魚兒道;“你不妨再考慮考慮吧,你什麼時候說出來,我就什麼時候放你,反正我聽了這秘密後,也活不長的?!?
邀月宮主沒有說話她至少已不再拒絕了亡一直伴在小魚兒身旁的蘇櫻卻嘆息了一聲,道“到了這種時候,你為什麼一定要逼她說出那秘來呢?她說出來之後,於你又有什麼好處那只不過使你更添些煩惱而已”
小魚兒且不回答,卻反問道:“你總該也知道,我和花無缺之間,總有一個人要死在對力手上不是他殺死我,就是我殺死他。但我卻不相信世上真有命中注定的事,我一定要想法子將它改;,所以我只有逼她說出這秘密來,我若知道她為何一定要我們拚命,我就有法子解決?!?
蘇櫻黯然道;“可是……可是現在你們的命運豈非已經改變了麼!現在,你既無法殺他,他更法殺你,只因你……你已將死在這里?!?
小魚兒道:“誰說我一定要死在這里?我這人天生福氣不錯,無論遇著什麼危險,到時候總龍、兇化吉,我可以跟你打賭,一定會有人來救我的?!?
蘇櫻默然半晌,道:“本來花無缺是一定會想法子來救你的,但現在,他自己也不知道遇到什麼意外了,否則他絕不會停手的?!?
小魚兒拘掌笑道:“不錯,他最可能遇見的人,就是李大嘴他們了,因為他們在這里有個約會,這兩天一定會來的?!?
蘇櫻說道:“那麼,你以為他們會想法子進來救你麼?”
小魚兒苦笑道:“當然不會,我現在也知道他們總以為我會和別人勾結,來對付他們,所以就巴不得我早些死了才好。但他們總以為有一批珠寶被魏無牙藏了起來,若不進來絕不死心,我算準他們不出一天就會進來?!?
蘇櫻道:“他們有法子能進得來麼?”
小魚兒道:“憑他們那幾個人的本事,這里就算是銅墻鐵壁,他們也有法子能進來的?!?
蘇櫻終於展顏一笑,道:“我只望你這次莫要猜錯才好?!被澳┧低?,外面響起了“叫叫咚咚”的開山聲。
小魚兒拘掌大笑道;“你現在總該相信我的本事了吧?!?
邀月宮主激動的情緒似已慚漸靜了下來,正在靜靜的閉目調息,且已漸漸進入了物我兩忘的狀態。
小魚兒道;“看來現在我只有告訴她,花無缺已經快進來了?!?
蘇櫻眼睛一亮,道:“不錯,我們先告訴她花無缺已經快進來,再告訴她,她若不肯說出那秘密,我們就將這地方封死,我想,她就算將這秘密看得十分重要,也絕不會將它看得比自己性命更重要的?!彼幕吧鼓┫?,身後忽然響起了另一個人的聲音。
只聽憐星宮主一字字道:“你錯了,她實在將這秘密看得比性命還重要得多?!閉饃羲淙皇只郝?,十分平和,但聽在小魚兒和蘇櫻耳里,卻簡直好像半空中忽然打下個霹靂燈光下憐星宮主的臉色蒼白如紙。憐星宮主繼續道:“也許我永遠莫要酩過來反倒好些?!?
她神色仍是一片迷惘,似乎連自己在說什麼郡不知道。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忽然笑道:“看樣子你好像很難受,其實,喝醉酒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這世上每天至少有幾十萬人喝醉酒的,你何必難受呢你以為自己做仕了什麼事你喝醉後立刻就睡著了,只不過說了幾句夢話,像是做了個夢而已?!?
憐星宮主頓時吐出氣,眼睛里漸漸有了光輝,蒼白的臉上也漸漸有了神采,喃喃道:“不錯,我的確做了個夢,而且是個很奇怪的夢?!?
蘇櫻瞧著他,目光充滿了贊賞之意,像是深深以他為驕傲每個少女都希望自己的情人慷慨、熱情而仁慈。小魚兒為了求生,雖然也做出過一些不擇手段的事,但卻有一顆對人類充滿了熱愛的仁慈的心。
過了半晌,憐星宮主才緩緩道:“現在她已不能殺你了,你放了她吧?!彼嫡餼浠笆鋇目諂芷婀?,非但絲毫沒有勉強之意,而且竟像是個局外人在勸解似的。
小魚兒瞧了她兩眼,什麼話也沒有說,就拉著蘇櫻,走到那機關樞紐的所在之地,憐星宮主一竟沒有跟來。
他們忍不住要下去瞧瞧,但他卻再也末想到邀月宮主竟真的留在那石室中沒有出來,而且反而已靠著石壁坐下。憐星宮主正遠遠站在一旁,出神的瞧著她,面上的神情看來既有些鷲奇,又有些欣羨,甚至還有些妒忌。
小魚兒越看越覺得奇怪,憐星宮主的表情雖奇怪,邀月宮主的臉色卻更奇怪,她一張臉非紅非白,竟已變成透明的。燈光映照下,她肌肉里的每一恨筋絡,每一恨骨頭都彷佛能看得清清楚楚,這一張絕頂美麗的臉,竟變得說不出的詭秘可怕。
蘇櫻駭然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她已經,,:已經走火入魔了?”小魚兒搖搖頭,還沒說話,憐星宮主已悄悄退了出來,站在那里癡癡的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麼。蘇櫻和小魚兒就在她對面,她也像是沒有瞧見。
小魚兒不住搭訕著道;“一個人的臉會變成透明的,這倒也少見得很,這難道也是你們練的功夫麼?”
他見到憐星宮主如此模樣,以為她絕不會回答這句話的,誰知憐星宮主雖然還是沒有望他一眠,卻緩緩道:“不錯,!明玉功』練到最後一層,就會有這種現象?!?
小魚兒試探著問道;“那麼,這種功夫一定很厲害了?”
憐星宮主道:“這種功夫共分九層,只要能使到第六層,已可與當代第一流高手一爭長短,若能使到第八層,就可無敵於天下。二十年前,我們已練到第八層了,本來要將這功夫練到第八層,至少也得要花叁十二年苦功,但我們卻只練了二十四年,這進境實已超邁古人,我們以為最多再過四、五年,就可練至顛峰?!?
小魚兒知道她談鋒已被引起,就不再開口,只是靜靜等著她說下去,過了半晌,憐星宮主果然又嘆息著接道:“誰知這二十年來,我們的功夫竟一直沒有進境,竟似已只能到此為止,再也無法更上一層樓?!?
蘇櫻又忍不住的道;“但你們……你們為什麼練不成呢”
憐星宮主凝注著小魚兒,許久沒有說話,像是在考慮是否應該回答他這句話,小魚兒也只有沉住氣等著。又過了很久,憐星宮主終於長嘆了一聲,緩緩道:“這乃因前二十四年,我們練功的時侯心無旁,但到了後二十年,我們卻也像凡俗中人一樣,也有了煩惱和病苦,再也無法像以前那麼專心一意了?!?
小魚兒默然半晌,喃喃道:“二十年前?…:二十年前……”他仍然停住了話聲,憐星宮主的臉色漸漸又變得蒼白,只因她發現小魚兒已猜出二十年前令她們煩惱和痛苦的是什麼事了二十年前,豈非就是她們第一眠瞧見江楓的時候。
蘇櫻忽然道:“現在……現在邀月宮主莫非已練到第九層了麼?”
憐星宮主道:“不錯?!彼恐杏致凍鲆凰肯勰膠投始芍?,幽幽道:“我買在想不到她苦練二十年不成,居然龍在這種時候,這種地方練成了,我……我買在為她高興?!?
小魚兒咬了咬嘴唇,笑道:“這只怕是因為我幫了她的忙?!?
憐星宮主嘆道;“只怕正是如此,因為她被你困在那地方之後,才真的斷絕了生機,到了這種時候,人的思想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變化,也許在一剎那間,她便已豁然貫通了,她自己只怕也想不通會有這種意外的收獲?!?
外面的開山聲還在不停的響著。小魚兒耳里聽得這“叫叫咚咚”的聲音,心里也不知是什麼滋味,邀月宮主若已真的天下無敵,此番出去後,他的日子只怕更難過了。
誰知就在這時,開山聲竟突又停頓下來。蘇櫻和憐星宮主不禁為之聳然失色,忍耐著等了很久,只望這聲音會再度響起。但她們卻失望了。
過了一天,外面還是連絲毫動靜也沒有,這一天簡直比一萬年還長。這次連小魚兒也無法猜得出,能令十大惡人住手的實在不多。現在他們根本已毫無希望。

第一百十章、惡人惡計

花無缺并沒有找到鐵心蘭。鐵心蘭竟忽然神桃地消失了。
以花無缺的輕功,無論鐵心蘭往那里走,他都必然能追得到,但他尋遍了整個龜山,都找不到鐵心蘭的影子。等他失望地回去時,魏無牙的洞穴已被封閉。
一這變化實在令花無缺吃鷲得不知所措,他狂呼大喊,也沒有人回答,移花宮主和小魚兒顯然已被封鎖在這洞穴中,否則絕不會不告而去,花無缺只覺手足發麻,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等他自半山的樵子手中借來一柄鐵鍬和一柄斧頭的時候,日色已漸漸西沉,夕陽晚照,晚霞如血。
。他用盡全身力氣,動手開山,開始時,山石在他鐵鍬下似乎十分脆弱,但後來卻越變越堅硬,堅硬如鐵。
他知道氣力也已漸漸不支了,但他卻不能停下來,他也不知道洞穴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簡直要發瘋。這時暮詁蒼茫,夜色已臨,蒼茫的暮色,忽然冉冉出現了一條人影,她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癡癡的望著花無缺?;ㄎ奕彼淙幻揮刑剿納?,但本能上卻似已覺察出什麼,緩緩停住了手,很快的轉過身。
然後,他也就像這人影一樣怔在那里,不會動了,他再也想不到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人,竟是他苦尋不著的鐵心蘭。在他滿山遍路的去追尋鐵心蘭時,他的思潮正也就像他的腳步一樣,始終都沒有停下來過。
他想起許多許多話,要對鐵心蘭說。但此刻,他已面對鐵心蘭,他反而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了。鐵心蘭也沒有說什麼,甚至連目光都不敢接觸他,卻悄悄垂下了頭,垂頭弄著被風吹起的衣角。
“你……你力才到那里去了”
鐵心茴頭垂得更低,道:“我什麼地方都沒有去,我一直都在這里?!被ㄎ奕弊旖嵌碩?,像是想笑,卻沒有笑出來。
於是他也垂下頭,道:“原來你根本就沒有走遠,難怪我找不到你了……”
絨心靨眨了眨眼睛,道:“你方才見到了魏無牙麼?”
花無缺道:“我沒有見到,里面一個人也沒有,但我以為魏無牙一定躲起來了,乘他們沒有防備時,將出路全郡封死?!?
鐵心蘭垂頭笑了笑,道:“看來現在你的疑心病也不小?!被ㄎ奕幣膊喚瓜巒芬恍?,這才發現自己還是握著鐵心蘭的手,他的心一跳,立刻就想將手松開。
誰知鐵心蘭有意無意間,竟也握起了他的手,道:“這山洞被你師傅封死的,她似乎不愿意別人再進去,我只恨……只恨方才為何不進去看看?!被ㄎ奕敝瘓踝約旱男奶煤芾骱?,長長呼了口氣,勉強笑道;“其實那里面也沒有什麼好看的?!?
鐵心蘭道:“聽說魏無牙一生最喜歡搜集奇珍異寶,有許多東西都是世上很少能見到的,你難道也沒有瞧見麼?”
花無缺道:“我什麼都沒有瞧見,也許他把東西全帶走了?!?
鐵心蘭道:“也許你根本沒有注意?!?
花無缺還想說什麼,忽然發現她的目光變得很奇怪。她的眼睛本來清澈而純凈的,只不過這些子來,又添了些憂郁的神色,令人見了心碎。但現在,她的眼睛竟變得彷佛鷹車般銳利,狐貍般詭譎,而且遠帶著種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氣。
在夜色中看來,她的身材體態,她的神情面貌,都和鐵心蘭一般無二,只有這雙眼睛,,…,這雙眼睛無論如何也不會是鐵心蘭的?;ㄎ奕敝瘓跣睦鏌緩?,就想後退。但這時已經太遲了!
花無缺只覺掌心一麻,接著,麻木就傳遍了四肢。他拚盡最後一絲力量,反手切了過去,可是這“鐵心蘭”的身子已像風一般退了兩叁丈。他再想追過去,手腳已無法動彈。
只聽“鐵心蘭”笑道:“花無缺呀花無缺,看來你比小魚兒還差得多哩,要是小魚兒,我說不到叁句話他只怕就看出我來了?!?
花無缺心念閃動,突想起了“不男不女”屠嬌嬌這名字,但此刻他連站都站不住了,一句話尚未說出,人已倒了下去。
只聽一人冷笑道:“你也用不著太得意,依我看來,你那點易容術也稀松得很,到最後還不是被人家看破了麼?”
屠嬌嬌笑道:“不錯,他到最後是看出來了,但那也只不過是因為我沒有時間多學學鐵心蘭的樣子,我總共也不過只將她研究了半個時辰而已,只要能給我半天功夫,就算白天,這小子也末必能瞧得出我來?!?
花無缺已隱隱約約猜出這幾人是誰了,也知道自己此番落在這幾人手里,簡直有如肥羊到了屠場。但他并沒有為自己的處境擔心,因為他知道移花宮主和鐵心蘭他們的處境,一定比他還要險惡得多。
李大嘴大笑著走過來,將花無缺上上下下,從頭到腳,都仔仔絀細瞧了一遍,嘴里“嘖嘖”
連聲,喃喃道;“好,好,簡直太好了,這麼好的肉,十萬人中也末見得有一個,只不過稍微嫌瘦了一點點而已,若是紅燒,油就太少了?!?
他嘴里說著話,口水似乎要流了下來,一面已伸出手,像是要去捏花無缺的肚子,就像是老太婆上菜市場買雞似的?;ㄎ奕庇旨庇峙?,卻又偏偏無法阻止。杜殺忽然出聲道:“住手!”
李大嘴的手縮回去一半,笑道:“我現在又不宰他,只不過捏一把有什麼關系?』杜殺冷冷道:“此人不失為當世之英雄,我雖不能以武功勝他,至少也該以禮相待,你殺了他倒無妨,卻不能羞侮於他!”
花無缺直到此刻才聽到句人話,忍不住長長嘆了氣,道:“多謝?!?
花無缺默然半晌沉聲道:“在下既已落在各位手中,便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尊敬』兩字更不敢奢望,只不過鐵心蘭……”他眼睛盯著杜殺一字字道:“鐵心蘭是否也落在各位手里了?”他不問別人,只問杜殺,因為他已看出這五個人中,唯有這滿面殺氣的人是不會說假話的。
杜殺果然道:“是?”
花無缺還是不理別人,只盯著杜殺,道:“閣下若肯放了她,在下死而無怨?!?
杜殺道;“我不妨告訴你,她父親本是我的八拜之交,我怎會難為她。鐵戰雖也名列“十大惡人』,但除了性情狂傲外,若論他的所做所為,和他那把硬骨頭,絕不會在那些自命俠義的角色之下,…;”
花無缺長嘆了一聲,道:“閣下既如此說,我就放心了,只想再請教閣下,家師……”他剛說了兩句,屠嬌嬌已笑道:“這件事你也該放心了,她們都被魏無牙困死在這山洞里,除非有什麼人能從日蓮和谷那里借來柄開山巨斧,否則他們這輩子也休想出得來?!?
花無缺全身發冷,道:“這話可是真的?”
杜殺沈聲道:“我并未見到他們出來?!?
花無缺閉起眼睛,不再說話。

 

 

第一百十一章、奇異賭場

屠嬌嬌道:“魏無牙既能將她們困在里面,必定早已計劃周詳,那山洞里就絕不會有任何吃喝的東西留下來?!?
李大嘴道;“不錯,魏無牙一定早已算準了要將她們餓死在里面?!?
屠嬌嬌道:“但你又能餓多久呢?”
李大嘴眼睛一亮,道;“光只是沒有東西吃,我至少還可以挨十半個月,但沒有水喝,兩天都受不了的?!?
屠嬌嬌笑道:“正是如此,無論多麼強的人,光是兩天沒水喝,得要躺下去,移花宮主就算比別人都強些,也必定挨不過叁天、”
哈哈兒拘掌道:“哈哈,是叨,我們為何不能等上個叁五天後再進去呢?”
話末說完,白開心已一個斗自樹林翻了出來,大笑道:“是呀,我們為何不能等叁天後再進去取,哈哈,屠嬌嬌呀屠嬌嬌,你實在比我想像中還要聰明得多?!?
花無缺雖閉著眼睛,耳朵卻沒有閉著,這些話聽入他耳里,他的心已不覺沈了下去,彷佛已沈入萬劫不復的無底深淵里。
只聽屠嬌嬌道:“現在大家既已決定留在這里不走,就有幾件事要做了?!?
白開心道:“不錯,咱們既已決定留在這里,就該將那兩個妞兒也帶到這里來,那個半人半鬼的怪物雖然答應在那邊看著她們,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屠嬌嬌道:“正是如此,那兩位姑娘我說不定還用得著她們,所以,哈哈兒,就煩你去將她們帶到這里來吧?!?
白開心“哼”了一聲,道:“那麼我呢?你要我去干什麼?”
屠嬌嬌道:“你去找一些吃喝的東西來,最少也要夠咱們叁天吃的?!?
李大嘴跳了起來,道:“你為何要他去?這小子根本就不懂得吃,啃個冷饅頭就可以過一天了,他弄固來的東西,只怕連狗都不聞?!?
屠嬌嬌笑道:“不錯,色鬼大多不講究吃的,但總也比要你去好,你先去弄條肥肥胖胖的烤人回來,咱們就只好餓肚子了。山下的小鎮里,好像有家鐵器,你到那里去弄幾件開山的家伙來,依我看,要想將這山洞打通,只怕還不是件容易事?!?
哈哈兒道:“哈哈,若是容易,移花宮主她們豈非早就打出來了?!?
叁個人分頭而去,最先回來的是哈哈兒。他拉著一匹騾子,騾子拉著一塊大石頭。
花無缺正滿心焦急地等著鐵心蘭,哈哈兒卻只不過帶回一匹騾子來,花無缺既是鷲奇,又是失望。
就在這時,更奇怪的事發生了一這塊石頭中,竟忽然發出一種很奇異的叫吟聲,還夾著吃吃的笑聲。
花無缺畿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屠嬌嬌瞟了他一眼,忽然道;“你可瞧見了這塊石頭麼這是一塊魔石,它會吃人,所以又叫做吃人石,你那位鐵姑娘就被它吃進肚子里去了?!?
花無缺咬著牙,忍耐著不說話?;ㄎ奕斃睦錁退鬩煌蚋霾恍?,但眼睛還是忍不住要往那邊看。他眼睛雖在看著,心里還是一萬個不相信。
誰知屠嬌嬌一揚手,那塊石頭竟真的開了。石頭中竟真的有兩個人。竟赫然是那白夫人和鐵心蘭。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花無缺倒買的吃了一鷲,但哈哈兒和屠嬌嬌都已一齊拍手大笑起來。
花無缺也終於發現,這塊石頭原來是用帆布架起的,然後又將真苔一塊塊的粘在帆布上。制怍得本來已可亂真,再加上夜色如此黝黯,所以花無缺的目光縱敏銳,一時間也末看清。
揭開帆布,里面竟是個精鋼鑄成的架子,就像是個鐵籠,白夫人和鐵心蘭就被關在這鐵籠里。鐵心蘭曲在角落里,只手掩蓋著臉,彷佛既不愿讓人看到她,她也不愿意看到任何人。白夫人的身子卻幾乎是完全赤裸著的,而且不停的在扭動著,不停的在笑,又不停的在叫吟。
花無缺只看了一眼,就閉起眼睛不忍再看。他既不忍看到鐵心蘭的模樣,也不忍看到白夫人的模樣,鐵心蘭令他傷心,白夫人卻實在令他覺得有些嘔心。
屠嬌嬌悠然笑道:“鐵心蘭,鐵姑娘,你可知道我們是在對誰說話麼”鐵心蘭還是以手蒙著臉,不肯抬頭。
哈哈兒道:“你為什麼不張開眼睛來瞧瞧呢,我保證你只要張開眼睛,準會嚇一跳?!?
花無缺只望鐵心蘭莫要張開眠睛來,莫要看到他此劇的模樣,他永遠不愿鐵心蘭為了他傷心。但鐵心蘭的手已滑落,頭已抬起。
她身子立刻顫抖起來。她沖過來,手抓著鐵柵,目光充滿了悲痛與絕望,她并沒有呼號吶喊,但她的眼色卻更令人心碎?;ㄎ奕北掌鷓劬?,只望大地忽然裂開,將他永遠吞沒。
就在這時,白開心已回來了。
他帶回了兩大包東西,不停地在喘著氣,嘴里喃喃道:“我居然會辛辛苦苦去為你們找東西來,這簡直連我自己都不相信?!?
杜殺道:“李大嘴呢?為何還不回來?你沒有和他一到那小鎮去?”白開心叫了起來,道:“我怎麼會和那大嘴狼走一條路,他若能上西天,我寧可下地獄?!?
屠嬌嬌道;“那麼,這些吃的東西你是從那里找來的?”
白開心道;“就在山腳的那廟里。你難道以為廟里的和尚都是吃素麼?告訴你,你的運氣不錯我找的這間廟,是個酒肉和尚開的。連老板帶伙計都不吃一兩肉,,,,;他們要吃就一斤一斤的吃”
他自麻袋中摸出塊肉大嚼起來,喃喃又道:“嘴是用來吃東西的,不是用來罵人的,誰若用錯了地方,倒楣的是他自己?!?
籠子里的白夫人忽然跳了起來,瞪著那兩只麻袋。她身已布滿了一條條傷痕,有的是鞭子抽出來的,有的是她自己抓的,她實在已被折磨得不像個人,已完全沒有人的尊嚴。就連她的目
光看來都已像是只野獸。
屠嬌嬌拿出個饅頭,道:“你也想吃麼抱歉得很,我卻非要你們挨餓不可?!?
白夫人沒有說話,只因她身上的奇又發怍了。
杜殺皺眉道:“你為同要他們挨餓!”
屠嬌嬌微笑道:“只因我要拿她們做個試驗,看她們餓到什麼時侯才沒有力氣,到了那時,我們就可以開始挖洞了?!?
最後回來的是李大嘴。他回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亮了。他奔馳了一夜,非但絲毫沒有疲倦之意,反而顯得很興奮。
白開心撇著嘴,冷笑道:“你們瞧瞧他得意的模樣,就活像牛魔王吃到了唐僧肉?!?
屠嬌嬌搶著道:“你莫聽他放屁,快說說你遇見了什麼奇怪的事吧?!?
杜殺冷冷道:“究竟是什麼事”
李大嘴道:“我下山的時候已經快到子時,我以為那小鎮上的人一定都睡著了,誰知那小鎮上卻是燈火通明,滿街上都是人來人往,竟比京城的廟會還熱鬧。所以我也覺得奇怪,拉了個人一問,才知道原來是有兩個人在鎮上擺了個賭場,不但鎮上的人通宵去賭,連附近幾百里地的人都聞風而來,所以這本來很荒涼的小鎮,竟變得比通商大埠遠熱鬧?!?
哈哈兒道:“哈哈,開賭場是一本萬利的生意,咱們不如也去湊湊熱鬧,我和兩個小子打打對臺吧?!?
李大嘴笑了笑,道:“像他們那樣的賭場,咱們只怕還開不起。只因他們開賭場為的恨本不是賺錢,而是為了要過賭癮,到那里去賭錢的人,若是贏了,莊家照賠不誤,若是輸了,只要叩個頭就可走路,據說遠不到叁天,做莊的那兩位仁兄已賠了十幾萬兩?!?
白開心張大眼睛,道:“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本的生意沒人做,這兩人莫非有毛???”
李大嘴悠然道:“這兩人也沒有什麼別的毛病,只不過賭癮大得駭人而已,只要有人陪他們賭,他們就就樂不可支,輸嬴他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哈哈兒忽也一拍巴掌,道:“哈哈,我知道了,這樣的賭鬼世上的確再也找不出第二個?!?
杜殺皺眉道:“真的是軒轅叁光?”
李大嘴道:“我看見了他,他卻沒有看到我,只因那時他眼睛里除了骰子和牌九,就算是他親爹,他都不會認得了。他那里賭注倒買妙得很,磕一個頭算一兩,打一記屁股算五錢,他若嬴了,賭場里就立刻響起了一片“撲通撲通的磕頭聲,劈哩拍啦的打屁股聲,再加上他得意的笑聲,真是熱鬧得很?!?
屠嬌嬌道:“他若輸了呢?”
李大嘴道:“他若輸了,倒買的是一錠一錠的銀子拿出來賠人家,一文都不少?!?
杜殺忽然道:“和他一齊做莊的那人,你認不認得?”
李大嘴笑道:“人瘦小枯乾,其貌不揚,我連見都沒見過。
屠嬌嬌悠然道:“這倒說不定,也許我對這人倒蠻有興趣哩”
白開心笑道:“我對這人的興趣也不小,倒真想看看他是怎和那惡賭鬼交上朋友的,惡賭鬼輸的銀子,說不定就是他在掏腰包?!?
屠嬌嬌眼珠子一轉,笑道:“既然我們兩個都對他很有興趣那麼今天晚上我們就去看看他巴?!?
雖已夜深,小鎮上果然仍是燈火通明,街上走著的人,大多都是喜氣洋洋,但十個中倒有九個看來不像規矩人。
屠嬌嬌現在的模樣,卻規矩得很,她打扮得就像是個銀子不多,氣派卻不小的窮酸秀才。白開心自然只好做她的跟班了。
屠嬌嬌選了個賣云吞面的攤子坐下來,要了一碗面,一個鹵蛋,外加一碟鹵牛肉。白開心只有在旁邊看著的份。
那面攤的老板是個老頭子,一面撈面,一面搭訕著道;“你家也是賭錢的麼?”
屠嬌嬌也笑了笑,道:“開賭場的那兩人,你可曾見過?”
那老頭子嘆了氣,道:“那是兩個瘋子,你家,尤其是瘦的那個,不賭錢的時候,就像是剛死了親爹似的,成天哭喪著臉,一賭起來,立刻就精神百倍了,我看他這次已賭了叁天叁夜,連手卻沒有轉過,你家?!?
屠嬌嬌道:“他們輸得起麼?”
那老頭子道:“據說他們整整帶了兩大車的銀子來的,你家說,這不是祖宗缺了德,才生出一這種敗家子麼?!蹦嗆崩興禱暗孤蚴強推?,一口一個“你家”,叫人聽得受用得很。
說話間,他們已隨著畿個人走進了小鎮里唯一的一家客棧,客棧并不大,現在幾乎已經快被擠破了。軒轅叁光的賭場就在這家客棧里。
屠嬌嬌走進去,只見到處都是人擠人,人推入,她的個子本不高,根本就看不到軒轅叁光的人在那里。但她終於聽見軒轅叁光的聲音。
只聽一人大笑著吼道:“格老子,你們這些龜兒子一個個的上來好不好,再擠就連你們的蛋黃都要擠出來了?!蓖瀾拷克湟延卸昝惶納?,但一聽到這“格老子”叁個字,已知道準是惡賭鬼無疑。
屠嬌嬌眠珠子一轉,拉著白開心擠到墻角,忽然出手點了前面兩個人的穴道,那人連“哼”
都沒有哼一聲就倒了下去,別的人竟連看都沒有往這邊看一眼,屠嬌嬌居然就站到這兩人的身上去。於是她就終於見到那“惡賭鬼”軒轅叁光了。
現在他們賭的是“單雙”,一張八仙桌上,著塊白布,白布中間劃著條黑線,左面的是單,右面的是雙。
骰子開出來,若是“單”,那麼押在“雙”上的人就得磕頭打屁股,這種賭錢的法子,當真是簡單明了,痛快得很。
他半邊衣裳已褪了下來,頭發也亂了,卻用條又臟又臭的毛巾扎著頭,滿面俱是油光,眼睛里滿是血絲,看來活脫脫就像是個殺豬的。
他面前還擺著幾個夾著肉的饅頭,顯見得非但沒睡覺,連飯都來不及吃,而那饅頭也不過只咬了一口而已。他模樣看來買在狼狽得很,但臉上卻是興高采烈,聲音雖已嘶啞了,但還是在直
著嗓子窮吼。
屠嬌嬌眼睛盯在軒轅叁光旁邊一個人的身上,白開心終於也隨著她目光望了過去。只見這人果然是又黑又瘦,其貌不揚,可是一雙滿布血絲的眼睛,看來卻仍然是炯炯有光。
只聽軒轅叁光大吼道:“龜兒子們,快下注吧,老子要開了?!弊郎系ニ獎?,都押著東西,有的押幾個銅板,有的押兩塊石頭,還有的就在破紙上寫幾個字。桌子旁邊,還有兩個人在磕頭,顯然是輸得太多了。
軒轅叁光手里搖著個破碗,骰子在碗里不停的響,那又黑又瘦的漢子在一旁瞪著眼瞧著,頭上直冒汗。突聽軒轅叁光大喝一聲,道:“開!”“砰”的,破碗已在桌子上揭了開來。(請續看第八部)
第一一一章奇異賭場
屠嬌嬌道:“魏無牙既能將她們困在里面,必定早已計劃周詳,那山洞里就絕不會有任何吃喝的東西留下來?!?
李大嘴道;“不錯,魏無牙一定早已算準了要將她們餓死在里面?!?
屠嬌嬌道:“但你又能餓多久呢?”
李大嘴眼睛一亮,道;“光只是沒有東西吃,我至少還可以挨十半個月,但沒有水喝,兩天都受不了的?!?
屠嬌嬌笑道:“正是如此,無論多麼強的人,光是兩天沒水喝,得要躺下去,移花宮主就算比別人都強些,也必定挨不過叁天、”
哈哈兒拘掌道:“哈哈,是叨,我們為何不能等上個叁五天後再進去呢?”
話末說完,白開心已一個斗自樹林翻了出來,大笑道:“是呀,我們為何不能等叁天後再進去取,哈哈,屠嬌嬌呀屠嬌嬌,你實在比我想像中還要聰明得多?!?
花無缺雖閉著眼睛,耳朵卻沒有閉著,這些話聽入他耳里,他的心已不覺沈了下去,彷佛已沈入萬劫不復的無底深淵里。
只聽屠嬌嬌道:“現在大家既已決定留在這里不走,就有幾件事要做了?!?
白開心道:“不錯,咱們既已決定留在這里,就該將那兩個妞兒也帶到這里來,那個半人半鬼的怪物雖然答應在那邊看著她們,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屠嬌嬌道:“正是如此,那兩位姑娘我說不定還用得著她們,所以,哈哈兒,就煩你去將她們帶到這里來吧?!?
白開心“哼”了一聲,道:“那麼我呢?你要我去干什麼?”
屠嬌嬌道:“你去找一些吃喝的東西來,最少也要夠咱們叁天吃的?!?
李大嘴跳了起來,道:“你為何要他去?這小子根本就不懂得吃,啃個冷饅頭就可以過一天了,他弄固來的東西,只怕連狗都不聞?!?
屠嬌嬌笑道:“不錯,色鬼大多不講究吃的,但總也比要你去好,你先去弄條肥肥胖胖的烤人回來,咱們就只好餓肚子了。山下的小鎮里,好像有家鐵器,你到那里去弄幾件開山的家伙來,依我看,要想將這山洞打通,只怕還不是件容易事?!?
哈哈兒道:“哈哈,若是容易,移花宮主她們豈非早就打出來了?!?
叁個人分頭而去,最先回來的是哈哈兒。他拉著一匹騾子,騾子拉著一塊大石頭。
花無缺正滿心焦急地等著鐵心蘭,哈哈兒卻只不過帶回一匹騾子來,花無缺既是鷲奇,又是失望。
就在這時,更奇怪的事發生了一這塊石頭中,竟忽然發出一種很奇異的叫吟聲,還夾著吃吃的笑聲。
花無缺畿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屠嬌嬌瞟了他一眼,忽然道;“你可瞧見了這塊石頭麼這是一塊魔石,它會吃人,所以又叫做吃人石,你那位鐵姑娘就被它吃進肚子里去了?!?
花無缺咬著牙,忍耐著不說話?;ㄎ奕斃睦錁退鬩煌蚋霾恍?,但眼睛還是忍不住要往那邊看。他眼睛雖在看著,心里還是一萬個不相信。
誰知屠嬌嬌一揚手,那塊石頭竟真的開了。石頭中竟真的有兩個人。竟赫然是那白夫人和鐵心蘭。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花無缺倒買的吃了一鷲,但哈哈兒和屠嬌嬌都已一齊拍手大笑起來。
花無缺也終於發現,這塊石頭原來是用帆布架起的,然後又將真苔一塊塊的粘在帆布上。制怍得本來已可亂真,再加上夜色如此黝黯,所以花無缺的目光縱敏銳,一時間也末看清。
揭開帆布,里面竟是個精鋼鑄成的架子,就像是個鐵籠,白夫人和鐵心蘭就被關在這鐵籠里。鐵心蘭曲在角落里,只手掩蓋著臉,彷佛既不愿讓人看到她,她也不愿意看到任何人。白夫人的身子卻幾乎是完全赤裸著的,而且不停的在扭動著,不停的在笑,又不停的在叫吟。
花無缺只看了一眼,就閉起眼睛不忍再看。他既不忍看到鐵心蘭的模樣,也不忍看到白夫人的模樣,鐵心蘭令他傷心,白夫人卻實在令他覺得有些嘔心。
屠嬌嬌悠然笑道:“鐵心蘭,鐵姑娘,你可知道我們是在對誰說話麼”鐵心蘭還是以手蒙著臉,不肯抬頭。
哈哈兒道:“你為什麼不張開眼睛來瞧瞧呢,我保證你只要張開眼睛,準會嚇一跳?!?
花無缺只望鐵心蘭莫要張開眠睛來,莫要看到他此劇的模樣,他永遠不愿鐵心蘭為了他傷心。但鐵心蘭的手已滑落,頭已抬起。
她身子立刻顫抖起來。她沖過來,手抓著鐵柵,目光充滿了悲痛與絕望,她并沒有呼號吶喊,但她的眼色卻更令人心碎?;ㄎ奕北掌鷓劬?,只望大地忽然裂開,將他永遠吞沒。
就在這時,白開心已回來了。
他帶回了兩大包東西,不停地在喘著氣,嘴里喃喃道:“我居然會辛辛苦苦去為你們找東西來,這簡直連我自己都不相信?!?
杜殺道:“李大嘴呢?為何還不回來?你沒有和他一到那小鎮去?”
白開心叫了起來,道:“我怎麼會和那大嘴狼走一條路,他若能上西天,我寧可下地獄?!?
屠嬌嬌道;“那麼,這些吃的東西你是從那里找來的?”
白開心道;“就在山腳的那廟里。你難道以為廟里的和尚都是吃素麼?告訴你,你的運氣不錯我找的這間廟,是個酒肉和尚開的。連老板帶伙計都不吃一兩肉,,,,;他們要吃就一斤一斤的吃”
他自麻袋中摸出塊肉大嚼起來,喃喃又道:“嘴是用來吃東西的,不是用來罵人的,誰若用錯了地方,倒楣的是他自己?!?
籠子里的白夫人忽然跳了起來,瞪著那兩只麻袋。她身已布滿了一條條傷痕,有的是鞭子抽出來的,有的是她自己抓的,她實在已被折磨得不像個人,已完全沒有人的尊嚴。就連她的目
光看來都已像是只野獸。
屠嬌嬌拿出個饅頭,道:“你也想吃麼抱歉得很,我卻非要你們挨餓不可?!?
白夫人沒有說話,只因她身上的奇又發怍了。
杜殺皺眉道:“你為同要他們挨餓!”
屠嬌嬌微笑道:“只因我要拿她們做個試驗,看她們餓到什麼時侯才沒有力氣,到了那時,我們就可以開始挖洞了?!?
最後回來的是李大嘴。他回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亮了。他奔馳了一夜,非但絲毫沒有疲倦之意,反而顯得很興奮。
白開心撇著嘴,冷笑道:“你們瞧瞧他得意的模樣,就活像牛魔王吃到了唐僧肉?!?
屠嬌嬌搶著道:“你莫聽他放屁,快說說你遇見了什麼奇怪的事吧?!?
杜殺冷冷道:“究竟是什麼事”
李大嘴道:“我下山的時候已經快到子時,我以為那小鎮上的人一定都睡著了,誰知那小鎮上卻是燈火通明,滿街上都是人來人往,竟比京城的廟會還熱鬧。所以我也覺得奇怪,拉了個人一問,才知道原來是有兩個人在鎮上擺了個賭場,不但鎮上的人通宵去賭,連附近幾百里地的人都聞風而來,所以這本來很荒涼的小鎮,竟變得比通商大埠遠熱鬧?!?
哈哈兒道:“哈哈,開賭場是一本萬利的生意,咱們不如也去湊湊熱鬧,我和兩個小子打打對臺吧?!?
李大嘴笑了笑,道:“像他們那樣的賭場,咱們只怕還開不起。只因他們開賭場為的恨本不是賺錢,而是為了要過賭癮,到那里去賭錢的人,若是贏了,莊家照賠不誤,若是輸了,只要叩個頭就可走路,據說遠不到叁天,做莊的那兩位仁兄已賠了十幾萬兩?!?
白開心張大眼睛,道:“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本的生意沒人做,這兩人莫非有毛???”
李大嘴悠然道:“這兩人也沒有什麼別的毛病,只不過賭癮大得駭人而已,只要有人陪他們賭,他們就就樂不可支,輸嬴他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哈哈兒忽也一拍巴掌,道:“哈哈,我知道了,這樣的賭鬼世上的確再也找不出第二個?!?
杜殺皺眉道:“真的是軒轅叁光?”
李大嘴道:“我看見了他,他卻沒有看到我,只因那時他眼睛里除了骰子和牌九,就算是他親爹,他都不會認得了。他那里賭注倒買妙得很,磕一個頭算一兩,打一記屁股算五錢,他若嬴了,賭場里就立刻響起了一片“撲通撲通的磕頭聲,劈哩拍啦的打屁股聲,再加上他得意的笑聲,真是熱鬧得很?!?
屠嬌嬌道:“他若輸了呢?”
李大嘴道:“他若輸了,倒買的是一錠一錠的銀子拿出來賠人家,一文都不少?!?
杜殺忽然道:“和他一齊做莊的那人,你認不認得?”
李大嘴笑道:“人瘦小枯乾,其貌不揚,我連見都沒見過。
屠嬌嬌悠然道:“這倒說不定,也許我對這人倒蠻有興趣哩”
白開心笑道:“我對這人的興趣也不小,倒真想看看他是怎和那惡賭鬼交上朋友的,惡賭鬼輸的銀子,說不定就是他在掏腰包?!?
屠嬌嬌眼珠子一轉,笑道:“既然我們兩個都對他很有興趣那麼今天晚上我們就去看看他巴?!?
雖已夜深,小鎮上果然仍是燈火通明,街上走著的人,大多都是喜氣洋洋,但十個中倒有九個看來不像規矩人。
屠嬌嬌現在的模樣,卻規矩得很,她打扮得就像是個銀子不多,氣派卻不小的窮酸秀才。白開心自然只好做她的跟班了。
屠嬌嬌選了個賣云吞面的攤子坐下來,要了一碗面,一個鹵蛋,外加一碟鹵牛肉。白開心只有在旁邊看著的份。
那面攤的老板是個老頭子,一面撈面,一面搭訕著道;“你家也是賭錢的麼?”
屠嬌嬌也笑了笑,道:“開賭場的那兩人,你可曾見過?”
那老頭子嘆了氣,道:“那是兩個瘋子,你家,尤其是瘦的那個,不賭錢的時候,就像是剛死了親爹似的,成天哭喪著臉,一賭起來,立刻就精神百倍了,我看他這次已賭了叁天叁夜,連手卻沒有轉過,你家?!?
屠嬌嬌道:“他們輸得起麼?”
那老頭子道:“據說他們整整帶了兩大車的銀子來的,你家說,這不是祖宗缺了德,才生出一這種敗家子麼?!蹦嗆崩興禱暗孤蚴強推?,一口一個“你家”,叫人聽得受用得很。
說話間,他們已隨著畿個人走進了小鎮里唯一的一家客棧,客棧并不大,現在幾乎已經快被擠破了。軒轅叁光的賭場就在這家客棧里。
屠嬌嬌走進去,只見到處都是人擠人,人推入,她的個子本不高,根本就看不到軒轅叁光的人在那里。但她終於聽見軒轅叁光的聲音。
只聽一人大笑著吼道:“格老子,你們這些龜兒子一個個的上來好不好,再擠就連你們的蛋黃都要擠出來了?!蓖瀾拷克湟延卸昝惶納?,但一聽到這“格老子”叁個字,已知道準是惡賭鬼無疑。
屠嬌嬌眠珠子一轉,拉著白開心擠到墻角,忽然出手點了前面兩個人的穴道,那人連“哼”
都沒有哼一聲就倒了下去,別的人竟連看都沒有往這邊看一眼,屠嬌嬌居然就站到這兩人的身上去。於是她就終於見到那“惡賭鬼”軒轅叁光了。
現在他們賭的是“單雙”,一張八仙桌上,著塊白布,白布中間劃著條黑線,左面的是單,右面的是雙。
骰子開出來,若是“單”,那麼押在“雙”上的人就得磕頭打屁股,這種賭錢的法子,當真是簡單明了,痛快得很。
他半邊衣裳已褪了下來,頭發也亂了,卻用條又臟又臭的毛巾扎著頭,滿面俱是油光,眼睛里滿是血絲,看來活脫脫就像是個殺豬的。
他面前還擺著幾個夾著肉的饅頭,顯見得非但沒睡覺,連飯都來不及吃,而那饅頭也不過只咬了一口而已。他模樣看來買在狼狽得很,但臉上卻是興高采烈,聲音雖已嘶啞了,但還是在直
著嗓子窮吼。
屠嬌嬌眼睛盯在軒轅叁光旁邊一個人的身上,白開心終於也隨著她目光望了過去。只見這人果然是又黑又瘦,其貌不揚,可是一雙滿布血絲的眼睛,看來卻仍然是炯炯有光。
只聽軒轅叁光大吼道:“龜兒子們,快下注吧,老子要開了?!弊郎系ニ獎?,都押著東西,有的押幾個銅板,有的押兩塊石頭,還有的就在破紙上寫幾個字。桌子旁邊,還有兩個人在磕頭,顯然是輸得太多了。
軒轅叁光手里搖著個破碗,骰子在碗里不停的響,那又黑又瘦的漢子在一旁瞪著眼瞧著,頭上直冒汗。突聽軒轅叁光大喝一聲,道:“開!”“砰”的,破碗已在桌子上揭了開來。

第一百十二章、驚人豪賭

人叢中立刻爆發出一片歡呼,有人大笑道:“七點,是單,我贏了?!?
軒轅三光大笑道;”有贏家就有輸家,入你先人板板,輸錢的龜兒子先來磕頭吧!”
也自桌上拈起一串銅錢,一面數,一面笑道:“格老子,五十個,你龜兒子居然想嬴老子們五十兩銀子……是那一個,快出來磕頭?!?
他一連問了三次,人叢里卻沒有人答應?;壩濤戳?,那又黑又瘦的漢子忽然凌空飛了起來,就像是只大鳥似的,盤旋一轉,提起了一個人的頭發。
那人驚呼道:“不是找押的……不是我押的……”但是那瘦漢子腳尖在另一人肩上只輕輕一點,竟然就將這么大一個人憑空提了起來,”嗖”的掠了回去。
屠嬌嬌沉聲道:“此人不但輕功高明,而且身法古怪得很,我簡直連見都沒見過?!?
白開心沉吟著道:“我們好像見過,只不過……”屠嬌嬌冷笑道;”只不過現在已經忘記了,是么?”
這時那黑瘦漢子已將一個太陽穴上貼著狗皮百藥的青衣漢子摔在桌子上,那人還在大叫道:
“不是我,你看錯了?!?
軒轅三光一把拎起他來,怒喝道:“格老子,你龜兒你以為老子們的眼睛不管用么,你龜兒不妨問問這里的人,老子們幾時看錯過?!?
他越說越氣,反手一個耳光摑了過去,一面打,一面罵道:“賭奸賭滑不賭詐,你龜兒連這規矩都不懂,遠敢來賭錢……快滾你媽的臭蛋吧?!?
他的手一揚,竟將這人自人叢上直拋了出去,果然沒有一個人敢賴帳了,賭場里立刻就”劈里拍啦”,”噗通噗通”的響了起來,再加上軒轅三光的哈哈大笑聲,聽起來果然熱鬧得很。
屠嬌嬌搖著頭笑道:“我看這”惡賭鬼”現在已經該改個外號了。奇怪的是,這黑小子怎會也跟著他一齊發瘋呢了難道他們這些銀子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么?”她笑了笑,又接道: “這也許是因為這小子太年輕,還不懂得銀錢的可愛,等他到了我這樣的年紀,他就會知道世上再也沒有比銀錢更可愛的東西了?!?
囗囗囗這時軒轅三光又在大吼道;”龜兒子們,都押好了么?老子又要開了?!?
他”吧”的一聲剛將那只破碗蓋在桌上,突聽一人道:“且慢,等我一等?!閉饃艚咳崆宕?,竟是女子的囗音,聽來說話的人還在門外,但一個字一個字的傳進來,竟將四下亂嘈嘈的人聲都壓了下去。
軒轅三光咧嘴一笑,道:“賭場里的規矩,你既然來遲了,就得押下一把,但看在你說話的聲音很好聽的份上,就等你一等?!蹦巧粢灝閾Φ潰骸岸嘈??!?
她的笑聲比說話的聲音更好聽,大家都不禁想瞧瞧來的是何許人也,前面的人都扭過頭,伸長脖子去望。
他們什么也沒有瞧見,只見靠著門的一群人忽然驚呼著向兩旁倒了下去,又聽得一個男人的聲音喝道:“閃開,讓條路出來?!苯又?,大家就郡瞧見五六個鐵塔般的錦衣大漢,手里提著皮鞭子,橫沖直闖的走了進來。
說話聲中,外面又有四條錦衣大漢走了進來,兩人抬著很大的二口箱子,箱子的份量似乎很重,他們將箱子抬到賭桌前,也叉起手往兩旁一站。
軒轅三光一雙眼珠子滾來滾去,大笑道:“想不到我們這小廟里竟來了大菩薩?!?
他重重一拍那黑瘦漢子的肩頭,又笑道:“兄弟,你不是總說賭得不過癮么?看樣子過癮的已經來了!”
那黑瘦漢子面上什么表情也沒有,嘴里也不說一個字若不是他的眼睛還沒有閉上,別人一定要以為他已經睡著了。就在這時,己有三個艷光照人的少婦姍姍而來。
賭場里本來還是亂烘烘的,但她們三個人一進來后,四下忽然變得一點聲音都沒有了。每個人都張大了嘴,眼睛發直,連呼吸都幾乎停頓,只因這三位少婦實在太美,美得簡直令人連氣都透不過來。
囗囗囗除了衣服的顏色不同外,這三位少婦看來幾乎就是一個模子里鑄出來的,連走路的步子都完全一樣。這時她們已姍姍走到軒轅三光面前,嫣然一笑。
當中的紫衣少婦道:“有勞久候,抱歉得很?!?
軒轅三光笑道:“沒得關系,我已有很久沒有跟美人賭錢了,再等等都沒得關系?!?
錦衣大漢們已自外面搬進來三張椅子,用衣襟擦得乾乾凈凈,再恭恭敬敬的請那三位少婦坐下。
軒轅三光拍了拍手,道“好,現在姑娘們已經可以下注了,請!”
那紫衣少婦向身旁的錦衣大漢微微點頭,那大漢立刻打開一只箱子,大家只覺銀光耀目,照得眼睛都花了。
軒轅三光的眼睛也立刻亮了起來,笑道:“原來姑娘們竟真的是準備來好好賭一場的,姑娘們找到了我,實在真是找對了人了!”
那紫衣少婦道:“這里限不限注的!”
軒轅三光大笑道;”你只管放心,隨便你押多少,莊家都照賠不誤?!?
紫衣少婦道:“這樣最好?!?
她揮了揮,道:“五萬,雙!”
這”五萬”兩個字說出來,別人只當自己的耳朵有了毛病,但那大漢卻真的將五萬兩白花花白銀子堆了上去。
白開心忍不住問道:“你看這三個美人兒真是來賭錢的么?”
屠嬌嬌搖了搖頭,道:“像她們這樣的人,就算要賭錢,也不會巴巴的趕到這里來?!?
白開心道:“那么,她們難道是想來找這賭鬼麻煩的么?”
屠嬌嬌沉吟著道;”我現在也還看不透她們的用意,反正你等著瞧吧,這”惡賭鬼”今天絕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這時那黃瘦漢子也似乎忽然自夢中驚醒了,黑臉上已冒出了紅光,軒轅三光更是不停的摩拳擦掌,不住道:“好,要得,硬是要得,硬是過癮?!?
他一雙蒲扇般的大手忽然將那破碗攫了起來,口中大喝道:“開!”兩粒骰子都是紅的,一粒是么點,一粒是四點。
人叢中立刻傳出了一陣嘆息聲:“五點,單,莊家贏了?!蹦親弦律俑救戳劬Χ濟揮姓?,好像輸出去的只不過是五個小錢,她竟又輕輕揮了揮手,淡淡道:“五萬,還是雙?!?
軒轅三光大笑道;”對,有賭不為輸,再來?!擯蛔釉諭肜鎩備窶篩窶傘鋇南?,突聽” 吧”的一聲,軒轅三光將那只破碗用力掀了起來。
兩粒骰子都是黑的,一粒是三點,一粒是六點。又是單。
囗囗囗那紫衣少婦竟一連押了六把”雙”。骰子開出來一連六次竟都是”單”!兩口大箱子已空了一口,賭場里的人頭上都冒出了汗。但那紫衣少婦竟還是面不改色。
她身旁的兩人,嘴角竟始終帶著微笑,既沒有說一句話,也沒有皺一皺眉,甚至連坐的姿勢都沒有變一變。
錦衣大漢道:“還有二十萬?!?
紫衣少婦淡淡道;”這次全押上吧!”紫衣少婦的櫻唇中只輕輕吐出了一個字: “雙!”
她押的還是雙!人叢中已忍不住發出了騷動聲,但骰子聲一響,別的聲音立刻全都安靜了,甚至連喘息的聲音都沒有。
軒轅三光”吧”的又將破碗蓋在桌子上,用兩只大手緊緊包住,眼睛瞪著那紫衣少婦,道:“這次你真的還是押雙么?好,要得,連老子都服你了?!?
他”老子”兩個字終于遠是說了出來,可見此刻連這”惡賭鬼”的心里都開始緊張起來。那黑瘦漢子的眼睛彷佛已比方才大了一倍,瞬也不瞬的盯著軒轅三光的一雙手,額上也已在冒汗。
只聽一聲大喝:“開!”
骰子開出來又是單T這次連軒轅三光都怔住了,他實在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這么好的運氣,骰子竟一連開出了七次單土人叢中又是驚呼,又是嘆息。
但那三位少婦卻還是面不改色,甚至連頭上的珠花都沒有頭動,三個人只瞟了那兩粒骰子一眼,就站了起來,一言不發,靜靜的轉過身子,靜靜的走了出去。
軒轅三光忽然道:“姑娘們且慢走。像姑娘們這樣的賭客,雖非千載難逢,也是天上少有的。一個賭鬼遇見姑娘這樣的對手,若是輕輕放過了,這賭鬼就該打下十八層地獄。姑娘們難道不想翻本?”
紫衣少婦笑了笑,道:“只可惜我們今天已輸光了,過兩天吧?!?
軒轅三光道:“賭場里本來講究的是現賭現賠,絕不賒欠,但對姑娘們這樣的賭客,卻可以例外?!?
他”啪”的一拍桌子,笑道;”姑娘們盡管押吧,無論要押多少,只要一句話就算數?!?
紫衣少婦眼角瞟了她身旁的姊妹兩人一眼,悠然笑道;”你信得過我們?”
軒轅王光大笑道;”只要姑娘肯賭,我還怕姑娘會少了我一兩銀子么!”
紫衣少婦沉吟著,三個人又交換了個眼色,終于一齊轉回身,又緩緩走回那張賭桌前。屠嬌嬌微笑著悄聲道:“我早就知道這惡賭鬼不肯放她們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