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馬嘯西風
   —金庸
白馬嘯西風

  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在黃沙莽莽的回疆大漠之上,塵沙飛起兩丈來高,兩騎馬一前一後的急馳而來。前面是匹高腿長身的白馬,馬上騎著個少婦,懷中摟著個七八歲的小姑娘。後面是匹棗紅馬,馬背上伏著的是個高瘦的漢子。
  那漢子左邊背心上卻插著一枝長箭。鮮血從他背心流到馬背上,又流到地下,滴入了黃沙之中。他不敢伸手拔箭,只怕這枝箭一拔下來,就會支持不住,立時倒斃。誰不死呢?那也沒什麼??墑撬湊樟锨懊嫻慕科抻著??在身後,兇悍毒辣的敵人正在緊緊追蹤。
  他跨下的棗紅馬奔馳了數十里地,早已筋疲力盡,在主人沒命價的鞭打催踢之下,逼得氣也喘不過來了,這時嘴邊已全是白沫,猛地里前腿一軟,跪倒在地。那漢子用力一提韁繩,那紅馬一聲哀嘶,抽搐了幾下,便已脫力而死。那少婦聽得聲響,回過頭來,忽見紅馬倒斃,吃了一驚,叫道:“大哥……怎……怎麼啦?”那漢子皺眉搖了搖頭。但見身後數里外塵沙飛揚,大隊敵人追了下來。
  那少婦圈轉馬來,馳到丈夫身旁,驀然見到他背上的長箭,背心上的大攤鮮血,不禁大驚失色,險險暈了過去。那小姑娘也失聲驚叫起來:“爹,爹,你背上有箭!”那漢子苦笑了一下,說道:“不礙事!”一躍而起,輕輕悄悄的落在妻子背後鞍上,他雖身受重傷,身法仍是輕捷利落。那少婦回頭望著他,滿臉關懷痛惜之情,輕聲道:“大哥,你……”那漢子雙腿一挾,扯起馬韁。白馬四蹄翻飛,向前奔馳。
  白馬雖然神駿,但不停不息的長途奔跑下來,畢竟累了何況這時背上乘了三人。白馬似乎知道這是主人的生死關頭,不用催打,竟自不顧性命的奮力奔跑。
  但再奔馳數里,終於漸漸的慢了下來。
  後面追來的敵人一步步迫近了。一共六十三人,卻帶了一百九十多匹健馬,只要馬力稍乏,就換一匹馬乘坐。那是志在必得,非追上不可。
  那漢子回過頭來,在滾滾黃塵之中,看到了敵人的身形,再過一陣,連面目也看得清楚了。那漢子一咬牙,說道:“虹妹,我求你一件事,你答不答應?”那少婦回頭來,溫柔的一笑,說道:“這一生之中,我違拗過你一次麼?”那漢子道:“好,你帶了秀兒逃命,保全咱兩個的骨血,保全這幅高昌迷宮的地圖?!彼檔眉羌峋?,便如是下令一般。
  那少婦聲音發顫,說道:“大哥,把地圖給了他們,咱們認輸便是。你……你的身子要緊?!蹦嗆鶴擁屯非琢飼姿淖蠹?,聲音突然變得十分溫柔,說道:“我倆一起經歷過無數危難,這次或許也能逃脫?!郝懶喝堋徊壞贗?,他們……他們還為了你?!蹦巧俑鏡潰骸八芨沒褂屑阜滯胖?,說不定,我能求求他們……”那漢子厲聲道:“難道我夫婦還能低頭向人哀求?這馬負不起我們三個??烊?!”提身縱起,大叫一聲,摔下馬來。
  那少婦勒定了馬,想伸手去拉,卻見丈夫滿臉怒容,跟著聽得他厲聲喝道:“快走!”她一向對丈夫順從慣了的,只得拍馬提韁,向前奔馳,一顆心卻已如寒冰一樣,不但是心,全身的血都似乎已結成了冰。
  自後追到的眾人望見那漢子落馬,一齊大聲歡呼起來:“白馬李三倒啦!白馬李三倒啦!”十馀人縱馬圍了上去。其馀四十馀人繼續追趕少婦。
  那漢子蜷曲著臥在地下,一動也不動,似乎已經死了。一人挺起長槍,嗤的一聲,在他右肩刺了進去。拔槍出來,鮮血直噴,白馬李三仍是不動。
  領頭的虬髯漢子道:“死得透了,還怕甚麼?快搜他身上?!繃餃朔硐侶?,去扳他身子。猛地里白光閃動,白馬李三長刀回旋,擦擦兩下,已將兩人砍翻在地。
  眾人萬料不到他適才竟是裝死,連長槍刺入身子都渾似不覺,斗然間又會忽施反擊,一驚之下,六七人勒馬退開。虬髯大漢揮動手中雁翎刀,喝道:“李三,你當真是個硬漢!” 忽的一刀向他頭頂砍落。李三舉刀擋架,他雙肩都受了重傷,手臂無力,騰騰騰退出三步,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十馀人縱馬圍上,刀槍并舉,劈刺下去。
  白馬李三一生英雄,一直到死,始終沒有屈服,在最後倒下去之時,又手刃了兩名強敵。
  那少婦遠遠聽得丈夫的一聲怒吼,當真是心如刀割:“他已死了,我還活著干麼?”從懷中取出一塊羊毛織成的手帕,塞在女兒懷里,說道:“秀兒,你好好照料自己!”揮馬鞭在白馬臀上一抽,雙足一撐,身子已離馬鞍。但見那白馬鞍上一輕,馱著女孩兒如風疾馳,心中略感安慰:“此馬腳力天下無雙,秀兒身子又輕,這一下,他們再也追她不上了?!鼻懊?,女兒的哭喊聲“媽媽,媽媽”漸漸隱去,身後馬蹄聲卻越響越近,心中默默禱祝:“老天啊老天,愿你保佑秀兒像我一般,嫁著個好丈夫,雖然一生顛沛流離,卻是一生快活!” 她整了整衣衫,掠好了頭發,轉瞬間數十騎馬先後馳到,當先一人是呂梁三杰中老二史仲俊。
  呂梁三杰是結義兄弟。老大“神刀震關西”霍元龍,便是殺死白馬李三的虬髯漢子。老二“梅花槍”史仲俊是個瘦瘦長長的漢子。好三“青蟒?!背麓錆6絳【?,原是遼東馬賊出身,後來卻在山西落腳,和霍史二人意氣相投,在山西省太谷縣開設了晉威鏢局。
  史仲俊和白馬李三的妻子上官虹原是同門師兄妹,兩人自幼一起學藝。
  史仲俊心中一直愛著這個嬌小溫柔的小師妹,師父也有意從中撮合,因此同門的師兄弟們早把他們當作是一對未婚夫婦。豈知上官虹無意中和白馬李三相遇,竟爾一見鍾情,家中不許他倆的婚事,上官虹便跟著他跑了。史仲俊傷心之馀,大病了一場,性情也從此變了。他對師妹始終馀情不斷,也一直沒娶親。
  一別十年,想不到呂梁三杰和李三夫婦竟在甘涼道上重逢,更為了爭奪一張地圖而動起手來。他們六十馀人圍攻李三夫婦,從甘涼直追逐到了回疆。史仲俊妒恨交迸,出手尤狠,李三背上那枝長箭,就是他暗中射的。
  這時李三終於喪身大漠之中,史仲俊騎馬馳來,只見上官虹孤零零的站在一片大平野上,不由得隱隱有些內疚:“我們殺了她的丈夫。從今而後,這一生中我要好好的待她?!貝竽系奈鞣绱刀囊麓?,就跟十年以前,在師父的練武場上看到她時一模一樣。上官虹的兵刃是一對匕首,一把金柄,一把銀柄,江湖上有個外號,叫作“金銀小劍三娘子”。這時她手中卻不拿兵刃,臉上露著淡淡的微笑。
  史眾俊心中驀地升起了指望,胸口發熱,蒼白的臉上涌起了一陣紅潮。
  他將梅花槍往馬鞍一擱,翻身下馬,叫道:“師妹!”上官虹道:“李三死啦!”史仲俊點了點頭,說道:“師妹,我們分別了十年,我……我天天在想你?!鄙瞎俸縹⑿Φ潰骸罷嫻穆??你又在騙人?!筆分倏∫豢判擬疋衤姨?,這個笑靨,這般嬌嗔,跟十年前那個小姑娘沒半點分別。他柔聲道:“師妹,以後你跟著我,永遠不教你受半點委屈?!鄙瞎俸繆壑瀉鋈簧臉雋似嬉斕墓餉?,叫道:“師哥,你待我真好!”張開雙臂,往往他懷中撲去。
  史仲俊大喜,伸開手將她緊緊的摟住了?;粼統麓錆O嗍右恍?,心想:“老二害了十年相思病,今日終於得償心愿?!筆分倏”侵兄晃諾揭徽蟮撓南?,心里迷迷糊糊的,又感到上官虹的雙手也還抱著自己,真不相信這是真的。突然之間,小附上感到一陣劇痛,像甚麼利器插了進來。他大叫一聲,運勁雙臂,要將上官虹推開,那知她雙臂緊緊抱著他死命不放,終於兩人一起倒在地下。
  這一著變起倉卒,霍元龍和陳達海一驚之下,急忙翻身下馬,上前搶救。扳起上官虹的身子時,只見她胸口一灘鮮血,插著一把小小的金柄匕首,另一把銀柄匕首,卻插在史仲俊的小腹之中,原來金銀小劍三娘子決心一死殉夫,在衣衫中暗藏雙劍,一劍向外,一劍向己。史仲俊一抱著她,兩人同時中劍。
  上官虹當場氣絕,史仲俊卻一時不得斃命,想到自己命喪師妹之手,心中的悲痛,比身上的創傷更是難受,叫道:“三弟快幫我了斷,免我多受痛苦?!背麓錆<酥嗇閻?,眼望大哥?;粼愕閫?。陳達海一咬牙,挺劍對準了史仲俊的心口刺入。
  霍元龍嘆道:“想不到金銀小劍三娘子竟然這般烈性?!閉饈筆窒亂幻諭煩勐砝幢ǎ骸鞍茁砝釗氖砩嫌炙蚜艘槐?,沒有地圖?!被粼鋼瞎俸緄潰骸澳趨岫ㄊ竊謁砩??!幣環趕桿閹?,上官虹身上除了零碎銀兩、幾件替換衣服之外,再無別物?;粼統麓錆C婷嫦嚓?,又是失望,又是奇怪。他們從甘涼道上追到回疆,始終緊緊盯著李三夫婦,地圖如在中途轉手,決不能逃過他們數十人的眼睛,何況他夫婦舍命保圖,絕無隨便交給旁人之理。陳達海再將上官虹小包裹中之物細細檢視一遍,翻到一套小女孩的衫褲時,猛地想起,說道:“大哥,快追那小女孩!”霍元龍“哦”了一聲,說道:“不用慌,諒這女娃娃在大漠上逃得到那里?”左臂一揮,叫道:“留下兩人把史二爺安葬了,馀下的跟我來!”一提馬韁,當先馳去。踏聲雜沓,吆喝連連,百馀匹馬追了下去。
  那小女孩馳出已久,這時早在二十馀里之外。只是在平坦無垠大漠之上,一眼望去看得到十馀里遠近,那小女孩雖已逃遠,時候一長,終能追上。
  果然趕到傍晚,陳達海忽然大聲歡呼:“在前面!”只見遠遠一個黑點,正在天地交界處移動。要知那白馬雖然神駿,但自朝至晚足不停蹄的奔跑,終於也支持不住了?;粼統麓錆2蛔〉骰簧ψ?,漸漸追近。
  小女孩李文秀伏在白馬背上,心力交疲,早已昏昏睡去。她一整日不飲不食,在大沙漠的烈日下曬得口唇都焦了。白馬甚有靈性,知道後面追來的敵人將不利於小主人,迎著血也似紅的夕陽,奮力奔跑。突然之間,前足提起,長嘶一聲,它嗅到了一股特異的氣息,嘶聲中隱隱有恐怖之意。
  霍元龍和陳達海都是武功精湛,長途馳騁,原不在意,但這時兩人都感到胸口塞悶,氣喘難當?;粼潰骸叭?,好像有點不對!”陳達海游目四顧,打量周遭情景,只見西北角上血紅的夕陽之旁,升起一片黃蒙蒙的云霧,黃云中不住有紫色的光芒閃動,景色之奇麗,實是生平從所未睹。
  但見那黃云大得好快,不到一頓飯時分,已將半邊天都遮住了。這時馬隊中數十人個個汗如雨下,氣喘連連。陳達海道:“大哥,向是有大風沙?!被粼潰骸安淮?,快追,先把女娃娃捉到,再想法躲……”一句話未畢,突然一古疾風刮到,帶著一大片黃沙,只吹得他滿口滿鼻都是沙土,下半截話也說不出來了。
  大漠上的風沙說來便來,霎時間大風卷地而至。七八人身子一幌,都被大風吹下馬來?;粼蠼校骸按筲范侶?,圍攏來!”眾人力抗風沙,但在無邊無際的大沙漠之中,在那遮天鋪地的大風沙下,便如大海洋中的一葉小舟一般,只能聽天由命,全無半分自主之力。
  風沙越刮越猛,人馬身上的黃沙越堆越厚……。
  連霍元龍和陳達海那樣什麼也不怕的剽悍漢子,這時在天地變色的大風暴威力之下,也只有戰栗的份兒。這兩人心底,同時閃起一個念頭:“沒來由的要找什麼高昌迷宮,從山西巴巴的趕到這大沙漠中來,卻葬身在這兒?!貝蠓綰糶ブ?,像千千萬萬個惡鬼在同時發威。
  大漠上的風暴呼嘯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晨,才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霍元龍和陳達海從黃沙之中爬起身來,檢點人馬,總算損失不大,死了兩名夥伴,五匹馬。但人人都已熬的筋疲力盡,更糟的是,白馬背上的小女孩不知到了何處,十九是葬身在這場大風沙中了。身負武功的粗壯漢子尚且抵不住,何況這樣嬌嫩的一個小女孩兒。
  眾人在沙漠上生火做飯,休息了半天,霍元龍傳下號令:“誰發現白馬和小女孩的蹤跡,賞黃金五十兩!”跟隨他來到回疆的,個個都是晉陜甘涼一帶的江湖豪客,出門千里只為財,五十兩黃金可不是小數目。眾人歡聲呼嘯,五十多人在莽莽黃沙上散了開去,像一面大扇子般?!鞍茁?,小女孩,五十兩黃金!”每個人心中,都是在轉著這三個念頭。
  有的人一直向西,有的向西北,有的向西南,約定天黑之時,在正西六十里處會合。
  兩頭蛇丁同跨下一匹健馬,縱馬向西北方沖去。他是晉威鏢局中已干了十七年的鏢師,武功雖然算不上如何了得,但精明干練,實是呂粱三杰手下一名極得力的助手。他一口氣馳出二十馀里,眾同伴都已影蹤不見,在茫茫的大漠中,突然起了孤寂和恐怖之感。縱馬上了一個沙丘,向前望去,只見西北角上一片青綠,高聳著七八棵大柳樹。在寸草不生的大沙漠中忽然見到這一大塊綠洲,心中當真說不出的喜歡:“這大片綠洲中必有水泉,就算沒有人家,大隊人馬也可好好的將息一番?!彼縵碌淖鏌餐慫?,陡然間精神百倍,不等丁同提韁催逼,潑剌剌放開四蹄,奔了過去。
  十馀里路程片刻即到,遠遠望去,但見一片綠洲,望不到邊際,遍野都是牛羊。極西處搭著一個個帳蓬,密密層層的竟有六七百個。
  丁同見到這等聲勢,不由得吃了一驚。他自入回疆以來,所見到的帳蓬人家,聚在一起的最多不過三四十個,這樣的一個大部族卻是第一次見到。
  瞧那帳蓬式樣,顯是哈薩克族人。
  哈薩克人載回疆諸族中最為勇武,不論男女,六七歲起就長於馬背之上。男子身上人人帶刀,騎射刀術,威震西陲。向來有一句話說道:“一個哈薩克人,抵得一百個懦夫;一百個哈薩克人,就可橫行回疆?!倍⊥餼浠?,尋思:“在哈薩克的部族之中,可得小心在意?!敝患苯塹囊蛔∩澆畔?,孤另另的有一座草棚。這棚屋土墻草頂,形式宛如內地漢人的磚屋,只是甚為簡陋。丁同心想:“先到這小屋去瞧瞧?!膘妒親萋磽∥葑呷?。他跨下的坐騎已餓了一日一夜,忽然見到滿地青草,走一步,吃兩口,行得極是緩慢。
  丁同提腳狠命在馬肚上一踢,那馬吃痛,一口氣奔向小屋。丁同一斜眼,只見小屋之後系著一匹高頭白馬,健腿長鬣,正是白馬李三的坐騎。他忍不住叫出聲來:“白馬,白馬,在這兒!”心念一動,翻身下馬,從靴桶中抽初一柄鋒利的短刀,籠在左手衣袖之中,悄悄的掩向小屋後面,正想探頭從窗子向屋內張望,冷不防那白馬“嗚哩哩……”一聲長嘶,似是發覺了他。
  丁同心中怒罵:“畜生!”定一定神,再度探頭望窗中張去時,那知窗內有一張臉同時探了上來。丁同的鼻子剛好和他的鼻子相碰,但見這人滿臉皺紋,目光炯炯。丁同大吃一驚,雙足一點,倒縱出去,喝道:“是誰?”那人冷冷的道:“你是誰?到此何干?”說的卻是漢語。
  丁同驚魂略定,滿臉笑容,說道:“在下姓丁名同,無意間到此,驚動了老丈。請問老丈高姓大名?!蹦搶先說潰骸襖蝦盒占??!倍⊥閾Φ潰骸霸詞羌評險?,大沙漠中遇到鄉親,真是見到親人了。在下斗膽要討口茶喝?!奔評先說潰骸澳閿卸嗌偃送??”丁同道:“便是在下一人在此?!奔評先撕吡艘簧?,似是不信,冷冷的眼光在他臉上來來回回的掃視。丁同給他瞧得心神不定,只有強笑。
  一個冷冷的斜視,一個笑嘻嘻地十分尷尬,僵持片刻。計老人道:“要喝茶,便走大門,不用爬窗子吧!”丁同笑道:“是,是!”轉身繞到門前,走了進去。小屋中陳設簡陋,但桌椅整潔,打掃得乾乾凈凈。丁同坐下後四下打量,只見後堂轉出一個小女孩來,手中捧著一碗茶。兩人目光相接,那女孩吃了一驚,嗆啷一響,茶碗失手掉在地下,打得粉碎。
  丁同登時心花怒放。這小女孩正是霍元龍懸下重賞要追尋之人,他見到白馬後,本已有八分料到那女孩會在屋中,但斗然間見到,仍是不免喜出望外。
  昨夜一晚大風沙,李文秀昏暈在馬背之上,人事不省,白馬聞到水草氣息,沖風冒沙,奔到了這綠草原上。計老人見到小女孩是漢人裝束,忙把她救了下來。半夜中李文秀醒轉,不見了父母,啼哭不止。計老人見她玉雪可愛,不禁大起憐惜之心,問她何以到這大漠來,她父母是誰。李文秀說父親叫作“白馬李三”,媽媽卻就是媽媽,只聽到追趕他們的惡人遠遠叫她“三娘子”,至於到回疆來干什麼,她卻說不上來了。計老人喃喃的道:“白馬李三,白馬李三,那是橫行江南的俠盜,怎地到回疆來啦?”他給李文秀飽飽的喝了一大碗乳酪,讓她睡了。老人心中,卻翻來覆去的想起了十年來的往事,思潮起伏,再也睡不著了。
  李文秀這一覺睡到次日辰時才醒,一起身,便求計爺爺帶她去尋爸爸媽媽。就在此時,兩頭蛇丁同鬼鬼祟祟的過來,在窗外探頭探腦,這一切全看在計老人的眼中。
  李文秀手中的茶碗一摔下,計老人應聲走了過來。李文秀奔過去撲在他的懷里,叫道: “爺爺,他……他就是追我的惡人?!奔評先爍耐販?,柔聲道:“不怕,不怕。他不是惡人?!崩釵男愕潰骸笆塹?,是的。他們幾十個人追我們,打我爸爸媽媽?!奔評先誦南耄骸鞍茁砝釗椅耷孜薰?,不知結下了什麼仇家,我可不必卷入這是非圈子?!倍⊥嗄看蛄考評先?,但見他滿頭白發,竟無一根是黑的,身材甚是高大,只是弓腰曲背,衰老已極,尋思:“這糟老頭子沒一百歲,也有九十,屋中若無別人,將他一下子打暈,帶了女孩和白馬便走,免得夜長夢多,再生變故?!蓖蝗喚終品旁謨葉員?,做傾聽之狀,說道:“有人來了?!備觳階叩醬翱?。
  計老人卻沒聽到人聲,但聽丁同說得真切,走到窗口一望,只見原野上牛羊低頭嚼草,四下里一片寂靜,并無生人到來,剛問了一句:“那里有人???”忽聽得丁同一聲獰笑,頭頂掌風颯然,一掌猛劈下來。
  那知計老人雖是老態龍鍾,身手可著實敏捷,丁同的手掌與他頭頂相距尚有數寸,他身形一側,已滑了開去,跟著反手一勾,施展大擒拿手,將他右腕勾住了。丁同變招甚是賊滑,右手一掙沒掙脫,左手向前一送,藏在衣袖中的匕首已刺了出去,白光閃處,波的一響,匕首鋒利的刃口以刺入計老人的左背。
  李文秀大叫一聲:“啊喲!”她跟父母學過兩年武功,眼見計老人中刀,縱身而上,兩個小拳頭便往丁同背心腰眼里打去。便在此時,計老人左手一個肘槌,槌中了丁同的心口,這一槌力道極猛,丁同低哼一聲,身子軟軟垂下,委頓在地,口中噴血,便沒氣了。
  李文秀顫聲道:“爺爺,你……你背上的刀子……”計老人見她淚光瑩然,心想:“這女孩子心地倒好?!崩釵男閿值潰骸耙?,你的傷……我給你把刀子拔下來吧?”說著伸手去握刀柄。計老人臉色一沉,怒道:“你別管我?!狽鮒雷?,身子幌了幾幌,顫巍巍走向內室,拍的一聲,關上了板門。李文秀見他突然大怒,很是害怕,又見丁同在地下蜷縮成一團,只怕他起來加害自己,越想越怕,只想飛奔出外,但想起計老人身受重傷,無人服侍,又不忍置之不理。
  她想了一想,走到室門外,輕輕拍了幾下,聽得室中沒半點聲音,叫道:“爺爺,爺爺,你痛嗎?”只聽得計老人粗聲道:“走開,走開!別來吵我!”這聲音和他原來慈和的說話大不相同,李文秀嚇得不敢再說,怔怔的坐在地下,抱著頭嗚嗚咽咽的哭起來。忽然呀的一聲,室門打開,一只手溫柔地撫摸她頭發,低聲道:“別哭,別哭,爺爺的傷不礙事?!崩釵男閭鶩防?,見計老人臉帶微笑,心中一喜,登時破涕為笑。計老人笑道:“又哭又笑,不害羞麼?”李文秀把頭藏在他懷里。從這老人身上,她又找到了一些父母的親情溫暖。
  計老人皺起眉頭,打量丁同的尸身,心想:“他跟我無冤無仇,為什麼忽下毒手?”李文秀關心地問:“爺爺,你背上的傷好些了麼?”這時計老人已換過了一件長袍,也不知他傷的如何。
  那知他聽到李文秀重提此事,似乎適才給刺了這一刀實是奇恥大辱,臉上又現惱怒,粗聲道:“你羅唆什麼?”只聽得屋外那白馬噓溜溜一聲長嘶,微一沈吟,到柴房中提了一桶黃色染料出來。那是牧羊人在牲口身上涂染記號所用,使得各家的牛羊不致混雜,雖經風霜,亦不脫落。他牽過白馬,用刷子自頭至尾都刷上了黃色,又到哈薩克人的帳蓬之中,討了一套哈薩克男孩的舊衣服來,叫李文秀換上了。李文秀很是聰明,說道:“爺爺,你要那些惡人認不出我,是不是?”計老人點了點頭,嘆了口氣道:“爺爺老了。唉,剛才竟給他刺了一刀?!閉庖淮嗡約禾崞?,李文秀卻不敢接口了。
  計老人埋了丁同的尸體,又將他乘坐的坐騎也宰了,沒留下絲毫痕跡,然後坐在大門口,拿著一柄長刀在磨刀石上不住手的磨著。
  他這一番功夫果然沒白做,就在當天晚上,霍元龍和陳達海所率領的豪客,沖進了這片綠洲之中,大肆擄掠。這一帶素來沒有盜匪,哈薩克人雖然勇武善戰,但是先絕無防備,族中精壯男子又剛好大舉在北邊獵殺危害牛羊的狼群,在帳蓬中留守的都是老弱婦孺,竟給這批來自中原的豪客攻了個措手不及。七名哈薩克男子被殺,五個婦女被擄了去。這群豪客也曾闖進計老人的屋里,但誰也沒對一個老人、一個哈薩克孩子起疑。李文秀滿臉泥污,躲在屋角落中,誰也沒留意到她眼中閃耀著的仇恨光芒。她卻看得清清楚楚,父親的佩劍懸在霍元龍的腰間,母親的金銀小劍插在陳達海的腰帶之中。
  這是她父母決不離身的兵刃,她年紀雖小,卻也猜到父母定是遭到了不幸。
  第四天上,哈薩克的男子們從北方拖了一批狼尸回來了,當即組織了隊伍,去找這批漢人強盜復仇。但在茫茫的大漠之中,卻已失卻了他們的蹤跡,只找到了那五個被擄去的婦女。那是五具尸身,全身衣服被脫光了,慘死在大漠之上。他們也找到了白馬李三和金銀小劍三娘子的尸身,一起都帶了回來。
  李文秀撲在父母的尸身上哀哀痛哭。一個哈薩克人提起皮靴,重重踢了她一腳,粗聲罵道:“真主降罰的強盜漢人!”計老人抱了李文秀回家,不去跟這個哈薩克人爭鬧。李文秀小小的心靈之中,只是想:“為什麼惡人這麼多?誰都來欺侮我?”半夜里,李文秀又從睡夢中哭醒了,一睜開眼,只見床沿上坐著一個人。她驚呼一聲,坐了起來,卻見計老人凝望著她,目光中愛憐橫溢,伸手溫柔地撫摸她的頭發,說道:“別怕,別怕,是爺爺?!崩釵男憷崴繒渲槎舷甙懔髁訟呂?,伏在計老人的懷里,把他的衣襟全哭濕了。計老人道:“孩子,你沒了爹娘,就當我是你的親爺爺,跟我住在一起。爺爺會好好的照料你?!崩釵男憧拗閫?,想起了那些殺害爸爸媽媽的惡人,又想起了踢了她一腳的那個兇惡的哈薩克漢子。這一腳踢得好重,使她腰里腫起了一大塊,她不禁又問:“為什麼誰都來欺侮我?我又沒做壞事?”計老人嘆口氣,說道:“這世界上給人欺侮的,總是那些沒做壞事的人?!彼油吆锏沽艘煌肴饒湯?,瞧著她喝下了,又替她攏好被窩,說道:“秀兒,那個踢了你一腳的人,叫做蘇魯克。他是個正直的好人?!崩釵男閼鮒蒼駁難壑?,很是奇怪,道:“他……他是好人麼?”計老人點頭道:“不錯,他是好人。他跟你一樣,在一天之中死了兩個最親愛的人,一個是他妻子,一個是他的大兒子。都是給那批惡人強盜害死的。他只道漢人都是壞人。他用哈薩克話罵你,說你是『真主降罰的強盜漢人』。你別恨他,他心里的悲痛,實在跟你一模一樣。不,他年紀大了,心里感到的悲痛,可比你多得多,深得多?!崩釵男閼奶?,她本來也沒怎麼恨這個滿臉胡子的哈薩克人,只是見了他兇狠的模樣很是害怕,這時忽然想起,那個大胡子的雙眼之中滿含著眼淚,只差沒掉下來。她不懂計老人說的,為什麼大人的悲痛會比小孩子更深更多,但對這個大胡子卻不自禁的起了同情。
  窗外傳進來一陣奇妙的宛轉的鳥鳴,聲音很遠,但聽得很清楚,又是甜美,又是凄涼,便像一個少女在唱著清脆而柔和的歌。
  李文秀側耳聽著,鳴歌之聲漸漸遠去,終於低微得聽不見了。她悲痛的心靈中得到了一些安慰,呆呆的出了一會神,低聲道:“爺爺,這鳥兒唱得真好聽?!奔評先說潰骸笆塹?,唱得真好聽!那是天鈴鳥,鳥兒的歌聲像是天上的銀鈴。這鳥兒只在晚上唱歌,白天睡覺。有人說,這是天上的星星掉下來之後變的。又有些哈薩克人說,這是草原上一個最美麗、最會唱歌的少女死了之後變的。她的情郎不愛她了,她傷心死的?!崩釵男忝糟氐潰骸八蠲覽?,又最會唱歌,為什麼不愛她了?”計老人出了一會神,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世界上有許多事,你小孩子是不懂的?!閉饈焙?,遠處草原上的天鈴鳥又唱起歌來了。
  唱得令人心中又是甜蜜,又是凄涼。
  就這樣,李文秀住在計老人的家里,幫他牧羊煮飯,兩個人就像親爺爺、親孫女一般。晚上,李文秀有時候從夢中醒來,聽著天鈴鳥的歌唱,又在天鈴鳥的歌聲中回到夢里。她夢中有江南的楊柳和桃花,爸爸的懷抱,媽媽的笑臉……過了秋天,過了冬天,李文秀平平靜靜地過著日子,她學會了哈薩克話,學會了草原上的許許多多事情。
  計老人會釀又香又烈的美酒,哈薩克的男人就最愛喝又香又烈的美酒。
  計老人會醫牛羊馬匹的疾病,哈薩克人治不好的牲口,往往就給他治好了。
  牛羊馬匹是哈薩克人的性命,他們雖然不喜歡漢人,卻也少他不得,只好用牛羊來換他又香又烈的美酒,請了他去給牲口治病。
  哈薩克人的帳蓬在草原上東西南北的遷移。計老人有時跟著他們遷移,有時就留在棚屋之中,等著他們回來。
  一天晚上,李文秀又聽到了天鈴鳥的歌聲,只是它越唱越遠,隱隱約約地,隨著風聲飄來了一些,跟著又聽不到了。李文秀悄悄穿衣起來,到屋外牽了白馬,生怕驚醒計老人,將白馬牽得遠遠地,這才跨上馬,跟著歌聲走去。
  草原上的夜晚,天很高、很藍,星星很亮,青草和小花散播著芳香。
  歌聲很清晰了,唱得又是婉轉,又是嬌媚。李文秀的心跟著歌聲而狂喜,輕輕跨下馬背,讓白馬自由自在的嚼著青草。她仰天躺在草地上,沈醉在歌聲之中。
  那天鈴鳥唱了一會,便飛遠幾丈。李文秀在地下爬著跟隨,她聽到了鳥兒撲翅的聲音,看到了這只淡黃色的小小鳥兒,見它在地下啄食。他啄了幾口,又向前飛一段路,又找到了食物。
  天鈴鳥吃得很高興,突然間拍的一聲,長草中飛起黑黝黝的一件物件,將天鈴鳥罩住了。
  李文秀的驚呼聲中,混和著一個男孩的歡叫,只見長草中跳出來一個哈薩克男孩,得意地叫道:“捉住了,捉住了!”他用外衣裹著天鈴鳥,鳥兒驚慌的叫聲,郁悶地隔著外衣傳出來。
  李文秀又是吃驚,又是憤怒,叫道:“你干什麼?”那男孩道:“我捉天鈴鳥。你也來捉麼?”李文秀道:“干麼捉它?讓它快快活活的唱歌不好麼?”那男孩笑道:“捉來玩?!苯沂稚斕酵庖輪?,再伸出來時,手里已抓著那只淡黃色的小鳥。天鈴鳥不住撲著翅膀,但那里飛得出男孩的掌握?李文秀道:“放了它吧,你瞧它多可憐?”那男孩道:“我一路撒了麥子,引得這鳥兒過來。誰叫它吃我的麥子???哈哈!”李文秀一呆,在這世界上,她第一次懂得“陷阱”的意義。人家知道小鳥兒要吃麥子,便撒了麥子,引著它走進了死路。她年紀還小,不知道幾千年來,人們早便再說著“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兩句話。她只隱隱的感到了機謀的可怕,覺到了“引誘”的令人難以抗拒。當然,她只感到了一些極模糊的影子,想不明白中間包藏著的道理。
  那男孩玩弄著天鈴鳥,使它發出一些痛苦的聲音。李文秀道:“你把小鳥兒給了我,好不好?”那男孩道:“那你給我什麼?”李文秀伸手到懷里一摸,她什麼也沒有,不禁有些發窘,想了一想,道:“趕明兒我給你縫一只好看的荷包,給你掛在身上?!蹦悄瀉⑿Φ潰骸拔也挪簧險飧齙蹦?。明兒你便賴了?!崩釵男閼禿熗肆?,道:“我說過給你,一定給你,為什麼要賴呢?”那男孩搖頭道:“我不信?!痹鹿庵?,見李文秀左腕上套著一只玉鐲,發出晶瑩柔和的光芒,隨口便道:“除非你把這個給我?!庇耬硎鍬杪韙?,除了這只玉鐲,已沒有紀念媽媽的東西了。她很舍不得,但看了那天鈴鳥可憐的樣子,終於把玉鐲褪了下來,說道:“給你!”那男孩沒想到她居然會肯,接過玉鐲,道:“你不會再要回吧?”李文秀道:“不!”那男孩道:“好!”於是將天鈴鳥遞了給她。李文秀雙手合著鳥兒,手掌中感覺到它柔軟的身體,感覺到它迅速而微弱的心跳。她用右手的三根手指輕輕撫摸一下鳥兒背上的羽毛,張開雙掌,說道:“你去吧!下次要小心了,可別再給人捉住?!碧熗迥裾箍嵐?,飛入了草叢之中。男孩很是奇怪,問道:“為什麼放了鳥兒?你不是用玉鐲換了來的麼?”他緊緊抓住了鐲子,生怕李文秀又向他要還。李文秀道:“天鈴鳥又飛,又唱歌,不是很快活麼?”男孩側著頭瞧了她一會,問道:“你是誰?”李文秀道:“我叫李文秀,你呢?”男孩道:“我叫蘇普?!彼抵閭似鵠?,揚著喉嚨大叫了一聲。
  蘇普比她大了兩歲,長得很高,站在草地上很有點威武。李文秀道:“你力氣很大,是不是?”蘇普非常高興,這小女孩隨口一句話,正說中了他最引以為傲的事。他從腰間拔出一柄短刀來,說道:“上個月,我用這把刀砍傷了一頭狼,差點兒就砍死了,可惜給逃走了?!崩釵男愫蓯薔?,道:“你這麼厲害?”蘇普更加得意了,道:“有兩頭狼半夜里來咬我家的羊,爹不在家,我便提刀出去趕狼。大狼見了火把便逃了,我一刀砍中了另外一頭?!崩釵男愕潰骸澳憧成肆四峭沸〉??”蘇普有些不好意思,點了點頭,但隨即加上一句:“那大狼倘使不逃走,我就一刀殺了它?!彼涫欽怊崴?,自己卻實在沒有把握。但李文秀深信不疑,道:“惡狼來咬小綿羊,那是該殺的。下次你殺到了狼,來叫我看,好不好?”蘇普大喜道:“好??!等我殺了狼,就剝了狼皮送給你?!崩釵男愕潰骸靶恍荒憷?,那我就給爺爺做一條狼皮墊子。他自己那條已給了我啦?!彼掌盞潰骸安?!我送給你的,你自己用。你把爺爺的還給他便了?!崩釵男愕閫返潰骸澳且埠??!痹諏礁魴⌒〉男牧櫓?,未來的還沒有實現的希望,和過去的事實沒有多大分別。他們想到要殺狼,好像那頭惡狼真的已經殺死了。
  便這樣,兩個小孩子交上了朋友。哈薩克的男性的粗獷豪邁,和漢族的女性的溫柔仁善,相處得很是和諧。
  過了幾天,李文秀做了一只小小的荷包,裝滿了麥糖,拿去送給蘇普。
  這一件禮物使這小男孩很出乎意料之外,他用小鳥兒換了玉鐲,已經覺得占了便宜。哈薩克人天性的正直,使他認為應當有所補償,於是他一晚不睡,在草原上捉了兩只天鈴鳥,第二天拿去送給李文秀。這一件慷慨的舉動未免是會錯了意。李文秀費了很多唇舌,才使這男孩明白,她所喜歡的是讓天鈴鳥自由自在,而不是要捉了來讓它受苦。蘇普最後終於懂了,但在心底,總是覺得她的善心有些傻氣,古怪而可笑。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在李文秀的夢里,爸爸媽媽出現的次數漸漸稀了,她枕頭上的淚痕也漸漸少了。她臉上有了更多的笑靨,嘴里有了更多的歌聲。當她和蘇普一起牧羊的時候,草原上常常飄來了遠處青年男女對答的情歌。李文秀覺得這些情致纏綿的歌兒很好聽,聽得多了,隨口便能哼了出來。
  當然,她還不懂歌里的意義,為什麼一個男人會對一個女郎這麼顛倒?為什麼一個女郎要對一個男人這麼傾心?為什麼情人的腳步聲使心房劇烈地跳動?為什麼窈窕的身子叫人整晚睡不著?只是她清脆地動聽地唱了出來。聽到的人都說:“這小女孩的歌兒唱得真好,那不像草原上的一只天鈴鳥麼?”到了寒冷的冬天,天鈴鳥飛到南方溫暖的地方去了,但在草地上,李文秀的歌兒仍舊響著:“啊,親愛的牧羊少年,請問你多大年紀?你半夜里在沙漠獨行,我和你作伴愿不愿意?”歌聲在這里頓了一頓,聽到的人心中都在說:“聽著這樣美麗的歌兒,誰不愿意要你作伴呢?”跟著歌聲又響了起來:“啊,親愛的你別生氣,誰好誰壞一時難知。
  要戈壁沙漠便為花園,只須一對好人聚在一起?!碧礁梟娜誦牡桌鋃伎艘歡浠?,便是最冷酷最荒蕪的心底,也升起了溫暖:“倘若是一對好人聚在一起,戈壁沙漠自然成了花園,誰又會來生你的氣???”老年人年輕了二十歲,年輕人心中洋溢歡樂。但唱著情歌的李文秀,卻不懂得歌中的意思。
  聽她歌聲最多的,是蘇普。他也不懂這些草原上情歌的含意,直到有一天,他們在雪地里遇上了一頭惡狼。
  這一頭狼來得非常突然。蘇普和李文秀正并肩坐在一個小丘上,望著散在草原上的羊群。
  就像平常一樣,李文秀跟他說著故事。這些故事有些是媽媽從前說的,有些是計老人說的,另外的是她自己編的。蘇普最喜歡聽計老人那些驚險的出生入死的故事,最不欣賞李文秀自己那些孩子氣的女性故事,但一個驚險故事反來覆去的說了幾遍,便變成了不驚不險,於是他也只得耐心的聽著:白兔兒怎樣找不到媽媽,小花狗怎樣去幫它尋找。突然之間,李文秀“啊”的一聲,向後翻倒,一頭大灰狼尖利的牙齒咬向她的咽喉。
  這頭狼從背後悄無聲息的襲來,兩個小孩誰都沒有發覺。李文秀曾跟媽媽學過一些武功,自然而然的將頭一側,避開了兇狼對準著她咽喉的一咬。
  蘇普見這頭惡狼這般高大,嚇得腿也軟了,但他立即想起:“非救她不可!”從腰間拔出短刀,撲上去一刀刺在大灰狼的背上。
  灰狼的骨頭很硬,短刀從它背脊上滑開了,只傷了一些皮肉。但灰狼也察覺了危險,放開了李文秀,張開血盆大口,突然縱起,雙足搭在蘇普的肩頭,便往他臉上咬了下去。
  蘇普一驚之下,向後便倒。那灰狼來勢如電,雙足跟著按了下去,白森森的獠牙已觸到蘇普臉頰。李文秀極是害怕,但仍是鼓起勇氣,拉住灰狼尾巴用力向後拉扯。大灰狼給她一拉之下,向後退了一步,但它餓得慌了,後足牢牢據地,叫李文秀再也拉它不動,跟著又是一口咬落。
  只聽得蘇普大叫一聲,兇狼已咬中他左肩。李文秀驚得幾乎要哭了出來,鼓起平生之力一拉?;依淺醞?,張口呼號,卻把咬在蘇普肩頭的牙齒松了。蘇普迷迷糊糊的送出一刀,正好刺中在狼肚腹上柔軟之處,這一刀直沒至柄。他想要拔出刀來再刺,那灰狼猛地躍起,在雪地里打了幾個滾,仰天死了。
  灰狼這一翻騰,帶得李文秀也摔了幾個筋斗,可見她兀自拉住灰狼的尾巴,始終不放。蘇普掙扎著站起身來,看見這麼巨大的一頭灰狼死在雪地之中,不禁驚得呆了,過了半晌,才歡然叫道:“我殺死了大狼,我殺死了大狼!”伸手扶起李文秀,驕傲地道:“阿秀,你瞧,我殺了大狼!”得意之下,雖是肩頭鮮血長流,一時竟也不覺疼痛。李文秀見他的羊皮襖子左襟上染滿了血,忙翻開他皮襖,從懷里拿出手帕,按住他傷口中不住流出的鮮血,問道:“痛不痛?”蘇普若是獨自一個兒,早就痛得大哭大喊,但這時心中充滿了英雄氣概,搖搖頭道:“我不怕痛!”忽聽得身後一人說道:“阿普,你在干什麼?”兩人回過頭來,只見一個滿臉虬髯的大漢,騎在馬上。蘇普叫道:“爹,你瞧,我殺死了一頭大狼?!蹦譴蠛捍笙?,翻身下馬,只見兒子臉上濺滿了血,眼光又掠過李文秀的臉,問蘇普道:“你給狼咬了?”蘇普道:“我在這兒聽阿秀說故事,忽然這頭狼來咬她……”突然之間,那大漢臉上罩上了一層陰影,望著李文秀冷冷的道:“你便是那個真主降罰的漢人女孩兒麼?”這時李文秀已認了他出來,那便是踢過她一腳的蘇魯克。她記起了計老人的話:“他的妻子和大兒子,一夜之間都給漢人強盜殺了,因此他恨極了漢人?!彼懔說閫?,正想說:“我爹爹媽媽也是給那些強盜害的?!被盎姑懷隹?,突然刷了一聲,蘇普臉上腫起了一條長長的紅痕,是給父親用馬鞭重重的抽了一下。
  蘇魯克喝道:“我叫你世世代代,都要憎恨漢人,你忘了我的話,偏去跟漢人的女孩兒玩,還為漢人的女兒拼命流血!”刷的一聲,夾頭夾腦的又抽了兒子一鞭。
  蘇普竟不閃避,只是呆呆的望著李文秀,問道:“她是真主降罰的漢人麼?”蘇魯克吼道:“難道不是?”回過馬鞭,刷的一下又抽在李文秀臉上。李文秀退了兩步,伸手按住了臉。蘇普給灰狼咬後受傷本重,跟著又被狠狠的抽了兩鞭,再也支持不住,身子一幌,摔倒在地。
  蘇魯克見他雙目緊閉,暈了過去,也吃了一驚,急忙跳下馬來,抱起兒子,跟著和身縱起,落在馬背之上,一個繩圈甩出,套住死狼頭頸,雙腿一挾,縱馬便行。死狼在雪地中一路拖著跟去,雪地里兩行蹄印之間,留著一行長長的血跡。蘇魯克馳出十馀丈,回過頭來惡毒地望了李文秀一眼,眼光中似乎在說:“下次你再撞在我的手里,瞧我不好好的打你一頓?!崩釵男愕共緩ε掄飧鲅凵?,只是心中一片空虛,知道蘇普從今之後,再不會做她的朋友,再也不會來聽她唱歌、來聽她說故事了。只覺得朔風更加冷得難受,臉上的鞭傷隨著脈搏的跳動,一抽一抽地更加劇烈的疼痛。
  她茫茫然的趕了羊群回家。計老人看到她衣衫上許多鮮血,臉上又是腫起一條鞭痕,大吃一驚,忙問她什麼事。李文秀只淡淡的道:“是我不小心摔的?!奔評先說比徊恍???墑且輝儐嘌?,李文秀只是這麼回答,問得急了,她哇的一聲大哭起來,竟是一句話也不肯再說。
  那天晚上,李文秀發著高燒,小臉蛋兒燒得血紅,說了許多胡話,什麼“大灰狼!”“蘇普,蘇普,快救我!”什麼“真主降罰的漢人?!奔評先瞬碌攪思阜?,心中很是焦急。幸好到黎明時,她的燒退了,沈沈睡去。
  這一場病直生了一個多月,到她起床時,寒冬已經過去,天山上的白雪開始融化,一直道雪水匯成的小溪,流到草原上來。原野上已茁起了一絲絲的嫩草。
  這一天,李文秀一早起來,打開大門,想趕了羊群出去放牧,只見門外放著一張大狼皮,做成了墊子的模樣。李文秀吃了一驚,看這狼皮的毛色,正是那天在雪地中咬她的那頭大灰狼。她俯下身來,見狼皮的肚腹處有個刃孔。她心中怦怦跳著,知道蘇普并沒忘記她,也沒忘記他自己說過的話,半夜里偷偷將這狼皮放在她的門前。她將狼皮收在自己房中,不跟計老人說起,趕了羊群,便到慣常和蘇普相會的地方去等他。
  但她一直等到日落西山,蘇普始終沒來。她認得蘇普家里的羊群,這一天卻由一個十七八歲的青年放牧。李文秀想:“難道蘇普的傷還沒有好?怎地他又送狼皮給我?”她很想到他帳蓬里去瞧瞧他,可是跟著便想到了蘇魯克的鞭子。
  這天半夜里,她終於鼓起了勇氣,走到蘇普的帳蓬後面。她不知道為什麼要去,是為了想說一句“謝謝你的狼皮”?為了想瞧瞧他的傷好了沒有?她自己也說不上來。她躲在帳蓬後面。蘇普的牧羊犬識得她,過來在她身上嗅了幾下便走開了,一聲也沒吠。帳蓬中還亮著牛油燭的燭光,蘇魯克粗大的嗓子在大聲咆哮著。
  “你的狼皮拿去送給了那一個姑娘?好小子,小小年紀,也懂得把第一次的獵物拿去送給心愛的姑娘?!彼亢艉紉瘓?,李文秀的心便劇烈地跳動一下。她聽得蘇普在講故事時說過哈薩克人的習俗,每一個青年最寶貴自己第一次的獵物,總是拿去送給他心愛的姑娘,以表示情意。這時她聽到蘇魯克這般喝問,小小的臉蛋兒紅了,心中感到了驕傲。他們二人年紀都還小,不知道真正的情愛是什麼,但隱隱約約的,也嘗到了初戀的甜蜜的苦澀。
  “你定是拿去送給了那個真主降罰的漢人姑娘,那個叫做李什麼的賤種,是不是?好,你不說,瞧是你厲害,還是你爹爹的鞭子厲害?”只聽得刷刷刷刷,幾下鞭子抽打在肉體上的聲音。像蘇魯克這一類的哈薩克人,素來相信只有鞭子下才能產生強悍的好漢子,管教兒子不能用溫和的法子。他祖父這樣鞭打他父親,他父親這樣鞭打他自己,他自己便也這樣鞭打兒子,父子之愛并不因此而減弱。男兒漢對付男兒漢,在朋友和親人是拳頭和鞭子,在敵人便是短刀和長劍。但對於李文秀,她爹爹媽媽從小連重話也不對她說一句,只要臉上少了一絲笑容,少了一些愛撫,那便是痛苦的懲罰了。這時每一鞭都如打在她的身上一般痛楚?!八掌盞牡歡ê藜宋?,自己親生的兒子都打得這麼兇狠,會不會打死了他呢?”“好!你不回答!你回不回答?我猜到你定是拿去送給了那個漢人姑娘?!北拮硬蛔〉耐魯櫬?。蘇普起初咬著牙硬忍,到後來終於哭喊起來:“爹爹,別打啦,別打啦,我痛,我痛!”蘇魯克道:“那你說,是不是將狼皮送給了那個漢人姑娘?你媽死在漢人強盜手里,你哥哥是漢人強盜殺的,你知不知道?他們叫我哈薩克第一勇士,可是我的老婆兒子卻讓漢人強盜殺了,你知不知道?為什麼那天我偏偏不在家?為什麼總是找不到這群強盜,好讓我給你媽媽哥哥報仇雪恨?”蘇魯克這時的鞭子早已不是管教兒子,而是在發泄心中的狂怒。他每一鞭下去,都似在鞭打敵人?!拔讒崮槍非康斂煥錘頤韉睹髑溝木鲆凰勒??你說不說?難道我蘇魯克是哈薩克第一勇士,還打不過幾個漢人的毛賊……”他被霍元龍、陳達海他們所殺死的孩子,是他最心愛的長子,被他們侮辱而死的妻子,是自幼和他一起長大的愛侶。而他自己,二十馀年來人人都稱他是哈薩克族的第一勇士,不論競力、比拳、賽馬,他從沒輸過給人。
  李文秀只覺蘇普給父親打得很可憐,蘇魯克帶著哭聲的這般叫喊也很可憐?!八虻謎庋?,一定永遠不愛蘇普了。他沒有兒子了,蘇普也沒有爹爹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這個真主降罰的漢人姑娘不好!”忽然之間,她也可憐起自己來。
  她不能再聽蘇普這般哭叫,於是回到了計老人家中,從被褥底下拿出那張狼皮來,看了很久很久。她和蘇普的帳蓬相隔兩里多地,但隱隱的似乎聽到了蘇普的哭聲,聽到了蘇魯克的鞭子在辟拍作響。她雖然很喜歡這張狼皮,但是她不能要。
  “如果我要了這張狼皮,蘇普會給他爹爹打死的。只有哈薩克的女孩子,他們伊斯蘭的女孩子才能要了這張大狼皮。哈薩克那許多女孩子中,哪一個最美麗?我很喜歡這張狼皮,是蘇普打死的狼,他為了救我才不顧自己性命去打死的狼。蘇普送了給我,可是……可是他爹爹要打死他的……”第二天早晨,蘇魯克帶著滿布紅絲的眼睛從帳蓬中出來,只聽得車爾庫大聲哼著山歌,哩啦哩啦的唱了過來。他側著頭向蘇魯克望著,臉上的神色很奇怪,笑咪咪的,眼中透著親善的意思。車爾庫也是哈薩克族中出名的勇士,千里外的人都知道他馴服野馬的本領。他奔跑起來快得了不得,有人說在一里路之內,任何駿馬都追他不上,即使在一里路之外輸給了那匹馬,但也只相差一個鼻子。原野上的牧民們圍著火堆時閑談,許多人都說,如果車爾庫的鼻子不是這樣扁的話,那麼還是他勝了。
  蘇魯克和車爾庫之間向來沒多大好感。蘇魯克的名聲很大,刀法和拳法都是所向無敵,車爾庫暗中很有點妒忌。他比蘇魯克要小著六歲。有一次兩人比試刀法,車爾庫輸了,肩頭上給割破長長一條傷痕。他說:“今天我輸了,但五年之後,十年之後,咱們再走著瞧?!? 蘇魯克道:“再過二十年,咱哥兒倆又比一次,那時我下手可不會向這樣輕了!”今天,車爾庫的笑容之中卻絲毫沒有敵意。蘇魯克心頭的氣惱還沒有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車爾庫笑道:“老蘇,你的兒子很有眼光??!”蘇魯克道:“你說蘇普麼?”他伸手按住刀柄,眼中發出兇狠的神色來,心想:“你嘲笑我兒子將狼皮送給了漢人姑娘?!背刀庖瘓浠耙殉宓攪絲詒擼骸疤熱舨皇撬掌?,難道你另外還有兒子?”但這句話卻沒說出口,他只微笑著道:“自然是蘇普!這孩子相貌不差,人也挺能干,我很喜歡他?!弊齦蓋椎奶腳勻順圃匏?,自然忍不住高興,但他和車爾庫一向口角慣了,說道:“你眼熱吧?就可惜你生不出一個兒子?!背刀餿床簧?,笑道:“我女兒阿曼也不錯,否則你兒子怎麼會看上了她?”蘇魯克“呸”的一聲,道:“你別臭美啦,誰說我兒子看上了阿曼?”車爾庫伸手挽住了他膀子,笑道:“你跟我來,我給你瞧一件東西?!彼章晨誦鬧釁婀?,便跟他并肩走著。車爾庫道:“你兒子前些時候殺死了一頭大灰狼。小小孩子,真是了不起,將來大起來,可不跟老子一樣?父是英雄兒好漢?!彼章晨瞬淮鵯?,認定他是擺下了什麼圈套,要自己上當,心想:“一切須得小心在意?!痹誆菰獻吡巳鋃嗦?,到了車爾庫的帳蓬前面。蘇魯克遠遠便瞧見一張大狼皮掛在帳蓬外邊。他奔近幾步,嘿,可不是蘇普打死的那頭灰狼的皮是什麼?這是兒子生平打死的第一頭野獸,他是認得清清楚楚的。他心下一陣混亂,隨即又是高興,又是迷惘:“我錯怪了阿普,昨晚這麼結結實實的打了他一頓,原來他把狼皮送了給阿曼,卻不是給那漢人姑娘。該死的,怎麼他不說呢?孩子臉嫩,沒得說的。要是他媽媽在世,她就會勸我了。唉,孩子有什麼心事,對媽媽一定肯講……”車爾庫粗大的手掌在他肩上衣拍,說道:“喝碗酒去?!背刀獾惱逝鈧惺帳暗煤苷?,一張張織著紅花綠草的羊毛毯掛在四周。一個身材苗條的女孩子捧了酒漿出來。車爾庫微笑道:“阿曼,這是蘇普的爹。你怕不怕他?這大胡子可兇得很呢!”阿曼羞紅了的臉顯得更美了,眼光中閃爍著笑意,好像是說:“我不怕?!彼章晨撕嗆切α似鵠?,笑道:“老車,我聽人家說過的,說你有個女兒,是草原上一朵會走路的花。不錯,一朵會走路的花,這話說得真好?!繃礁穌至聳嗄甑暮鶴?,突然間親密起來了。你敬我一碗酒,我敬你一碗酒。蘇魯克終於喝得酩酊大最,瞇著眼伏在馬背,回到家中。
  過了些日子,車爾庫送來了兩張精致的羊毛毯子。他說:“這是阿曼織的,一張給老的,一張給小的?!幣徽琶荷現桓齟蠛?,手持長刀,砍翻了一頭豹子,遠處一頭豹子正挾著尾巴逃走。另一張毛毯上織著一個男孩,刺死了一頭大灰狼。那二人一大一小,都是威風凜凜,英姿颯爽。蘇魯克一見大喜,連贊:“好手藝,好手藝!”原來回疆之地本來極少豹子,那一年卻不知從那里來了兩頭,危害人畜。蘇魯克當年奮勇追入雪山,砍死了一頭大豹,另一頭負傷遠遁。這時見阿曼在毛毯上織了他生平最得意的英勇事跡,自是大為高興。
  這一次,喝得大醉而伏在馬背上回家去的,卻是車爾庫了。蘇魯克叫兒子送他回去。在車爾庫的帳蓬之中,蘇普見到了自己的狼皮。他正在大惑不解,阿曼已紅著臉在向他道謝。蘇普喃喃的說了幾句話,全然不知所云,他不敢追問為什麼這張狼皮竟會到了阿曼手中。第二天,他一早便到了那個殺狼小丘去,盼望見到李文秀問她一問??墑搶釵男悴⒚揮欣?。
  他等了兩天,都是一場空。到第三天上,終於鼓起了勇氣走到計老人家中。李文秀出來開門,一見是他,說道:“我從此不要見你?!迸牡囊簧?,便把板門關上了。蘇普呆了半晌,莫名其妙的回到自己家里,心里感到一陣悵惘:“唉,漢人的姑娘,不知她心里在想些什麼?”他自然不會知道,李文秀是躲在板門之後掩面哭泣。此後一直哭了很久很久。她很喜歡再和蘇普在一起玩,說故事給他聽,可是她知道只要給他父親發覺了,他又得狠狠挨一頓鞭子,說不定會給他父親打死的。
  時日一天一天的過去,三個孩子給草原上的風吹得高了,給天山腳下的冰雪凍得長大了,會走路的花更加裊娜美麗,殺狼的小孩變成了英俊的青年,那草原上的天鈴鳥呢,也是唱得更加嬌柔動聽了。只是她唱得很少,只有在夜半無人的時候,獨自在蘇普殺過灰狼的小丘上唱一支歌兒。她沒一天忘記過這個兒時的游伴,常常望到他和阿曼并騎出游,有時,也聽到他倆互相對答,唱著情致纏綿的歌兒。
  這些歌中的含意,李文秀小時候并不懂得,這時候卻嫌懂得太多了。如果她仍舊不懂,豈不是少了許多傷心?少了許多不眠的長夜?可是不明白的事情,一旦明白之後,永遠不能再回到從前幼小時那樣迷惘的心境了。
  是一個春深的晚上,李文秀騎了白馬,獨自到那個殺狼的小山上去。白馬給染黃了的毛早已脫進,全身又是像天頂上的雪那樣白。
  李文秀心想:“他和她今天一定特別快樂,這麼熱鬧,這麼歡喜?!彼鬧械摹八?,沒有第二個人,自然是蘇普,那個“她”自然是那朵會走路的花,阿曼。
  但這一次李文秀卻沒猜對,蘇普和阿曼這時候并不特別快樂,卻是在特別的緊張。在火堆之旁,蘇普正在和一個瘦長的青年摔跤。這是節日中最重要的一個項目,摔跤第一的有三件獎品:一匹駿馬、一頭肥牛,還有一張美麗的毛毯。
  蘇普已接連勝了四個好漢,那個瘦長的青年叫做桑斯兒。他是蘇普的好朋友,可也要分一個勝敗。何況,他心中一直在愛著那朵會走路的花。這樣美麗的臉,這樣婀挪的身材,這樣巧妙的手藝,誰不愛呢?桑斯兒明知蘇普和阿曼從小便很要好,但他是倔強的高傲的青年。草原上誰的馬快,誰的力大,誰便處處占了上風。他心中早便在這樣想:“只要我在公開的角力中打敗了蘇普,阿曼便會喜歡我的?!彼延瞇牡牧妨巳晁雍偷斗?。他的師父,便是阿曼的父親車爾庫。
  至於蘇普的武功,卻是父親親傳的。
  兩個青年扭結在一起。突然間桑斯兒肩頭上中了重重的一拳,他角下一個踉蹌,向後便倒,但他在倒下時右足一勾,蘇普也倒下了。兩人一同躍起身來,兩對眼睛互相凝視,身子左右盤旋,找尋對方的破綻,誰也不敢先出手。
  蘇魯克坐在一旁瞧著,手心中全是汗水,只是叫道:“可惜,可惜!”車爾庫的心情卻很難說得明白。他知道女兒的心意,便是桑斯兒打勝了,阿曼喜歡的還是蘇普,說不定只有更加喜歡得更厲害些??墑巧K茍撬耐降?,這一場角力,就如是他自己和“哈薩克第一勇士”蘇魯克的比賽。車爾庫的徒弟如果打敗了蘇魯克的兒子,那可有多光采!這件事會傳遍千里的草原。當然,阿曼將會很久很久的郁郁不樂,可是這些事不去管它。他還是盼望桑斯兒打勝。雖然蘇普是個好孩子,他一直很喜歡他。
  圍著火堆的人們為兩個青年吶喊助威。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角斗。蘇普身壯力大,桑斯兒卻更加靈活些,到底誰會最後獲勝,誰也說不上來。
  只見桑斯兒東一閃,西一避,蘇普數次伸手扭他,都給躲開了。青年男女們吶喊助威的聲音越來越響?!八掌?,快些,快些!”“桑斯兒,反攻??!別盡逃來逃去的?!薄鞍∮?,蘇普摔了一交!”“不要緊,用力扳倒他?!鄙粼對洞順鋈?,李文秀隱隱聽到了大家叫著“蘇普,蘇普”。她有些奇怪:“為什麼大家叫蘇普?”於是騎了白馬,向著呼叫的聲音奔去。在一棵大樹的後面,她看到蘇普正在和桑斯兒搏斗,旁觀的人興高采烈地叫嚷著。突然間,她在火光旁看到了阿曼的臉,臉上閃動著關切和興奮,淚光瑩瑩,一會兒擔憂,一會兒歡喜。李文秀從來沒這樣清楚的看過阿曼,心想:“原來她是這樣的喜歡蘇普?!陛氳乩鎦諶艘簧蠼?,蘇普和桑斯兒一齊倒了下去。隔著人墻,李文秀看不到地下兩個人搏斗的情形。但聽著眾人的叫聲,可以想到一時是蘇普翻到了上面,一時又是給桑斯兒壓了下去。李文秀手中也是汗水,因為瞧不見地下的兩人,她只有更加焦急些。忽然間,眾人的呼聲全部止歇,李文秀清清楚楚聽到相斗兩人粗重的呼吸聲。只見一個人搖搖幌幌的站了起來。眾人歡聲呼叫:“蘇普,蘇普!”阿曼沖進人圈之中,拉住了蘇普的手。
  李文秀覺得又是高興,又是凄涼。她圈轉馬頭,慢慢的走了開去。眾人圍著蘇普,誰也沒注意到她。
  她不再拉韁繩,任由白馬在沙漠中漫步而行。也不知走了多少時候,她驀地發覺,白馬已是走到了草原的邊緣,再過去便是戈壁沙漠了。她低聲斥道:“你帶我到這里來干麼?”便在這時,沙漠上出現了兩乘馬,接著又是兩乘。月光下隱約可見,馬上乘客都是漢人打扮,手中握著長刀。
  李文秀吃了一驚:“莫非是漢人強盜?”只一遲疑間,只聽一人叫道:“白馬,白馬!”縱馬沖了過來,口中叫道:“站??!站??!”李文秀喝道:“快奔!”縱馬往來路馳回,但聽得蹄聲急響,迎面又有幾騎馬截了過來。這時東南北三面都有敵人,她不暇細想,只得催馬往西疾馳。
  但向西是永沒盡頭的大戈壁。
  她小時候曾聽蘇普說過,大戈壁中有鬼,走進了大戈壁的,沒一個人能活著出來。不,就是變成了鬼也不能出來。走進了大戈壁,就會不住的大兜圈子,在沙漠中不住的走著走著,突然之間,在沙漠中發現了一行足跡。那人當然大喜若狂,以為找到了道路,跟著足跡而行,但走到後來,他終於會發覺,這足跡原來就是自己留下的,他走來走去,只是在兜圈子。這樣死在大戈壁中的人,變成了鬼也是不得安息,他不能進天上的樂園,始終要足不停步的大兜圈子,千年萬年、日日夜夜的兜下去永遠不停。
  李文秀曾問過計老人,大戈壁中是不是真的這樣可怕,是不是走進去之後,永遠不能再出來。計老人聽到她這樣問,突然間臉上的肌肉痙攣起來,露出了非??植賴納襠?,眼睛向著窗外偷望,似乎見到了鬼怪一般。李文秀從來沒有見過他會嚇得這般模樣,不敢再問了,心想這事一定不假,說不定計爺爺還見過那些鬼呢。
  她騎著白馬狂奔,眼見前面黃沙莽莽,無窮無盡的都是沙漠,想到了戈壁中永遠在兜圈子的鬼,越來越是害怕,但後面的強盜在飛馳著追來。她想起了爸爸媽媽,想起了蘇普的媽媽和哥哥,知道要是給那些強盜追上了,那是有死無生,甚至要比死還慘些??墑親囈蟾甌諛?,那是變成了鬼也不得安息。她真想勒住白馬不再逃了,回過頭來,哈薩克人的帳蓬和綠色的草原早已不見了,兩個強盜已落在後面,但還是有五個強盜吆喝著緊緊追來。李文秀聽到粗暴的、充滿了喜悅和興奮的叫聲:“是那匹白馬,錯不了!捉住她,捉住她!”隱藏在胸中的多年仇恨突然間迸發了出來,她心想:“爹爹和媽媽是他們害死的。我引他們到大戈壁里,跟他們同歸於盡。我一條性命,換了五個強盜,反正……反正……便是活在世上,也沒什麼樂趣?!彼壑瀉崴?,心中再不猶豫,催動白馬向著西方疾馳。
  這些人正是霍元龍和陳達海鏢局中的下屬,他們追趕白馬李三夫婦來到回疆,雖然將李三夫婦殺了,但那小女孩卻從此不知了下落。他們確知李三得到了高昌迷宮的地圖。這張地圖既然在李三夫婦身上遍尋不獲,那麼一定是在那小女孩身上。高昌迷宮中藏著數不盡的珍寶,晉威鏢局一干人誰都不死心,在這一帶到處游蕩,找尋那小女孩。這一耽便是十年,他們不事生產,仗著有的是武藝,牛羊駝馬,自有草原上的牧民給他們牧養。他們只須拔出刀子來,殺人,放火,搶劫,奸淫……這十年之中,大家永遠不停的在找這小女孩,草原千里,卻往那里找去?只怕這小女孩早死了,骨頭也化了灰,但在草原上做強盜,自由自在,可比在中原走鏢逍??旎畹枚?,又何必回中原去?有時候,大家談到高昌迷宮中的珍寶,談到白馬李三的女兒。這小姑娘就算不死,也長大得認不出了,只有那匹白馬才不會變。這樣高大的全身雪白的白馬甚是稀有,老遠一見就認出來了。但如白馬也死了呢?馬匹的壽命可比人短得多。時候一天天過去,誰都早不存了指望。
  那知道突然之間,見到了這匹白馬。那沒錯,正是這匹白馬!那白馬這時候年齒已增,腳力已不如少年之時,但仍比常馬奔跑起來快得多,到得黎明時,竟已將五個強盜拋得影蹤不見,後面追來的蹄聲也已不再聽到??墑搶釵男闃郎襯狹糲侶硤闋慵?,那五個強盜雖然一時追趕不上,終於還是會依循足印追來,因此竟是絲毫不敢停留。
  又奔出十馀里,天已大明,過了幾個沙丘,突然之間,西北方出現了一片山陵,山上樹木蒼蔥,在沙漠中突然看到,真如見到世外仙山一般。大沙漠上沙丘起伏,幾個大沙丘將這片山陵遮住了,因此遠處完全望不見。李文秀心中一震:“莫非這是鬼山?為什麼沙漠上有這許多山,卻從沒聽人說過?”轉念一想:“是鬼山最好,正好引這五個惡賊進去?!卑茁斫挪窖附?,不多時到了山前,跟著馳入山谷。只見兩山之間流出一條小溪來。白馬一聲歡嘶,直奔到溪邊。李文秀翻身下馬,伸手捧了些清水洗去臉上沙塵,再喝幾口,只覺溪水微帶甜味,甚是清涼可口。
  突然之間,後腦上忽被一件硬物頂住了,只聽得一個嘶啞的聲音說道:“你是誰?到這里干麼?”李文秀大吃一驚,待要轉身,那聲音道:“我這杖頭對準了你的後腦,只須稍一用勁,你立時便重傷而死?!崩釵男愕蹌怯參鏤⑾蚯耙凰?,果覺得頭腦一陣暈眩,當下不敢動彈,心想:“這人會說話,想來不是鬼怪。他又問我到這里干麼,那麼自是住在此處之人,不是強盜了?!蹦巧粲值潰骸拔椅誓惆?,怎地不答?”李文秀道:“有壞人追我,我逃到了這里?!蹦僑說潰骸笆讒嶧等??”李文秀:“是許多強盜?!蹦僑說潰骸笆讒崆康??叫什麼名字?”李文秀道:“我不知道。他們從前是保鏢的,到了回疆,便做了強盜?!蹦僑說潰骸澳憬惺讒崦??父親是誰?師父是誰?”李文秀道:“我叫李文秀,我爹爹是白馬李三,媽媽是金銀小劍三娘子。我沒師父?!蹦僑恕芭丁鋇囊簧?,道:“嗯,原來金銀小劍三娘子嫁了白馬李三。你爹爹媽媽呢?”李文秀道:“都給那些強盜害死了。他們還要殺我?!蹦僑恕班擰繃艘簧?,道:“站起來!”李文秀站起身來。那人道:“轉過身來?!崩釵男懵?,那人木杖的鐵尖離開了她後腦,一縮一伸,又點在她喉頭。但他杖上并不使勁,只是虛虛的點著。李文秀向他一看,心下很是詫異,聽到那嘶啞冷酷的嗓音之時,料想背後這人定是十分的兇惡可怖,那知眼前這人卻是個老翁,身形瘦弱,形容枯槁,愁眉苦臉,身上穿的是漢人裝束,衣帽都已破爛不堪。但他頭發卷曲,卻又不大像漢人。
  李文秀道:“老伯伯,你叫什麼名字?這里是什麼地方?”那老人眼見李文秀容貌嬌美,也是大出意料之外,一怔之下,冷冷的道:“我沒名字,也不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北閽詿聳?,遠處蹄聲隱隱響起。李文秀驚道:“強盜來啦,老伯伯,快躲起來?!蹦僑說潰骸案慎嵋??”李文秀道:“那些強盜惡得很,會害死你的?!蹦僑死淅淶牡潰骸澳愀宜夭幌嗍?,何必管我的死活?”這時馬蹄聲更加近了。李文秀也不理他將杖尖點在自己喉頭,一伸手便拉住他手臂,道:“老伯伯,咱們一起騎馬逃吧,再遲便來不及了?!蹦僑私忠凰?,要掙脫李文秀的手,那知他這一甩微弱無力,竟是掙之不脫。李文秀奇道:“你有病麼?我扶你上馬?!彼抵滯兇∷?,將他送上了馬鞍。這人瘦骨伶仃,雖是男子,身重卻還不及骨肉停勻的李文秀,坐在鞍上搖搖幌幌,似乎隨時都會摔下鞍來。李文秀跟著上馬,坐在他身後,縱馬向叢山之中進去。
  兩人這一耽擱,只聽得五騎馬已馳進了山谷,五個強人的呼叱之聲也已隱約可聞。那人突然回過頭來,喝道:“你跟他們是一起的,是不是?你們安排了詭計,想騙我上當?!崩釵男慵巢∪菝偷刈剎?,眼中也射出兇光,不禁大為害怕,說道:“不是的,不是的,我從來沒見過你,騙你上什麼當?”那人厲聲道:“你要騙我帶你去高昌迷宮……”一句話沒說完,突然住口。
  這“高昌迷宮”四字,李文秀幼時隨父母逃來回疆之時,曾聽父母親談話中提過幾次,但當時不解,并未在意,現在又事隔十年,這老人突然說及,她一時想不起甚麼時候似乎曾聽到人說過,茫然道:“高昌迷宮?那是甚麼???”老人見她神色真誠,不似作偽,聲音緩和一些,道:“你當真不知高昌迷宮?”李文秀搖頭道:“不知道,啊,是了……”老人厲聲問道:“是了什麼?”李文秀道:“我小時候跟著爹爹媽媽逃來回疆,曾聽他們說過『高昌迷宮』。那是很好玩的地方麼?”老人疾言厲色的問道:“你爹娘還說過甚麼?可不許瞞我?!崩釵男閆噯壞潰骸暗肝夷芄歡嗉塹靡恍┑杷倒幕?,便是多一個字,也是好的。就可惜再也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了。老伯伯,我常常這樣傻想,只要爹爹媽媽能活過來一次,讓我再見上一眼。唉!只要爹媽活著,便是天天不停的打我罵我,我也很快活啊。當然,他們永遠不會打我的?!蓖蝗恢?,她耳中似乎出現了蘇魯克狠打蘇普的鞭子聲,憤怒的斥罵聲。
  那老人臉色稍轉柔和,“嗯”了一聲,突然又大聲問:“你嫁了人沒有?”李文秀紅著臉搖了搖頭。老人道:“這幾年來你跟誰住在一起?”李文秀道:“跟計爺爺?!崩先說潰骸凹埔??他多大年紀了?相貌怎樣?”李文秀對白馬道:“好馬兒,強盜追來啦,快跑快跑?!斃南耄骸霸謖飩艏鋇倍?,你老是問這些不相干的事干麼?”但見他滿臉疑云,終於還是說了:“計爺爺總有八十多歲了吧,他滿頭白發,臉上全是皺紋,待我很好的?!崩先說潰骸澳閽諢亟質兜蒙貅岷喝??計爺爺家中還有甚麼?”李文秀道:“計爺爺家里再沒別人了。我連哈薩克人也不識得,別說漢人啦?!弊鉞嵴飭驕浠叭詞欠嘸ぶ?,她想起了蘇普和阿曼,心想雖是識得他們,也等於不識。
  白馬背上乘了兩人,奔跑不快,後面五個強盜追得更加近了,只聽得颼颼幾聲,三枚羽箭接連從身旁掠過。那些強盜想擒活口,并不想用箭射死她,這幾箭只是威嚇,要她停馬。
  李文秀心想:“橫豎我已決心和這五個惡賊同歸於盡,就讓這位伯伯獨自逃生吧!”當即躍下地來,在馬臀一拍,叫道:“白馬,白馬!快帶了伯伯先逃!”老人一怔,沒料到她心地如此仁善,竟會叫自己獨自逃開,稍一猶豫,低聲道:“接住我手里的針,小心別碰著針尖?!崩釵男愕屯芬豢?,只見他右手兩根手指間挾著一枚細針,當下伸手指拿住了,卻不明其意。老人道:“這針尖上喂有劇毒,那些強盜若是捉住你,只要輕輕一下刺在他們身上,強盜就死了?!崩釵男慍粵艘瘓?,適才早見到他手中持針,當時也沒在意,看來這一番對答若是不滿他意,他已用毒針刺在自己身上了。那老人當下催馬便行。
  五乘馬馳近身來,團團將李文秀圍在垓心。五個強人見到了這般年輕貌美的姑娘,誰也沒想到去追那老頭兒。
  五個強盜紛紛跳下馬來,臉上都是獰笑。李文秀心中怦怦亂跳暗想那老伯伯雖說這毒針能致人死命,但這樣小小一枚針兒,如何擋得住眼前這五個兇橫可怖的大漢,便算真能刺的死一人,卻尚有四個?;故且徽氪趟懶俗約喊?,也免得遭強人的凌辱。只聽得一人叫道: “好漂亮的妞兒!”便有兩人向她撲了過來。
  左首一個漢子砰的一拳,將另一個漢子打翻在地,厲聲道:“你跟我爭麼?”跟著便抱住了李文秀的腰。李文秀慌亂之中,將針在他右臂一刺,大叫:“惡強盜,放開我?!蹦譴蠛捍舸艫牡芍?,突然不動。摔在地下的漢子伸出雙手,抱住李文秀的小腿,使勁一拖,將她拉倒在地。李文秀左手撐拒,右手向前一伸,一針刺入他的胸膛。那大漢正在哈哈大笑,忽然間笑聲中絕,張大了口,也是身形僵住,一動也不動了。
  李文秀爬起身來,搶著躍上一匹馬的馬背,縱馬向山中逃去。馀下三個強盜見那二人突然僵住,宛似中邪,都道被李文秀點中了穴道,心想這少女武功奇高,不敢追趕。他三個人都不會點穴解穴,只有帶兩個同伴去見首領,豈知一摸二人的身子,竟是漸漸冰冷,再一探鼻息,已是氣絕身死。
  三人大驚之下,半晌說不出話來。一個姓宋的較有見識,解開兩人的衣服一看,只見一人手臂上有一塊錢大黑印,黑印之中,有個細小的針孔,另一人卻是胸口有個黑印。他登時省悟:“這妞兒用針刺人,針上喂有劇毒?!幣桓魴杖牡潰骸澳薔筒慌?!咱們遠遠的用暗青子打,不讓這小賤人近身便是?!繃硪桓鑾咳誦趙?,說道:“知道了她的鬼計,便不怕再著她的道兒!”話是這麼說,三人終究不敢急追,一面商量,一面提心吊膽的追進山谷。
  李文秀兩針奏功,不禁又驚又喜,但也知其馀三人必會發覺,只要有了防備,決不容自己再施毒針。縱馬正逃之間,忽聽得左首有人叫道:“到這兒來!”正是那老人的聲音。
  李文秀急忙下馬,聽那聲音從一個山洞中傳出,當即奔進。那老人站在洞口,問:“怎麼樣?”李文秀道:“我……我刺中了兩個……兩個強盜,逃了出來?!崩先說潰骸昂芎?,咱們進去?!苯瘁嶂患蕉春萇?,李文秀跟隨在老人之後,那山洞越行越是狹窄。
  行了數十丈,山洞豁然開朗,竟可容得一二百人。老人道:“咱們守住狹窄的入口之處,那三個強人便不敢進來。這叫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崩釵男慍畹潰骸翱墑竊勖且滄卟懷鋈サ?。這山洞里面另有通道麼?”老人道:“通道是有的,不過終是通不到山外去?!崩釵男閬肫鶚什胖?,猶是心有馀悸,問道:“伯伯,那兩個強盜給我一刺,忽然一動也不動了,難道當真死了麼?”老人傲然道:“在我毒針之下,豈有活口留下?”李文秀伸過手去,將毒針遞給他。老人伸手欲接,突然又縮回了手,道:“放在地下?!崩釵男鬩姥苑畔?。老人道:“你退開三步?!崩釵男憔醯悶婀?,便退了三步。那老人這才俯身拾起毒針,放入一個針筒之中。李文秀這才明白,原來他疑心很重,防備自己突然用毒針害他。
  那老人道:“我跟你素不相識,為甚麼剛才你讓馬給我,要我獨自逃命?”李文秀道:“我也不知道啊。我見你身上有病,怕強盜害你?!蹦搶先松磣踴狹嘶?,厲聲道:“你怎麼知道我身上……身上有……”說到這里,突然間滿臉肌肉抽動,神情痛苦不堪,額頭不住滲出黃豆般大的汗珠來,又過一會,忽然大叫一聲,在地下滾來滾去,高聲呻吟。
  李文秀只嚇得手足無措,但見他身子彎成了弓形,手足痙攣,柔聲道:“是背上痛得厲害麼?”伸手替他輕輕敲擊背心,又在他臂彎膝彎關節處推拿揉拍。老人痛楚漸減,點頭示謝,過了一炷香時分,這才疼痛消失,站了起來,問道:“你知道我是誰?”李文秀道:“不知道?!崩先說潰骸拔沂嗆喝?,姓華名輝,江南人氏,江湖上人稱『一指震江南』的便是?!崩釵男愕潰骸班?,是華老伯伯?!被緣潰骸澳忝惶業拿拂??”言下微感失望,心想自己“一指震江南”華輝的名頭當年轟動大江南北,武林中無人不知,但瞧李文秀的神情,竟是毫無驚異的模樣。
  李文秀道:“我爹爹媽媽一定知道你的名字,我到回疆來時只有八歲,甚麼也不懂?!?華輝臉色轉愉,道:“那就是了。你……”一句話沒說完,忽聽洞外山道中有人說道:“定是躲在這兒,小心她的毒針!”跟著腳步聲響,三個人一步一停的進來。
  華輝忙取出毒針,將針尾插入木杖的杖頭,交了給她,指著進口之處,低聲道:“等人進來後刺他背心,千萬不可性急而刺他前胸?!崩釵男閾南耄骸罷飩詿θ绱訟琳?,乘他進來時刺他前胸,不是易中得多麼?”華輝見她臉有遲疑之色,說道:“生死存亡,在此一刻,你敢不聽我話麼?”說話聲音雖輕,語氣卻是十分嚴峻。便在此時,只見進口處一柄明晃晃的長刀伸了進來,急速揮動,護住了面門前胸,以防敵人偷襲,跟著便有一個黑影慢慢爬進,卻是那姓云的強盜。
  李文秀記著華輝的話,縮在一旁,絲毫不敢動彈?;岳淅淶潰骸澳憧次沂種惺巧貅岫??”伸手虛揚。那姓云的一閃身,橫刀身前,凝神瞧著他,防他發射暗器?;院鵲潰骸按趟?!”李文秀手起杖落,杖頭在他背心上一點,毒針已入肌膚。那姓云的只覺背上微微一痛,似乎被蜜蜂刺了一下,大叫一聲,就此僵斃。那姓全的緊隨在後,見他又中毒針而死,只道是華輝手發毒針,只嚇得魂飛天外,不及轉身逃命,倒退著手腳齊爬的爬了出去。
  華輝嘆道:“倘若我武功不失,區區五個毛賊,何足道哉!”李文秀心想他外號“一指震江南”,自是武功極強,怎地見了五個小強盜,竟然一點法子也沒有,說道:“華伯伯,你因為生病,所以武功施展不出,是麼?”華輝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我立過重誓,倘若不到生死關頭,決不輕易施展武功?!崩釵男恪班擰鋇囊簧?,覺得他言不由衷,剛才明明說“武功已失”,卻又支吾掩飾,但他既不肯說,也就不便追問。
  華輝也察覺自己言語中有了破綻,當即差開話頭,說道:“我叫你刺他後心,你明白其中道理麼?他攻進洞來,全神防備的是前面敵人,你不會甚麼武功,襲擊他正面是不能得手的。我引得他凝神提防我,你在他背心一刺,自是應手而中?!崩釵男愕閫返潰骸安募撇吆芎??!斃脛緣慕睦蔚確岣?,要擺布這樣一個小毛賊,自是游刃有馀。
  華輝從懷中取出一大塊蜜瓜的瓜乾,遞給李文秀,道:“先吃一些。那兩個毛賊再也不敢進來了,可是咱們也不能出去。待我想個計較,須得一舉將兩人殺了。要是只殺一人,馀下那人必定逃去報訊,大隊人馬跟著趕來,可就棘手得很?!崩釵男慵悸侵芟?,智謀豐富,反正自己決計想不出比他更高明的法子,那也不用多傷腦筋了,於是飽餐了一頓瓜乾,靠在石壁上養神。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李文秀突然聞到一陣焦臭,跟著便咳嗽起來?;緣潰骸安緩?!毛賊用煙來熏!快堵住洞口!”李文秀捧起地下的沙土石塊,堵塞進口之處,好在洞口甚小,一堵之下,涌進洞來的煙霧便大為減少,而且內洞甚大,煙霧吹進來之後,又從後洞散出。
  如此又相持良久,從後洞映進來的日光越來越亮,似乎已是正午。突然間華輝“啊”的一聲叫,摔倒在地,又是全身抽動起來。但這時比上次似乎更加痛楚,手足狂舞,竟是不可抑制。李文秀心中驚慌,忙又走進去給他推拿揉拍?;醞闖約?,喘息道:“姑……姑娘,這一次我只怕是好不了啦?!崩釵男惆參康潰骸翱轂鷲獍閬?,今日遇到強人,不免勞神,休息一會便好了?!被砸⊥返潰骸安懷?,不成!我反正要死了,我跟你實說,我是後心的穴道上中了……中了一枚毒針?!崩釵男愕潰骸鞍?,你中了毒針,幾時中的?是今天麼?”華輝道:“不是,中了十二年啦!”李文秀駭道:“也是這麼厲害的毒針麼?”華輝道:“一般無異。只是我運功抵御,毒性發作較慢,後來又服了解藥,這才挨了一十二年,但到今天,那是再也挨不下去了。唉!身上留著這枚鬼針,這一十二年中,每天總要大痛兩三場,早知如此,倒是當日不服解藥的好,多痛這一十二年,到頭來又有甚麼好處?”李文秀胸口一震,這句話勾起了她的心事。十年前倘若跟爹爹媽媽一起死在強人手中,後來也可少受許多苦楚。
  然而這十年之中,都是苦楚麼?不,也有過快活的時候。十七八歲的年輕姑娘,雖然寂寞傷心,花一般的年月之中,總是有不少的歡笑和甜蜜。
  只見華輝咬緊牙關,竭力忍受全身的疼痛,李文秀道:“伯伯,你設法把毒針拔了出來,說不定會好些?!被猿獾潰骸胺匣?!這誰不知道?我獨個兒在這荒山之中,有誰來跟我拔針?進山來的沒一個安著好心,哼,哼……”李文秀滿腹疑團:“他為甚麼不到外面去求人醫治,一個人在這荒山中一住便是十二年,有甚麼意思?”顯見他對自己還是存著極大的猜疑提防之心,但眼看他痛得實在可憐,說道:“伯伯,我來試試。你放心,我決不會害你?!被閱又?,雙眉緊鎖,心中轉過了無數念頭,似乎始終打不定主意。李文秀拔下杖頭上的毒針,遞了給他,道:“讓我瞧瞧你背上的傷痕。若是你見我心存不良,你便用毒針刺我吧!”華輝道:“好!”解開衣衫,露出背心。李文秀一看之下,忍不住低聲驚呼,但見他背上點點斑斑,不知有幾千百處傷疤?;緣潰骸拔儀Х槳偌埔詼菊氤隼?,總是取不出?!閉廡┥稅逃械乃坪跏竊詡饈獻財頻?,有的似乎是用指尖硬生生剜破的,李文秀瞧著這些傷疤,想起這十二年來他不知受盡了多少折磨,心下大是惻然,問道:“那毒針刺在那里?”華輝道:“一共有三枚,一在『魄戶穴』,一在『志室穴』,一在『至陽穴』?!? 一面說,一面反手指點毒針刺入的部位,只因時日相隔已久,又是滿背傷疤,早已瞧不出針孔的所在。
  李文秀驚道:“共有三枚麼?你說是中了一枚?”華輝怒道:“先前你又沒說要給我拔針,我何必跟你說實話?”李文秀知他猜忌之心極重,實則是中了三枚毒針後武功全失,生怕自己加害於他,故意說曾經發下重誓,不得輕易動武,便是所中毒針之數,也是少說了兩枚,那麼自己如有害他之意,也可多一些顧忌。她實在不喜他這些機詐疑忌的用心,但想救人救到底,這老人也實在可憐,一時也理會不得這許多,心中沈吟,盤算如何替他拔出深入肌肉中的毒針。
  華輝問道:“你瞧清楚了吧?”李文秀道:“我瞧不見針尾,你說該當怎樣拔才好?”華輝道:“須得用利器剖開肌肉,方能見到。毒針深入數寸,很難尋著?!彼檔秸飫?,聲音已是發顫。李文秀道:“嗯,可惜我沒帶著小刀?!被緣潰骸拔乙裁壞蹲??!焙鋈恢鋼叵濾ぶ哪潛さ端檔潰骸熬陀謎獗逗昧?!”那長刀青光閃閃,甚是鋒銳,橫在那姓云的強人身旁,此時人亡刀在,但仍是令人見之生懼。
  李文秀見要用這樣一柄長刀剖割他的背心,大為遲疑?;圓輪慫男囊?,語轉溫和,說道:“李姑娘,你只須助我拔出毒針,我要給你許許多多金銀珠寶。我不騙你,真的是許許多多金銀珠寶?!崩釵男愕潰骸拔也灰鷚楸?,也不用你謝。只要你身上不痛,那就好了?!被緣潰骸昂冒?,那你快些動手?!崩釵男愎ナ捌鴣さ?,在那姓云強人衣服上割撕下十幾條布條,以備止血和裹扎傷口,說道:“伯伯,我是盡力而為,你忍一忍痛?!? 咬緊牙關,以刀尖對準了他所指點的“魄戶穴”旁數分之處,輕輕一割。
  刀入肌肉,鮮血迸流,華輝竟是哼也沒哼一聲,問道:“見到了嗎?”這十二年中他熬慣了痛楚,對這利刃一割,竟是絲毫不以為意。李文秀從頭上拔下發簪,在傷口中一探,果然探到一枚細針,牢牢的釘在骨中。
  她兩根手指伸進傷口,捏住針尾,用勁一拉,手指滑脫,毒針卻拔不出來,直拔到第四下,才將毒針拔出?;源蠼幸簧?,痛得暈了過去。李文秀心想:“他暈了過去,倒可少受些痛楚?!逼嗜餿≌?,跟著將另外兩枚毒針拔出,用布條給他裹扎傷口。
  過了好一會,華輝才悠悠醒轉,一睜開眼,便見面前放著三枚烏黑的毒針,恨恨的道: “鬼針,賊針!你們在我肉里耽了十二年,今日總出來了罷?!畢蚶釵男愕潰骸襖罟媚?,你救我性命,老夫無以為報,便將這三枚毒針贈送於你。這三枚毒針雖在我體內潛伏一十二年,毒性依然尚在?!崩釵男鬩⊥返潰骸拔也灰??;云嫻潰骸岸菊氳耐?,你親眼見過了。你有此一針在手,誰都會怕你三分?!崩釵男愕蛻潰骸拔也灰鶉伺攣??!彼鬧腥詞竅胨擔骸拔抑灰鶉訟不段?,這毒針可無能為力?!倍菊肴〕鯁?,華輝雖因流血甚多,十分虛弱,但心情暢快,精神健旺,閉目安睡了一個多時辰。睡夢中忽聽得有人大聲咒罵,他一驚而醒,只聽得那姓宋的強人在洞外污言穢語的辱罵,所說的言詞惡毒不堪。顯是他不敢進來,卻是要激敵人出去?;栽教腳?,站起身來,說道:“我體內毒針已去,一指震江南還懼怕區區兩個毛賊?”但一加運氣,勁力竟是提不上來,嘆道:“毒針在我體內停留過久,看來三四個月內武功難復?!倍喬康痢扒Ю顯?,萬老賊”的狠罵,怒道:“難道我要等你辱罵數月,再來宰你?”又想:“他們若是始終不敢進洞,再僵下去,終於回去搬了大批幫手前來,那可糟了。這便如何是好?”突然間心念一動,說道:“你姑娘,我來教你一路武功,你出去將這兩個毛賊收拾了?!崩釵男愕潰骸耙嗑貌拍苧Щ??沒這麼快吧?!? 華輝沈吟道:“若是教你獨指點穴、刀法拳法,只少也得半年才能奏功,眼前非速成不可,那只有練見功極快的的旁門兵刃,必須一兩招間便能取勝。只是這山洞之中,那里去找什麼偏門的兵器?”一抬頭間,突然喜道:“有了,去把那邊的葫蘆摘兩個下來,要連著長藤,咱們來練流星錘?!崩釵男慵蕉賜腹餿肜粗?,懸著十來個枯萎已久的葫蘆,不知是那一年生在那里的,於是用刀連藤割了兩個下來?;緣潰骸昂芎?!你用刀在葫蘆上挖一個孔,灌沙進去,再用葫蘆藤塞住了小孔?!崩釵男鬩姥遠?。兩個葫蘆中灌滿了沙,每個都有七八斤重,果然是一對流星錘模樣?;越釉謔種?,說道:“我先教你一招『星月爭輝』?!暗畢綠崞鷚歡院饜譴?,慢慢的練了一個姿勢。這一招“星月爭輝”左錘打敵胸腹之交的“商曲穴”,右錘先縱後收,彎過來打敵人背心的“靈臺穴”,雖只一招,但其中包含著手勁眼力、蕩錘認穴的各種法門,又要提防敵人左右閃避,借勢反擊,因此李文秀足足舉了一個多時辰,方始出錘無誤。
  她抹了抹額頭汗水,歉然道:“我真笨,學了這麼久!”華輝道:“你一點也不笨,可說是聰明得很。你別覷這一招『星月爭輝!?,雖是偏門功䙌夫,但變化奇幻,大有威力,尋常人學它十天八天,也未有你這般成就呢。
  以之對付武林好手,單是一招自不中用,但要打倒兩個毛賊,卻已綽綽有馀!你休息一會,便出去宰了他們吧?!崩釵男慍粵艘瘓?,道:“只是這一招便成了?”華輝微笑道:“我雖只教你一招,你總算已是我的弟子,一指震江南的弟子,對付兩個小毛賊,還要用兩招麼?你也不怕損了師父的威名?”李文秀應道:“是?!被緣潰骸澳悴幌氚菸椅??”李文秀實在不想拜甚麼師父,不由得遲遲不答,但見他臉色極是失望,到後來更似頗為傷心,甚感不忍,於是跪下叩拜,叫道:“師父?!被雜質竅不?,又是難過,愴然道:“想不到我九死之馀,還能收這樣一個聰明靈慧的弟子?!崩釵男閆噯灰恍?,心想:“我在這世上除了計爺爺外,再無一個親人。學不學武功,那也罷了。不過多了個師父,總是多了一個不會害我、肯來理睬我的人?!被緣潰骸疤煒旌誒?,你用流星錘開路,沖將出去,到了寬敞的所在,便收拾了這兩個賊子?!崩釵男愫苡械愫ε??;耘潰骸澳慵刃挪還業奈涔?,何必拜我為師?當年閩北雙雄便雙雙喪生在這招『星月爭輝』之下。
  這兩個小毛賊的本事,比起閩北雙雄卻又如何?”李文秀那知道閩北雙雄的武功如何,見他發怒,只得硬了頭皮,搬開堵在洞口的石塊,右手拿了那對葫蘆流星錘,左手從地下拾起一枚毒針,喝道:“該死的惡賊,毒針來了!”那姓宋和姓全的兩個強人守在洞口,聽到“毒針來了”四字,只嚇得魂飛魄散,急忙退出。那姓宋的原也想到,她若要施放毒針,決無先行提醒一句之理,既然這般呼喝,那便是不放毒針,可是眼見三個同伴接連命喪毒針之下,卻教他如何敢於托大不理?李文秀慢慢追出,心中的害怕實在不在兩個強人之下。三個人膽戰心驚,終於都過了那十馀丈狹窄的通道。
  那姓全的一回頭,李文秀左手便是一揚,姓全的一慌,角下一個踉蹌,摔了個筋斗。那姓宋的還道他中了毒針,腳下加快,直沖出洞。姓全的跟著也奔到了洞外。兩人長刀護身,一個道:“還是在這里對付那丫頭!”一個道:“不錯,她發毒針時也好瞧得清楚些?!閉饈畢ρ粼諫?,閃閃金光正照在宋全二人的臉上,兩人微微側頭,不令日光直射進眼,猛聽得山洞中一聲嬌喝:“毒針來啦!”兩人急忙向旁一閃,只見山洞中飛出兩個葫蘆,李文秀跟著跳了出來。兩人先是一驚,待見她手中提著的竟是兩個枯槁得葫蘆,不由得失笑,不過笑聲之中,卻也免不了戒懼之意。
  李文秀心中怦怦而跳,她只學了一招武功,可不知這一招是否當真管用,幼時雖跟父母學過一些武藝,但父母死後就拋荒了,早已忘記乾凈。她對這兩個面貌兇惡的強人實是害怕之極,若能不斗,能夠虛張聲勢的將他們嚇跑,那是最妙不過,於是大聲喝道:“你們再不逃走,我師父一指震江南便出來啦!他老人家毒針殺人,猶如探囊取物一般,你們膽敢和他作對,當真是好大的膽子!”這兩個強人都是尋常腳色,“一指震江南”的名頭當年倒也似乎聽見過,但跟他毫無瓜葛,向來不放在心上,相互使個眼色,心中都想:“乘早抓了這丫頭去見霍大爺、陳二爺,便是天大的功勞,管他甚麼震江南、震江北?”齊聲呼叱,分從左右撲了上來。
  李文秀大吃一驚:“他二人一齊上來,這招星月爭輝卻如何用法?”也是華輝一心一意的教她如何出招打穴,竟忘了教她怎生對付兩人齊上。要知對敵過招,千變萬化,一兩個時辰之中,又教得了多少?李文秀手忙腳亂,向右跳開三尺。那姓全的站在右首,搶先奔近,李文秀不管三七二十一,兩枚葫蘆揮出,惶急之下,這一招“星月爭輝”只使對了一半,左錘倒是打中了他胸口的“商曲穴”,右錘卻碰正在他的長刀口,刷的一響,葫蘆被刀鋒割開,黃沙飛濺。
  那姓宋的正搶步奔到,沒料到葫蘆中竟會有大片黃沙飛出,十數粒沙子鉆入了眼中,忙伸手揉眼。李文秀又是一錘擊出,只因右錘破裂,少了借助之勢,只打中了他的背心,卻沒中“靈臺穴”。但這一下七八斤重的飛錘擊在身上,那姓宋的也是站不住腳,向前一撲,眼也沒睜開,便抱住了李文秀的肩頭。李文秀叫聲:“啊喲!”左手忙伸手去推,慌亂中忘了手中還持著一枚毒針,這一推,卻是將毒針刺入了他肚腹。那姓宋的雙臂一緊,便此死去。
  這強人雖死,手臂卻是抱得極緊,李文秀猛力掙扎,始終擺脫不了?;蘊鏡潰骸按姥就?,學的時候倒頭頭是道,使將起來,便亂七八糟!”提腳在那姓宋的尾閭骨上踢了一腳。那死尸松開雙臂,往後便倒。
  李文秀驚魂未定,轉頭看那姓全的強人時,只見他直挺挺的躺在地上,雙目圓睜,一動也不動,竟已被她以灌沙葫蘆擊中要穴而死。李文秀一日之中連殺五人,雖說是報父母之仇,又是抵御強暴,心中總是甚感不安,怔怔的望著兩具尸體,忍不住便哭了出來。
  華輝微笑道:“為甚麼哭了?師父教你的這一招『星月爭輝』,可好不好?”李文秀嗚咽道:“我……我又殺了人?!被緣潰骸吧奔父魴∶羲愕昧松貅??我武功回復之後,就將一身功夫都傳了於你,待此間大事一了,咱們回歸中原,師徒倆縱橫天下,有誰能當?來來來,到我屋里去歇歇,喝兩杯熱茶?!彼抵祭釵男闋呷プ笫狀粵種?,行得里許,經過一排白樺樹,到了一間茅屋之前。
  李文秀跟著他進屋,只見屋內陳設雖然簡陋,卻頗雅潔,堂中懸著一副木板對聯,每一塊木板上刻著七個字,上聯道:“白首相知猶按劍?!畢鋁潰骸爸烀旁绱鐨μ腹??!彼岳椿亟?,從未見過對聯,也從來沒人教過她讀書,好在這十四個字均不艱深,小時候她母親都曾教過的,文義卻全然不懂,喃喃的道:“白首相知猶按?!被緣潰骸澳愣涼饈資??”李文秀道:“沒有。這十四個字寫的是甚麼?”華輝文武全才,說道:“這是王維的兩句詩。上聯說的是,你如有個知己朋友,跟他相交一生,兩個人頭發都白了,但你還是別相信他,他暗地里仍會加害你的。他走到你面前,你還是按著劍柄的好。這兩句詩的上一句,叫做『人情翻覆似波瀾』。至於『朱門早達笑談冠』這一句,那是說你的好朋友得意了,青云直上,要是你盼望他來提拔你、幫助你,只不過惹得他一番恥笑罷了?!崩釵男闋愿崦嬉葬?,見他處處對自己猜疑提防,直至給他拔去體內毒針,他才相信自己并無相害之意,再看了這副對聯,想是他一生之中,曾受到旁人極大的損害,而且這人恐怕還是他的知交好友,因此才如此憤激,如此戒懼。這時也不便多問,當下自去烹水泡茶。
  兩人各自喝了兩杯熱茶,精神一振。李文秀道:“師父,我得回去啦?!被砸徽?,臉上露出十分失望的神色,道:“你要走了?你不跟我學武藝了?”李文秀道:“不!我昨晚整夜不歸,計爺爺一定很牽記我。待我跟他說過之後,再來跟你學武藝?!被醞蝗環⑴?,脹紅了臉,大聲道:“你若是跟他說了,那就永遠別來見我?!崩釵男閬帕艘惶?,低聲道:“不能跟計爺爺說麼?他……他很疼我的啊?!被緣潰骸案膊荒芩?。你快立下一個毒誓,今日之事,對誰也不許說起,否則的話,我不許你離開此山……”他一怒之下,背上傷口突然劇痛,“啊”的一聲,暈了過去。
  李文秀忙將他扶起,在他額頭潑了些清水。過了一會,華輝悠悠醒轉,奇道:“你還沒走?”李文秀卻問:“你背上很痛麼?”華輝道:“好一些啦。你說要回去,怎麼還不走?”李文秀心想:“計爺爺最多不過心中記掛,但師父重創之後,若是我不留意著照料,說不定他竟會死了?!北愕潰骸笆Ω該淮蠛?,讓我留著服侍你幾日?!被源笙?。
  當晚兩人便在茅屋中歇宿。李文秀找些枯草,在廳上做了個睡鋪,睡夢之中接連驚醒了幾次,不是夢到突然被強人捉住,便是見到血淋淋的惡鬼來向自己索命。
  次晨起身,見華輝休息了一晚,精神已大是健旺。早飯後,華輝便指點她修習武功,從扎根基內功教起,說道:“你年紀已大,這時起始練上乘武功,原是遲了一些。但一來徒兒資質聰明,二來師父更不是泛泛之輩。明師收了高徒,還怕些甚麼?五年之後,叫你武林中罕遇敵手?!比绱肆妨似甙巳?,李文秀練功的進境很快,華輝背上了創口也逐漸平復,她這才拜別師父,騎了白馬回去?;悅輝儔浦⑹?。她回去之後,卻也沒有跟計爺爺說起,只說在大漠中迷了路,越走越遠,幸好遇到一隊駱駝隊,才不致渴死在沙漠之中。
  自此每過十天半月,李文秀便到華輝處居住數日。她生怕再遇到強人,出來時總是穿了哈薩克的男子服裝。這數日中華輝總是悉心教導她武功。李文秀心靈無所寄托,便一心一意的學武,果然是高徒得遇明師,進境奇快。
  這般過了兩年,華輝常常贊道:“以你今日的本事,江湖上已可算得是一流好手,若是回到中原,只要一出手,立時便可揚名立萬?!鋇釵男閎匆壞鬩膊幌牖氐街性?,在江湖上干甚麼“成名立萬”的事,但要報父母的大仇,要免得再遇上強人時受他們侵害,武功卻非練好不可。在她內心深處,另有一個念頭在激勵:“學好了武功,我能把蘇普搶回來?!? 只不過這個念頭從來不敢多想,每次想到,自己就會滿臉通紅。她雖不敢多想,這念頭卻深深藏在心底,於是,在計老人處了時候越來越少,在師父家中的日子越來越多。計老人問了一兩次見她不肯說,知她從小便性情執拗,打定了的主意再也不會回頭,也就不問了。
  這一日李文秀騎了白馬,從師父處回家,走到半路,忽見天上彤云密布,大漠中天氣說變就變,但見北風越刮越緊,看來轉眼便有一場大風雪。她縱馬疾馳,只見牧人們趕著羊群急速回家,天上的鴉雀也是一只都沒有了。
  快到家時,驀地里蹄聲得得,一乘馬快步奔來。李文秀微覺奇怪:“眼下風雪便作,怎麼還有人從家里出來?”那乘馬一奔近,只見馬上乘者披著一件大紅羊毛披風,是個哈薩克女子。
  李文秀這時的眼力和兩年前已大不相同,遠遠便望見這女子身形裊娜,面目姣好,正是阿曼。李文秀不愿跟她正面相逢,轉過馬頭,到了一座小山丘之南,勒馬樹後。卻見阿曼騎著馬也向小丘奔來,她馳到丘邊,口中呼哨一聲,小丘上樹叢中竟也有一下哨聲相應。阿曼翻身下馬,一個男人向她奔了過去,兩人擁抱在一起,傳出了陣陣歡笑。那男人道:“轉眼便有大風雪,你怎地還出來?”卻是蘇普的聲音。
  阿曼笑道:“小傻子,你知道有大風雪,又為甚麼大著膽子在這里等我?”蘇普笑道:“咱兩個天天在這兒相會,比吃飯還要緊。便是落刀落劍,我也會在這里等你?!彼瞬⒓繾諦∏鷸?,情話綿綿,李文秀隔著幾株大樹,不由得癡了。他倆的說話有時很響,便聽得清清楚楚,有時變得了喁喁低語,就一句也聽不見。驀地里,兩人不知說到了甚麼好笑的事,一齊縱聲大笑起來。
  但即使是很響的說話,李文秀其實也是聽而不聞她不是在偷聽他們說情話。她眼前似乎看見一個小男孩,一個小女孩,也這麼并肩的坐著,也是坐在草地上。小男孩是蘇普,小女卻是她自己。他們在講故事,講甚麼故事,她早已忘記了,但十年前的情景,卻清清楚楚地出現在眼前……。
  雞毛般的大雪一片片的飄下來,落在三匹馬上,落上三人的身上。蘇普和阿曼笑語正濃,渾沒在意;李文秀卻是沒有覺得。雪花在三人的頭發上堆積起來,三人的頭發都白了。
  幾十年之後,當三個人的頭發真的都白了,是不是蘇普和阿曼仍然這般言笑晏晏,李文秀仍然這般寂寞孤單?她仍是記著別人,別人的心中卻早沒了一絲她的影子?突然之間,樹枝上刷啦啦的一陣急響,蘇普和阿曼一齊跳了起來,叫道:“落冰雹啦!快回去!”兩人翻身上了馬背。
  李文秀聽到兩人的叫聲,一驚醒覺,手指大了冰雹已落在頭上、臉上、手上,感到很是疼痛,忙解下馬鞍下的毛氈,兜在頭上,這才馳馬回家。
  將到家門口時,只見廊柱上系著兩匹馬,其中一匹正是阿曼所乘。李文秀一怔:“他們到我家來干甚麼?”這時冰雹越下越大,她牽著白馬,從後門走進屋去,只聽得蘇普爽朗的聲音說道:“老伯伯,冰雹下得這麼大,我們只好多耽一會啦?!奔評先說潰骸捌絞鼻胍睬肽忝遣壞?。我去沖一壺茶?!弊源詠誥忠桓珊攬馱謖獯菰洗笫┙俾又?,哈薩克人對漢人極是憎恨,雖然計老人在當地居住已久,哈薩克人又生性好客,尚不致將他驅逐出境,但大家對他卻十分疏遠,若不是大喜慶事,誰也不向他買酒;若不是當真要緊的牲口得病難治,誰也不會去請他來醫。蘇普和阿曼的帳蓬這時又遷的遠了,倘若不是躲避風雪,只怕再過十年,也未必會到他家來。
  計老人走到灶邊,只見李文秀滿臉通紅,正自怔怔的出神,說道:“啊……你回……” 李文秀縱起身來,伸手按住他嘴,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別讓他們知道我在這兒?!奔評先撕蓯瞧婀?,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計老人拿著羊乳酒、乳酪、紅茶出去招待客人。李文秀坐在火旁,隱隱聽得蘇普和阿曼的笑語聲從廳堂上傳來,她心底一個念頭竟是不可抑制:“我要去見見他,跟他說幾句話?!鋇閬氳攪慫掌盞母蓋椎某飴詈捅拮?,十年來,鞭子的聲音無時無刻不在她心頭響著。
  計老人回到灶下,遞了一碗混和著奶油的熱茶給她,眼光中流露出慈愛的神色。兩人共居了十年,便像是親爺爺和親生的孫女一般,互相體貼關懷,可是對方的心底深處到底想著些甚麼,卻誰也不大明白。
  終究,他們不是骨肉,沒有那一份與生俱來的、血肉相連的感應。
  李文秀突然低聲道:“我不換衣服了,假裝是個哈薩克男子,到你這而來避風雪,你千萬別說穿?!幣膊壞燃評先嘶卮?,從後門出去牽了白馬,冒著漫天遍野的大風雪,悄悄走遠。一直走到里許,才騎上馬背,兜了個圈子,馳向前門。大風之中,只覺天上的黑云像要壓到頭頂來一般。她在回疆十二年,從未見過這般古怪的天色,心下也不自禁的害怕,忙縱馬奔到門前,伸手敲門,用哈薩克語說道:“借光,借光!”計老人開門出來,也以哈薩克語大聲問道:“兄弟,甚麼事?”李文秀道:“這場大風雪可了不得,老丈,我要在尊處躲一躲?!奔評先說潰骸昂眉?,好極!出門人那有把屋子隨身帶的,已先有兩位朋友在這里躲避風雪。兄弟請進罷!”說著讓李文秀進去,又問:“兄弟要上那里去?”李文秀道:“我要上黑石圍子,打從這里去還有多遠?”心中卻想:“計爺爺裝得真像,一點破綻也瞧不出來。計老人假作驚訝,說道:“啊喲,要上黑石圍子?天氣這麼壞,今天無論如何到不了的啦,不如在這兒耽一晚,明天再走。要是迷了路,可不是玩的?!崩釵男愕潰骸罷飪紗蛉帕??!彼囈?,抖去了身上的雪花。只見蘇普和阿曼并肩坐著,圍著一堆火烤火。蘇普笑道:“兄弟,我們也是來躲風雪的,請過來一起烤吧?!崩釵男愕潰骸昂?,多謝!”走過去坐在他身旁。阿曼含笑招呼。蘇普和她八九年沒見,李文秀從小姑娘變成了少女,又改了男裝,蘇普那里還認得出?計老人送上飲食,李文秀一面吃,一面詢問三人的姓名,自己說叫作阿斯托,是二百多里外一個哈薩克部落的牧人。
  蘇普不住到窗口去觀看天色,其實,單是聽那憾動墻壁的風聲,不用看天,也知道走不了。阿曼擔心道:“你說屋子會不會給風吹倒?”蘇普道:“我倒是擔心這場雪太大,屋頂吃不住,待會我爬上屋頂去鏟一鏟雪?!卑⒙潰骸翱殺鶉么蠓綈涯愎蝸呂??!彼掌招Φ潰? “地下的雪已積得這般厚,便是摔下來,也跌不死?!崩釵男隳彌柰氳氖治⑽⒎⒉?,心中念頭雜亂,不知想些甚麼才好。兒時的朋友便坐在自己身邊。他是真的認不出自己呢,還是認出了卻假裝不知道?他已把自己全然忘了,還是心中并沒有忘記,不過不愿讓阿曼知道?天色漸漸黑了,李文秀坐得遠了些。蘇普和阿曼手握著手,輕輕說著一些旁人聽來毫無意義、但在戀人的耳中心頭卻是甜蜜無比的情話?;鴯夂靄島雋?,照著兩人的臉。

 

 

  

李文秀坐在火光的圈子之外。
  突然間,李文秀聽到了馬蹄踐踏雪地的聲音。一乘馬正向著這屋子走來。草原上積雪已深,馬足拔起來時很費力,已經跑不快了。
  馬匹漸漸行近,計老人也聽見了,喃喃的道:“又是個避風雪的人?!彼掌蘸桶⒙蛘咼揮刑?,或者便聽見了也不理會,兩人四手相握,偎依著喁喁細語。
  過了好一會,那乘馬到了門前,接著便砰砰砰的敲起門來。打門聲很是粗暴,不像是求宿者的禮貌。計老人皺了皺眉頭,去開了門。只見門口站著一個身穿羊皮襖的高大漢子,虬髯滿腮,腰間掛著一柄長劍,大聲道:“外邊風雪很大,馬走不了啦!”說的哈薩克語很不純正,目光炯炯,向屋中個人打量。計老人道:“請進來。先喝碗酒吧!”說著端了一碗酒給他。那人一飲而盡,坐到了火堆之旁,解開了外衣,只見他腰間上左右各插著一柄精光閃亮的短劍。兩柄短劍的劍把一柄金色,一柄銀色。
  李文秀一見到這對小劍,心中一凜,喉頭便似一塊甚麼東西塞住了,眼前一陣暈眩,心道:“這是媽媽的雙劍?!苯鷚〗H鎰郵攀朗崩釵男闥浠鼓曖?,但這對小劍卻是認得清清楚楚的,決不會錯。她斜眼向這漢子一瞥,認得分明,這人正是當年指揮人眾、追殺他父親的三個首領之一,經過了十二年,她自己的相貌體態全然變了,但一個三十多歲的漢子長了十二歲年紀,卻沒多大改變。她生怕他認出自己,不敢向他多看,暗想:“倘若不是這場大風雪,我見不到蘇普,也見不到這個賊子?!奔評先說潰骸翱腿舜幽搶錮??要去很遠的地方吧?”那人道:“嗯,嗯!”自己又倒了一碗酒喝了。
  這時火堆邊圍坐了五個人,蘇普已不能再和阿曼說體己話兒,他向計老人凝視了片刻,忽道:“老伯伯,我向你打聽一個人?!奔評先說潰骸八??”蘇普道:“那是我小時候常跟她在一起玩兒的,一個漢人小姑娘……”他說到這里,李文秀心中突的一跳,將頭轉開了,不敢瞧他。只聽蘇普續道:“她叫做阿秀,後來隔了八九年,一直沒在見到她。她是跟一位漢人老公公住在一起的。那一定就是你了?”計老人咳嗽了幾聲,想從李文秀臉上得到一些示意。但李文秀轉開了頭,他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只是“嗯、嗯”的不置可否。
  K掌沼值潰骸桿□母璩米詈錳□牧?,有人說恕躒天鈴鳥唱得還好。但䙌這幾年來,我一直沒聽到她唱歌。她還住在你這里麼?”計老人很是尷尬,道:“不,不!她不……她不在了……”李文秀插口道:“你說的那個漢人姑娘,我倒也識得。她早死了好幾年啦!” 蘇普吃了一驚,道:“啊,她死了,怎麼會死的?”計老人向李文秀瞧了一眼,說道:“是生病…生病……”蘇普眼眶微濕,說道:“我小時候常和她一同去牧羊,她唱了很多歌給我聽,還說了很多故事。好幾年不見,想不到她……她竟死了?!奔評先頌鏡潰骸鞍?,可憐的孩子?!彼掌脹鷓?,出了一會神,又道:“她說她爹媽都給惡人害死了,孤苦伶仃的到這地方來……”阿曼道:“這姑娘很美麗吧?”蘇普道:“那時候我年紀小,也不記得了。只記得她的歌唱得好聽,故事說得好聽……”那腰中插著小劍的漢子突然道:“你說是一個漢人小姑娘?她父母被害,獨個兒到這里來?”蘇普道:“不錯,你也認得她麼?”那漢子不答,又問:“她騎一匹白馬,是不是?”蘇普道:“是啊,那你也見過她了?!蹦嗆鶴油蝗徽酒鶘砝?,對計老人厲聲道:“她死在你這兒的?”計老人又含糊的答應了一聲。那漢子道:“她留下來的東西呢?你都好好放著麼?”計老人向他橫了一眼,奇道:“這干你甚麼事?”那漢子道:“我有一件要緊物事,給那小姑娘偷了去。我到處找她不到,那料到她竟然死了……”蘇普霍地站起,大聲道:“你別胡說八道,阿秀怎會偷你的東西?”那漢子道:“你知道甚麼?”蘇普道:“阿秀從小跟我一起,她是個很好很好的姑娘,決不會拿人家的東西?!蹦嗆鶴幼煲恍?,做個輕蔑的臉色,說道:“可是她偏巧便偷了我的東西?!彼掌丈焓職醋⊙澠宓兜牡侗?,喝道:“你叫甚麼名字?我看你不是哈薩克人,說不定便是那夥漢人強盜?!蹦嗆鶴幼叩矯瘧?,打開大門向外張望。門一開,一陣疾風卷著無數雪片直卷進來。但見原野上漫天風雪,人馬已無法行走。那漢子心想:“外面是不會再有人來了。這屋中一個女子,一個老人,一個瘦骨伶仃的少年,都是手一點便倒。只有這個粗豪少年,要費幾下手腳打發?!鋇畢亂膊環旁諦納?,說道:“是漢人便怎樣?我姓陳,名達海,江湖上外號叫做青蟒劍,你聽過沒有?”蘇普也不懂這些漢人的江湖規矩,搖了搖頭,道:“我沒聽見過。你是漢人強盜麼?”陳達海道:“我是鏢師,是靠打強盜吃飯的。怎麼會是強盜了?”蘇普聽說他不是強盜,臉上神色登時便緩和了,說道:“不是漢人強盜,那便好啦!我早說漢人中也有很多好人,可是我爹爹偏偏不信。你以後別再說阿秀拿你東西?!背麓錆@湫Φ潰骸罷飧魴」媚鍶碩妓覽?,你還記著她干麼?”蘇普道:“她活著的時候是我朋友,死了之後仍舊是我朋友。我不許人家說她壞話?!背麓錆C恍乃幾?,轉頭又問計老人道:“那小姑娘的東西呢?”李文秀聽到蘇普為自己辯護,心中十分激動:“他沒忘了我,沒忘了我!他還是對我很好?!鋇麓錆R輝儼槲首約毫糲碌畝?,不禁奇怪:“我沒拿過他甚麼物事啊,他要找尋些甚麼?”只聽計老人也問道:“客官失落了甚麼東西?那個小姑娘自來誠實,老漢很信得過的,她決計不會拿別人的物事?!背麓錆N⒁簧蛞?,道:“那是一張圖畫。在常人是得之無用,但因為那是……那是先父手繪的,我定要找回那幅圖畫。這小姑娘既曾住在這里,你可曾見過這幅圖麼?”計老人道:“是怎麼樣的圖畫,畫的是山水還是人物?”陳達海道:“是……是山水吧?”蘇普冷笑道:“是甚麼樣的圖畫也不知道,還誣賴人家偷了你的?!背麓錆4笈?,刷的一聲拔出腰間長劍,喝道:“小賊,你是活得不耐煩了?老爺殺個把人還不放在心上?!彼掌找泊友滸緯齠痰?,冷冷的道:“要殺一個哈薩克人,只怕沒這麼容易?!卑⒙潰骸八掌?,別跟他一般見識?!彼掌仗稅⒙幕?,把拔出的刀子緩緩放入鞘內。
  陳達海一心一意要得到那張高昌迷宮的地圖,他們在大漠上耽了十年,踏遍了數千里的沙漠草原,便是為了找尋李文秀,眼下好容易聽到了一點音訊,他雖生性悍惡,卻也知道小不忍則亂大謀的道理,當下向蘇普狠狠的瞪了一眼,轉頭向計老人說:“那幅話嘛,也可說是一幅地圖,繪的是大漠中一些山川地形之類?!奔評先松磣游⑽⒁徊?,說道:“你怎…… 怎知這地圖是在那姑娘的手中?”陳達海道:“此事千真萬確。你若是將這幅圖尋出來給我,自當重重酬謝?!彼抵踴持腥〕雋街灰捶旁謐郎?,火光照耀之下,閃閃發亮。
  計老人沈思片刻,緩緩搖頭,道:“我從來沒見過?!背麓錆5潰骸拔乙魄頗切」媚锏囊盼??!奔評先說潰骸罷飧觥飧觥背麓錆W笫忠黃?,拔出銀柄小劍,登的一聲,插在木桌之上,說道:“甚麼這個那個的?我自己進去瞧瞧?!彼抵閎劑艘桓蛑?,推門進房。他先進去的是計老人的臥房,一看陳設不似,隨手在箱籠里翻了一下,便到李文秀的臥室中去。
  他看到李文秀匆匆換下的衣服,說道:“哈,他長大了才死啊?!閉庖淮嗡傷鴨斕檬腫邢?,連李文秀幼時的衣物也都翻了出來。李文秀因這些孩子衣服都是母親的手澤,自己年紀雖然大了,不能再穿,但還是一件件好好的保存著。陳達海一見到這幾件女孩得花布衣服,依稀記得十年前在大漠中追趕她的情景,歡聲叫道:“是了,是了,便是她!”可是他將那臥室幾乎翻了一個轉身,每一件衣服的里子都割開來細看,卻那里找得到地圖的影子?蘇普見他這般糟蹋李文秀的遺物,幾次按刀欲起,每次均給阿曼阻住。
  計老人偶爾斜眼瞧李文秀一眼,只見她眼望火堆,對陳達海的暴行似乎視而不見。計老人心中難過:“在這暴客的刀子之前,她有甚麼法子?”李文秀看看蘇普的神情,心中又是凄涼,又是甜蜜:“他一直記著我,他為了?;の業囊盼?,竟要跟人拔刀子拼命?!鋇鬧杏趾芷婀鄭骸罷舛袂康了滴彝盜慫牡贗?,到底是甚麼地圖?”當日她母親逝世之前,將一幅地圖塞在她的衣內,其時?;羝?,沒來得及稍加說明,母女倆就此分手,從此再無相見之日。晉威鏢局那一干強人十年來足跡遍及天山南北,找尋她的下落,李文秀自己卻半點也不知情。
  陳達海翻尋良久,全無頭緒,心中沮喪之極,突然厲聲問道:“她的墳葬在那里?”計老人一呆,道:“葬得很遠,很遠?!背麓錆4憂繳先∠亂槐?,說道:“你帶我去!” 蘇普站起身來,喝道:“你要去干麼?”陳達海道:“你管得著麼?我要去挖開她的墳來瞧瞧,說不定那幅地圖給她帶到了墳里?!彼掌蘸岬獨乖諉趴?,喝道:“我不許你去動她墳墓?!背麓錆>倨鹛?,劈頭打去,喝道:“閃開!”蘇普向左一讓,手中刀子遞了出去。陳達海拋開鐵鍬,從腰間拔出長劍,叮當一聲,刀劍相交,兩人各自向後躍開一步,隨即同時攻上,斗在一起。
  這屋子的廳堂本不甚大,刀?;喲?,計老人和阿曼都退在一旁,靠壁而立,只有李文秀仍是站在窗前。阿曼搶過去拔起陳達海插在桌上的小劍,想要相助蘇普,但他二人斗得正緊,卻插不下手去。
  蘇普這時已盡得他父親蘇魯克的親傳,刀法變幻,招數極是兇悍,初時陳達海頗落下風,心中暗暗驚異:“想不到這個哈薩克小子,武功竟不在中原的好手之下?!北閽詿聳?,背後風聲微響,一柄小劍擲了過來,卻是阿曼忽施偷襲。陳達海向右一讓避開,嗤的一聲響,左臂已被蘇普的短刀劃了一道口子。陳達海大怒,刷刷刷連刺三劍,使出他成名絕技 “青蟒劍法”來。
  蘇普但見眼前劍尖閃動,猶如蟒蛇吐信一般,不知他劍尖要刺向何處,一個擋架不及,敵人的長劍已刺到面門,急忙側頭避讓,頸旁已然中劍,鮮血長流。陳達海得理不讓人,又是一劍,刺中蘇普手腕,當啷一聲,短刀掉在地下。
  眼見他第三劍跟著刺出,蘇普無可抵御,勢將死於非命,李文秀踏出一步,只待他刺到第三劍時,便施展“大擒拿手”抓他手臂,卻見阿曼一躍而前,攔在蘇普身前,叫道:“不能傷他!”陳達海見阿曼容顏如花,卻滿臉是惶急的神色,心中一動,這一劍便不刺出,劍尖指在她的胸口,笑道:“你這般關心他,這小子是你的情郎麼?”阿曼臉上一紅,點了點頭。陳達海道:“好,你要我饒他性命也使得,明天風雪一止,你便得跟我走!”蘇普大怒,吼叫一聲,從阿曼身後撲了出來。陳達海長劍一抖,已指住他咽喉,左腳又在他小腿上一掃,蘇普撲地摔倒,那長劍仍是指在他喉頭。
  李文秀站在一旁,看得甚準,只要陳達海真有相害蘇普之意,她立時便出手解救。這時以她武功,要對付這人實是游刃有馀。
  但阿曼怎知大援便在身旁,情急之下,只得說道:“你別刺,我答應了便是?!背麓錆4笙?,劍尖卻不移開,說道:“你答應明天跟著我走,可不許反悔?!卑⒙а賴潰骸拔也環椿?,你把劍拿開?!背麓錆9恍?,道:“你便要反悔,也逃不了!”將長劍收入鞘中,又把蘇普的短刀撿了起來,握在手中。這麼一來,屋中便只他一人身上帶有兵刃,更加不怕各人反抗。他向窗外一望,說道:“這會兒不能出去,只好等天晴了再去掘墳?!卑⒙掌輾鱸諞慌?,見他頭頸鐘泊伯流出鮮血,很是慌亂,便要撕下自己衣襟給他裹傷。蘇普從懷中掏出一塊大手帕來,說道:“用這手帕包住吧!”阿曼接住手怕,替他包好了傷口,想到自己落入了這強人手里,不知是否有脫身之機,不禁掉下淚來。蘇普低聲罵道:“狗強盜,賊強盜!”這時早已打定了主意,如果這強盜真的要帶阿曼走,便是明知要送了性命,也是決死一拼。
  經過了適才這一場爭斗,五個人圍在火堆之旁,心情都是十分緊張。陳達海一手持刀,一手拿著酒碗,時時瞧瞧阿曼,又瞧瞧蘇普。屋外北風怒號,卷起一團團雪塊,拍打在墻壁屋頂。誰都沒有說話。
  李文秀心中再想:“且讓這惡賊再猖狂一會,不忙便殺他?!蓖蝗患浠鴝閻幸桓霾窠詒蚜似鵠?,拍的一響,火頭暗了一暗,跟著便十分明亮,照得各人的臉色清清楚楚。李文秀看到了蘇普頭頸中裹著的手帕,心中一凜,目不轉瞬的瞧著。計老人見到她目光有異,也向那手帕望了幾眼,問道:“蘇普,你這塊手帕是那里來得?”蘇普一愣,手撫頭頸,道:“你說這塊手帕麼?就是那死了的阿秀給我的。小時候我們在一起牧羊,有一只大灰狼來咬我們,我殺了那頭狼,但也給狼咬傷了。阿秀就用這手帕給我裹傷……”李文秀聽著這些話時,看出來的東西都模糊了,原來眼眶中早已充滿了淚水。
  計老人走進內室,取了一塊白布出來,交給蘇普,說道:“你用這塊布裹傷,請你把手怕解下來給我瞧瞧?!彼掌盞潰骸拔貅??”陳達海當計老人說話之時,一直對蘇普頸中那塊手帕注目細看,這時突然提刀站起,喝道:“叫你解下來便解下來?!彼掌張坎歡?。阿曼怕陳達海用強,替蘇普解下手怕,交給了計老人,隨即又用白布替蘇普裹傷。
  計老人將那染了鮮血的手帕鋪在桌上,剔亮油燈,附身細看。陳達海瞪視了一會,突然喜呼:“是了,是了,這便是高昌迷宮的地圖!”一伸手便抓起了手帕,哈哈大笑,喜不自勝。
  計老人右臂一動,似欲搶奪手帕,但終於強自忍住。
  便在此時,忽聽得遠處有人叫道:“蘇普,蘇普……”又有人大聲叫道:“阿曼,阿曼哪……”蘇普和阿曼同時躍起身來,齊聲叫道:“爹爹在找咱們?!彼掌氈嫉矯瘧?,待要開門,突覺後頸一涼,一柄長劍架在頸中。陳達海冷冷的道:“給我坐下,不許動!”蘇普無奈,只得頹然坐下。
  過了一會,兩個人的腳步聲走到了門口。只聽蘇魯克道:“這是那賊漢人的家嗎?我不進去?!背刀獾潰骸安喚??卻到那里避風雪去?我耳朵鼻子都凍得要掉下來啦?!彼章晨聳種心彌鼉坪?,一直在路上喝酒以驅寒氣,這時已有八九分酒意,醉醺醺的道:“我寧可凍掉腦袋,也不進漢人的家里?!背刀獾潰骸澳悴喚?,在風雪里凍死了吧,我可要進去了?!彼章晨說潰骸拔葉雍湍閂濟徽業?,怎麼就到賊漢人的家里躲避?你……你半分英雄氣概也沒有?!背刀獾潰骸耙宦飛廈患?,定是在那里躲起來了,不用擔心。
  別要兩個小的沒找到,兩個老的先凍死了?!彼掌占麓錆Mζ鴣そ6閽諉瘧?,只待有人進來便是一劍,情勢極是危急,叫道:“不能進來!”陳達海瞪目喝道:“你再出聲,我立時殺了你?!彼掌占蓋狀澄O?,提起凳子便向陳達海撲將過去。陳達海側身避開,刷的一劍,正中蘇普大腿。蘇普大叫一聲,翻倒在地。他身手甚是敏捷,生怕敵人又是一??誠?,當即一個打滾,滾出數尺。
  陳達海卻不追擊,只是舉劍守在門後,心想這哈薩克小子轉眼便能料理,且讓他多活片刻,外面來的二人卻須先行砍翻。
  只聽門外蘇魯克大著舌頭叫道:“你要進該死的漢人家里,我就打你!”說著便是一拳,正好打在車爾庫的胸口。車爾庫若在平時,知他是個醉漢,雖吃了重重一拳,自也不會跟他計較,但這時肚里的酒也涌了上來,伸足便是一勾。蘇魯克本已站立不定,給他一絆,登時摔倒,但趁勢抱住了他的小腿。兩人便在雪地中翻翻滾滾的打了起來。
  驀地里蘇魯克抓起地下一團雪,塞在車爾庫嘴里,車爾庫急忙伸手亂抓亂挖,蘇魯克樂得哈哈大笑。車爾庫吐出了嘴里的雪,砰的一拳,打得蘇魯克鼻子上鮮血長流。蘇魯克并不覺得痛,仍是笑聲不絕,卻掀住了車爾庫的頭發不放。兩人都是哈薩克族中千里馳名的勇士,但酒醉之後相搏,竟如頑童打架一般。
  蘇普和阿曼心中焦急異常,都盼蘇魯克打勝,便可阻止車爾庫進來。但聽得門外砰砰澎澎之聲不絕,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又笑又罵,醉話連篇。突然之間,轟隆一聲大響,板門撞開,寒風夾雪撲進門來,同時蘇魯克和車爾庫互相摟抱,著地滾翻而進。板門這一下驀地撞開,卻將陳達海夾在門後,他這一劍便砍不下去。只見蘇魯克和車爾庫進了屋里,仍是扭打不休。
  車爾庫笑道:“你這不是進來了嗎?”蘇魯克大怒,手臂扼住他脖子,只嚷:“出去,出去!”兩人在地下亂扭,一個要拖著對方出去,另一個卻想按住對方,不讓他動彈。忽然間蘇魯克唱起歌來,又叫:“你打我不過,我是哈薩克第一勇士,蘇普第二,蘇普將來生的兒子第三……你車爾庫第五……”陳達海見是兩個醉漢,心想那也不足為懼。其時風勢甚勁,只刮得火堆中火星亂飛,陳達海忙用力關上了門。蘇普和阿曼見自己父親滾向火堆,忙過去扶,同時叫:“爹爹,爹爹?!鋇飭餃松砬蛑?,一時那里扶得起來?蘇普叫道:“爹,爹!這人是漢人強盜!”蘇魯克雖然大醉,但十年來念念不忘漢人強盜的深仇大恨,一聽“漢人強盜”四字,登時清醒了三分,一躍而起,叫道:“漢人強盜在那里?”蘇普向陳達海一指。蘇魯克伸手便去腰間拔刀,但他和車爾庫二人亂打一陣,將刀子都掉在門外雪地之中,他摸了個空,叫道:“刀呢?刀呢?我殺了他!”陳達海長劍一挺,指在他喉頭,喝道:“跪下!”蘇魯克大怒,和身撲上,但終是酒後乏力,沒撲到敵人身前,自己便已摔倒。陳達海一聲冷笑,揮??誠?,登時蘇魯克肩頭血光迸現。蘇魯克大聲慘叫,要站起拼命,可是兩條腿便如爛泥相似,說甚麼也站不起來。
  車爾庫怒吼縱起,向陳達海奔過去。陳達海一劍刺出,正中他右腿,車爾庫立時摔倒。
  計老人轉頭向李文秀瞧去,只見她神色鎮定,竟無懼怕之意。
  陳達海冷笑道:“你們這些哈薩克狗,今日一個個都把你們宰了?!卑⒙忌先サ蒼詬蓋咨砬?,顫聲道:“我答應跟你去,你就不能殺他們?!背刀馀潰骸安恍?!不能跟這狗強盜去,讓他殺我好了?!背麓錆4憂繳先∠亂惶跆籽虻某に?,將圈子套在阿曼的頸里,獰笑道:“好,你是我的俘虜,是我奴隸!你立下誓來,從今不得背叛了我,那就饒了這幾個哈薩克狗子!”阿曼淚水撲簌簌的流下,心想自己若不答應,父親和蘇普都要給他殺了,只得起誓道:“安拉真主在上,從今以後,我是我主人的奴隸,聽他一切吩咐,永遠不敢逃走,不敢違背他命令!否則死後墜入火窟,萬劫不得超生?!背麓錆9笮?,得意之極,今晚既得高昌迷宮的地圖,又得了這個如此美貌少女,當真是快活勝於登仙。他久在回疆,知道哈薩克人虔信回教,只要憑著真主安拉的名起誓,終生不敢背叛,於是一拉長索,說道:“過來,坐在你主人的腳邊!”阿曼心中委屈萬分,只得走到他足邊坐下。陳達海伸手撫摸她的頭發,阿曼忍不住放聲大哭。
  蘇普這時那里還忍耐得住,縱身躍起,向陳達海撲去。陳達海長劍挺出,指住他的胸膛。蘇普只須再上前半尺,便是將自己胸口刺入了劍尖。阿曼叫道:“蘇普,退下!”蘇普雙目中如要噴出火來,咬牙切齒,站在當地,過了好一會,終於一步步的退回,頹然坐倒在地。
  陳達海斟了一碗酒,喝了一口,將那塊手帕取了出來,放在膝頭細看。
  計老人忽道:“你怎知道這是高昌迷宮的地圖?”說的是漢語。陳達海心想:“反正你們這些人一個個都活不過,跟你說了也自不妨?!彼胺檬?,心愿終於得償,滿腔歡喜,原是不吐不快,計老人就算不問,他自言自語也要說了出來,他雙手拿著手帕,說道:“我們查得千真萬確,高昌迷宮的地圖是白馬李三夫婦得了去。他二人尸身上找不到,定是在他們女兒手里。這塊手帕是那姓李小姑娘的,上面又有山川道路,那自然決計不會錯了?!敝鋼峙?,說道:“你瞧,這手帕是絲的,那些山川沙漠的圖形,是用棉線織在中間。絲是黃絲,棉線也是黃線,平時瞧不出來,但一染上血,棉線吸血比絲多,那便分出來了?!崩釵男隳肯蚴峙量慈?,果如他所說,黃色的絲帕上染了鮮血,便顯出圖形,不染血之處,卻是一片黃色。當日蘇普受了狼咬,流血不多,手帕上所顯圖形只是一角,今晚中了劍傷,圖形便顯了一大半出來。她至此方才省悟,原來這手帕之中,還藏著這樣的一個大秘密。
  蘇魯克和車爾庫所受的傷都并不重,兩人心里均想:“等我酒醒了些,定要將這漢人強盜殺了?!背刀獾潰骸襖先?,給我些水喝?!奔評先說潰骸昂?!”站起來要去拿水。陳達海厲聲喝道:“給我坐著,誰都不許動?!奔評先撕吡艘簧?,坐了下來。
  陳達海心下盤算:“這幾人如果合力對付我,一擁而上,那可不妙。乘著這兩條哈薩克老狗酒還沒醒,先行殺了,以策萬全?!甭叩剿章晨松砬?,突然之間拔出長劍,一劍便往他頭上砍了下去。這一下拔?;踴?,既是突如其來,行動又是快極,蘇魯克全無閃避的馀裕。蘇普大叫一聲,待要撲上相救,那里來得及?陳達海一劍正要砍到蘇魯克頭上,驀聽得呼的一聲響,一物擲向自己面前,來勢奇急,慌亂中顧不得傷人,疾向左躍,乒乓一聲響亮,那物撞在墻上,登時粉碎,卻原來是一只茶碗,一定神,才看清楚用茶碗擲他的卻是李文秀。
  陳達海大怒,一直見這哈薩克少年瘦弱白皙,有如女子,沒去理會,那知竟敢來老虎頭上拍蒼蠅,挺劍指著她罵道:“哈薩克小狗,你活得不耐煩了?”李文秀慢慢解開哈薩克外衣,除了下來,露出里面的漢裝短襖,以哈薩克語說道:“我不是哈薩克人。我是漢人?!弊笫種鋼章晨說潰骸罷馕還瞬?,以為漢人都是強盜壞人。我要他知道,我們漢人并非個個都是強盜,也有好人?!筆什懦麓錆D且喚?,人人都看得清楚,若不是李文秀擲碗相救,蘇魯克此刻早已斃命,聽得她這麼說,蘇普首先說道:“多謝你救我爹爹!”蘇魯克卻是十分倔強,大聲道:“你是漢人,我不要你救,讓這強盜殺了我好啦?!背麓錆Lど弦徊?,問李文秀:“你是誰?你是漢人,到這里來干甚麼?”李文秀微微冷笑,道:“你不認得我,我卻認得你。搶劫哈薩克部落,害死不少哈薩克人的,就是你這批漢人強盜?!彼檔秸飫?,聲音變得甚是苦澀,心中在想:“如果不是你們這些強盜作了這許多壞事,蘇魯克也不會這樣憎恨我們漢人?!背麓錆4笊潰骸笆搶獻穎閿性躚??”李文秀指著阿曼道:“她是你的女奴,我要奪她過來,做我的女奴!”此言一出,人人都是大出意料之外。
  陳達海一怔之下,哈哈大笑,道:“好,你有本事便來奪吧?!背そR換?,劍刃抖動,嗡嗡作響。
  李文秀轉頭對阿曼道:“你憑著真主安拉之名,立過了誓,一輩子跟著他做女奴。如果他打我不過,你給我奪過來,那麼你一輩子就是我的女奴了,是不是?”哈薩克人與別族人打仗,俘虜了敵人便當作奴隸,回教的可蘭經中原有明文規定。奴隸的身分和牲口無別,全無自主之權,聽憑主人只配買賣,主人若是給人制服,他的家產、牲口、奴隸都不免屬於旁人。阿曼聽她這麼說,心想:“我反正已成了女奴,與其跟了這惡強盜去受他折磨,不如奉你為主人?!膘妒塹閫返潰骸笆塹??!備值潰骸澳恪憒蠆還?。這強盜的武功很好?!崩釵男愕潰骸澳遣揮媚愕P?,我打他不過,自然會給他殺了?!彼忠慌?,對陳達海道:“上吧!”陳達海奇道:“你空手跟我斗?”李文秀道:“殺你這惡強盜,用得著甚麼兵器?”陳達海心想:“這里個個都是敵人,多挨時刻,便多危險,他自己托大,再好不過?!焙鵲潰骸翱唇?!”利劍挺出,一招“毒蛇出洞”,向李文秀當胸刺去,勢道甚是勁急。
  計老人叫道:“快退下!”他料想李文秀萬難抵擋,那知李文秀身形一幌,輕輕悄悄的避過了,搶到陳達海左首,左肘後挺,撞向他的腰間。陳達海叫道:“好!”長劍圈轉,削向她手臂。李文秀飛起右足,踢他手腕,這一招“葉底飛燕”是華輝的絕招之一,李文秀苦練了七八天方才練成,輕巧迅捷,甚是了得。陳達海急忙縮手,已然不及,手腕一痛,已被踢中,總算對方腳力不甚強勁,陳達海長劍這才沒有脫手。他大聲怒吼,躍後一步。計老人 “咦”的一聲,驚奇之極。
  陳達海撫了撫手腕,挺劍又上,和李文秀斗在一起。這時他心中已然毫不敢小覷了這個瘦弱少年,眼見他出手投足,功夫著實了得,當下施展“青蟒劍法”,招招狠毒,要奮力將這少年刺死。李文秀得師父華輝傳授,身手靈敏,招式精奇,只是從未與人拆招相斗,臨陣全無經驗,初時全憑著一股仇恨之意,要殺此惡盜為父母報仇,斗到後來,對敵人的劍法已漸漸摸到了門路,心神慢慢寧定。
  計老人這茅屋本甚狹窄,廳中又生了火堆,陳李二人在火堆旁縱躍相搏,劍鋒拳掌相去往往間不逾寸,似乎陳達海每一劍都能制李文秀的死命,可是她總是或反打、或閃避,一一拆解開去。蘇魯克等只看得張大了嘴。計老人卻越看越是害怕,全身不住的簌簌發抖。
  兩人斗到酣處,陳達海一?!傲檣嗤灤擰?,劍尖點向李文秀的咽喉。李文秀一低頭,從劍底下撲了上去,左臂一格敵人的右臂,將他長劍掠向外門,雙手已抓住陳達海腰間的兩柄金銀小劍,一拔一送,噗的一聲響,同時插入了他左右肩窩。
  陳達?!鞍 鋇囊簧液?,長劍脫手,踉踉蹌蹌的接連倒退,背靠墻壁,只是喘氣。這兩柄小劍插入肩窩,直沒至柄,劍尖從背心穿了出來,他筋脈已斷,雙臂更無半分力氣,想伸右手去拔左肩的小劍,右臂卻那里抬得起來?只聽得屋中眾人歡呼之聲大作,大叫:“打敗了惡強盜,打敗了惡強盜!”連蘇魯克也是縱聲大叫。蘇普和阿曼擁抱在一起,喜不自勝。只有計老人卻仍是不住發抖,牙關相擊,格格有聲。
  李文秀知他為自己擔心而害怕,走過去握住他粗大的手掌,將嘴巴湊到他耳畔,低聲道:“計爺爺,別害怕,這惡強盜打我不過的?!敝瘓跛終票?,仍是抖得十分厲害。
  李文秀轉過頭來,見蘇普緊緊摟著阿曼,心中本來充溢著的勝利喜悅霎時間化為烏有,只覺得自己也在發抖,計老人的手掌也不冷了,原來自己的手掌也變成了冰涼。
  她放開了計老人的手,走過去牽住仍是套在阿曼頸中的長索,冷冷的道:“你是我的女奴,得一輩子跟著我?!彼掌蘸桶⒙鬧型幣緩?,相摟相抱的四只手臂都松了開來。他們知道這是哈薩克世世代代相傳的規矩,是無可違抗的命運。兩人的臉色都變成了慘白!李文秀嘆了口氣,將索圈從阿曼頸中取了出來,說道:“蘇普喜歡你,我……我不會讓他傷心的。你是蘇普的人!”說著輕輕將阿曼一推,讓她偎倚在蘇普的懷里。
  蘇普和阿曼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齊聲問道:“真的麼?”李文秀苦笑道:“自然是真的?!彼掌蘸桶⒙直鹱プ×慫恢皇?,不住搖幌,道:“多謝你,多謝你!”他們狂喜之下,全沒發覺自己的手臂上多了幾滴眼淚,是從李文秀眼中落下來的淚水。
  蘇魯克掙扎著站起,大手在李文秀肩頭重重一拍,說道:“漢人之中,果然也有好人。不過……不過,恐怕只有你一個!”車爾庫叫道:“拿酒來,拿酒來。我請大家喝酒,請哈薩克的好人喝酒,請漢人的好人喝酒,慶祝抓住了惡強盜,咦!那強盜呢?”眾人回過頭來,卻見陳達海已然不知去向。原來各人剛才都注視著李文秀和阿曼,卻給這強盜乘機從後門中逃走了。蘇魯克大怒,叫道:“咱們快追!”打開板門,一陣大風刮進來,他腳下兀自無力,身子一幌,摔倒在地。
  寒風夾雪,猛惡難當,人人都覺氣也透不過來。阿曼道:“這般大風雪中,諒他也走不遠,勉強掙扎,非死在雪地中不可。待天明後風小了,咱們到雪地中找這惡賊的尸首便了?!彼掌盞愕閫?,關上了門。
  蘇魯克瞪視著李文秀,過了半晌,說道:“小兄弟,你是哈薩克人,是不是?”李文秀搖頭道:“不,我是漢人!”蘇魯克道:“不可能的,你是漢人,為甚麼反而打倒那個漢人強盜,救我們哈薩克人?”李文秀道:“漢人中有壞人,也有好人。我……我不是壞人?!彼章晨肅牡潰骸昂喝酥幸燦瀉萌??”緩緩搖了搖頭??墑撬男悅?,他兒子的性命,明明是這個少年漢人救的,卻不由得他不信。
  他一生憎恨漢人,現在這信念在動搖了。他惱怒自己,為甚麼偏偏昨晚喝醉了酒,不能跟那漢人強盜拼斗一場,卻要另一個漢人來救了自己的性命?他一生之中,甚麼事情到了緊要關頭,總是那麼不巧,總是運氣不好。
  然而,剛才那強盜的長劍已砍到了自己頭頂,幸好那少年及時相救,難道這也是不巧嗎?也是運氣不好麼?到得黎明時,大風雪終於止歇了。
  蘇魯克和車爾庫立即出發去召集族人追蹤那漢人強盜。雪地里足印十分清楚,何況他受了重傷,一定逃不遠。最好是他去和其馀的漢人強盜相會,十二年來的大仇,這次就可得報了。
  哈薩克人的精壯男子三百多人立即組成了第一批追蹤隊,其馀第二、第三批的陸續追來。單是捉拿陳達海一人,當然用不著這許多人,然而主旨是在一鼓殲滅為禍大草原的漢人強盜。
  蘇魯克和車爾庫作先鋒。他們要其馀族人遠遠的相隔十幾里路,在後慢慢跟來,免得給陳達海發覺了,就此不去和同夥相會。蘇普昨晚受了傷,但傷勢不重,要跟著父親。阿曼堅持也要跟著父親,但誰都知道,她是不愿離開蘇普。車爾庫挑了兩個徒弟相隨,一個是敏捷的桑斯兒;一個是力大如駱駝的青年,綽號就叫作“駱駝”,人人都叫他駱駝,他的本名反而給人忘記了。
  李文秀也要參加先鋒隊,蘇普首先歡迎。經過了昨晚的事後,李文秀已成為眾所尊敬的英雄。車爾庫并不反對她參加。蘇魯克有些不愿,但反對的話卻說不出口。
  計老人似乎給昨晚的事嚇壞了,早晨喝羊奶時,失手打碎了奶碗。李文秀斟茶給他,他雙手發抖,接過茶碗時將茶濺潑在衣襟上。李文秀問他怎樣,他眼光中露出又恐懼又氣惱的神色,突然回身進房,重重關上了房門。
  遍地積雪甚深,難以乘馬,先鋒隊七人都是步行,沿著雪地里的足印一路追蹤。眼見陳達海的足印筆直向西,似乎一直通往戈壁沙漠。料是他雙臂雖然受傷,腳下功夫仍然十分了得。六個哈薩克人想起自來相傳戈壁沙漠中多有惡鬼,都不禁心下嘀咕。
  蘇魯克大聲道:“今日便是明知要撞到惡鬼,也非去把強盜捉住不可。
  蘇普,你替不替你媽和哥哥報仇!”蘇普道:“我自是跟爹爹同去。阿曼,你還是回去吧!”阿曼道:“你去得,我也去得?!彼鬧腥詞竊謁擔骸耙悄闥懶?,難道我一個人還能活麼?”蘇魯克道:“阿曼,你還是跟你爹爹回家的好。車爾庫膽小得很,最怕鬼!”車爾庫狠狠瞪了他一眼,搶先便走。
  戈壁沙漠中最教人害怕的事是千里無水,只要攜帶的清水一喝乾,便非渴死不可,但這場大雪一下,俯身即是冰雪,少了主要的顧慮。雖然不能乘坐牲口,卻也少了黃沙撲面之苦。越向西行,眼見陳達海留下的足跡越是明顯,到後來他足印之上已無白雪掩蓋,那自是風雪停止之後所留下來的了。
  車爾庫喃喃的道:“這惡賊倒也厲害,這場大風雪竟然困他不死?!彼章晨撕鋈喚械潰骸斑?,又有一個人的腳??!”他指著足印道:“這人每一步都踏在那強盜的腳印之中,不留心就瞧不出來?!敝諶俗邢敢磺?,果見每個足印中都有深淺兩層。
  大家紛紛猜測,不知是甚麼緣故。駱駝忽然道:“難道是鬼?”這是人人心里早就想說的話,給他突然說了出來,各人忍不住都打了個寒噤。
  一行人鼓勇續向西行。大雪深沒及脛,行走甚是緩慢,當晚便在雪地中露宿。掃開積雪,挖掘沙坑,以毛毯裹身,臥在坑中,便不如何寒冷。
  李文秀的沙坑是駱駝給掘的。他膂力很大,心中敬重這位漢人英雄,便給她掘了沙坑,那是在駱駝和蘇普的沙坑之間,七個沙坑圍成一個圓圈,中間生著一堆大火。
  頭頂的天很藍,明亮的星星眨著眼睛。一陣風刮來,卷起了地下的白雪,在風中飛舞。李文秀望著兩片上下飛舞的白雪,自言自語:“真像一對玉蝴蝶?!彼掌戰涌詰潰骸笆?,真像!很久以前,有一個漢人小姑娘,曾跟我說了個蝴蝶的故事。說有個漢人少年,有個漢人姑娘,兩個兒很要好,可是那姑娘的爸爸不許那少年娶他女兒。那少年很傷心,生了一場病便死了。有一天,那姑娘經過情郎的墳墓,就伏在墳上痛哭?!彼檔秸飫?,在蘇普和李文秀心底,都出現了八九年前的情景:在小山丘上,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并肩坐著照顧羊群。女孩說著故事,男孩悠然神往地聽著,說到那漢人姑娘伏在情郎的墳上哭泣,女孩的眼中充滿了眼淚,男孩也感到傷心難受。
  只是,李文秀知道那男孩便是眼前的蘇普,蘇普卻以為那個小女孩已經死了。
  蘇普繼續道:“那個姑娘伏在墳上哭得很悲傷,突然之間,墳墓裂開了一條大縫,那個美麗的姑娘就跳了進去。後來這對情人變成了一雙蝴蝶,總是飛在一起,永遠不再分離?!卑⒙蹇詰潰骸罷夤適潞芎?。說這故事的,就是給你地圖手帕的小姑娘麼?她死了麼?”蘇普黯然道:“不錯,就是她。那老漢人說她已經死了?!崩釵男愕潰骸澳慊辜塹盟??”蘇普道:“自然記得。那怎麼會忘記?”李文秀道:“你怎麼不去瞧瞧她的墳墓?”蘇普道: “對!等我們殺了那批強盜,我要那賣酒的老漢人帶我去瞧瞧?!崩釵男愕潰骸耙悄欠嗇股弦擦芽艘惶醮蠓?,你會不會跳進去?”蘇普笑道:“那是故事中說的,不會真的是這樣?!崩釵男愕潰骸叭綣切」媚錆蓯竅肽钅?,日日夜夜的盼望你去陪她,因此墳上真的裂開了一條大縫,你肯跳進墳去,永遠陪她麼?”蘇普嘆了口氣道:“不。那個小姑娘只是我小時的好朋友。這一生一世,我是要陪阿曼的?!彼抵斐鍪秩?,和阿曼雙手相握。
  李文秀不再問了。這幾句話她本來不想問的,她其實早已知道了答案,可是忍不住還是要問。現下聽到答案,徒然增添了傷心。
  忽然間,遠處有一只天鈴鳥輕輕的唱起來,唱得那麼宛轉動聽,那麼凄涼哀怨。
  蘇普道:“從前,我常常去捉天鈴鳥來玩,玩完之後就弄死了。但那個小女孩很喜歡天鈴鳥,送了一只玉鐲子給我,叫我放了鳥兒。從此我不再捉了,只聽天鈴鳥在半夜里唱歌。你們聽,唱得多好!”李文秀“嗯”了一聲,問道:“那只玉鐲子呢,你帶在身邊麼?”蘇普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早就打碎了,不見了?!崩釵男閿撓牡牡潰骸班?,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早就打碎了,不見了?!碧熗迥癲歡系腦誄?。在寒冷的冬天夜晚,天鈴鳥本來不唱歌的,不知道它有甚麼傷心的事,忍不住要傾吐?蘇魯克、車爾庫、駱駝他們的鼾聲,可比天鈴鳥的歌聲響得多。
  第二日天一亮,七人起身吃了乾糧,跟著足印又追。陽光淡淡的,照在身上只微有暖氣。但有了太陽光,誰也不怕惡鬼了。
  追到下午,沙漠中的一道足印變成了兩道。那第二個人顯然不耐煩再踏在前人的腳印之中走路。蘇魯克等都歡呼起來。這是人,不是鬼。然而那是誰?七人這時所走的方向,早已不是李文秀平日去師父居所的途徑。她突然想起:“這強盜恐怕不是去和盜夥相會,而是照著手帕上所織的地圖,獨自尋高昌迷宮去了?!彼黨雋誦鬧械耐撇?,蘇魯克等呆了一陣,齊聲稱是。
  桑斯兒道:“這一帶沙漠平日半滴水都沒有,漢人強盜不會到這里來的?!彼章晨舜笊潰骸八尤ッ怨?,咱們就追到迷宮。就是追到天邊,也要捉到這惡強盜?!輩孔逯惺來啻?,大戈壁中有一座迷宮,宮里有數不盡的珍寶,只是誰也不認識去迷宮的道路,在大戈壁中迷了路可不是玩的,因此從來沒有人敢冒險尋訪。但現在有了地圖,沙漠中的冰雪二三十天也不會消盡,後面又有大隊人馬接應,那還怕甚麼?何況,蘇魯克向來自負是大草原上的第一勇士。他只盼車爾庫示弱,退縮了不敢再追??墑淺刀饉亢撩揮瀉ε碌哪Q?。
  李文秀道:“對,我們一起去瞧瞧,到底世上是不是真有一座高昌迷宮?!彼敫改肝松ド?,如果自己能找到迷宮,也算是完成了父母的遺志。
  阿曼道:“族里的老人們都說,高昌迷宮中的寶物,能讓天山南北千千萬萬人永遠過快活日子。千百年來這樣傳說,可是誰也找不到?!彼掌障駁潰骸耙俏頤欽業攪?,大家都過快活日子,那可真好!”阿曼道:“難道我們現在的日子不快活麼?”蘇普搔搔頭,笑道: “快活得很,快活得很?!彼翟諳氬懷?,世上還有甚麼東西,能令他過的日子比現在還快活。
  李文秀卻在想:“不論高昌迷宮中有多少珍奇的寶物,也決不能讓我的日子過得快活?!痹詰詘頌焐?,七人依著足跡,進入了叢山。山石嶙峋,越行越是難走,好在雪地里足跡極是明顯,只是山勢險惡,道路崎嶇,其實根本就沒有路,只是跟著前人的足印在山坡山谷間穿行而已,眼見前面路程無窮無盡,雪地里的兩行足跡似乎直通到地獄中去。
  蘇魯克和車爾庫見四周情勢兇險,心中也早自發毛,但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兀自斗口。蘇魯克說:“車爾庫,你在渾身發抖,嚇破了膽子可不是玩的。不如就在這里等我吧,倘若找到財寶,一定分給你一份?!背刀饉擔骸罷饣岫延⑿酆煤?,待會兒惡鬼出來,瞧是你先逃呢,還是你兒子先逃?”蘇魯克道:“不錯,咱爺兒倆見了惡鬼還有力氣逃走,總不像你那樣,嚇得跪在地下發抖?!繃餃慫道此等?,總是離不開沙漠的惡鬼,再走一會,四下里已是黑漆漆一片。蘇普道:“噎,便在這里歇宿,明天再走罷!”蘇魯克還沒回答,車爾庫笑道:“很好,你爺兒倆在這里歇著,以免危險。阿曼,你跟爹爹來,駱駝,桑斯兒,咱們不怕鬼,走!”蘇魯克“呸”的一聲,在地下吐口唾沫,當先邁步便行。李文秀眼見他二人斗氣逞強,誰也不肯示弱,只得也跟隨在後。阿曼卻累得要支持不住。蘇普、桑斯兒撿了些枯枝,做成火把。七人在森林之中,尋覓足印而行。黑夜里走在這般鬼氣森森的所在,誰都心驚肉跳,偶爾夜鳥一聲啼叫,或是樹枝上掉下一塊積雪,都使人嚇一大跳。奇怪的是,森林中竟有道路,雖然長草沒徑,但古道的痕?;故且老】殺?。
  七人在森林中走了良久,阿曼忽然叫道:“啊喲,不好?!彼掌彰ξ剩骸霸貅??”阿曼指著前面路旁的一只閃閃發光的銀鐲,說道:“你瞧,這是我先前掉下的鐲子?!蹦秋磣釉諂呷酥傲餃紗?,卻不知何以忽然會在這里出現。阿曼道:“我掉了鐲子,心想只得回來時再找,怎麼又會到了這里?”車爾庫道:“你瞧瞧清楚,到底是不是的?!卑⒙桓胰ナ?,蘇普上前拾了起來,不等阿曼辨認,他早已認出,說道:“沒錯,是她的!”說著將鐲子遞給她。
  阿曼不敢去接,顫聲道:“你……你丟在地下,我不要了?!彼掌盞潰骸澳訓勒媸嵌窆磽嫻陌嚴??”火光之下,七人的臉色都是十分古怪。
  隔了半晌,李文秀道:“說不定比惡鬼來要糟,咱們走上老路來啦。這條路咱們先前走過的?!賓敝?,人人都想起了那著名的傳說:沙漠中的旅人迷了路,走啊走啊,突然發現了足跡,他大喜若狂,跟著足跡走去,卻不知那便是他自己的足跡,尋了舊路兜了一個圈子又是一個圈子,直走到死。
  大家都不愿相信李文秀的話,可是明明阿曼掉下鐲子已經很久,走了半天,忽然在前面路上見到鐲子,那自然是兜了一個圈子,重又走上老路。黑夜之中,疲累之際,誰也沒辨明剛才路上的足印到底只是兩個人的,還是已加上了七個人的。駱駝走上幾步,拿火把一照雪地里的腳印,叫道:“好多人的腳印,是咱們自己的!”聲音中充滿了懼意。七個人面面相覷。蘇魯克和車爾庫再也不能自吹自擂、譏笑對方了。
  李文秀道:“咱們是跟著那強盜和另外一個人的足跡走的,倘若他們也在兜圈子,那麼過了一會,他們還會走到這里。咱們就在這里歇宿,且瞧他們是來不來?!鋇秸獾夭?,人人都同意了她的話。當下掃開路上積雪,打開毛毯,坐了下來。駱駝和桑斯兒生了一堆火,七個人團團坐著。誰也睡不著,誰也不想說話。他們等候陳達海和另外一個人走來,可是又害怕他們真的出現,倘若他們兜了一個圈子又回到舊路上來,只怕自己的命運和他們也會一樣。
  等了良久良久,忽然,聽到了腳步聲。
  七人聽到腳步聲,一齊躍起身來,卻聽那腳步聲突然停頓。在這短短的一忽兒之間,七個人連自己的心跳聲都聽見了。突然間,腳步聲又響了起來,卻是向西北方逐漸遠去。便在此時,一陣疾風吹來,刮起地下一大片白雪,都打在火堆之中,那火登時熄了,四下里黑漆一團。
  只聽得刷刷刷幾響,蘇魯克、李文秀等六人刀劍一齊出鞘。阿曼“啊”的一聲驚呼,撲在蘇普懷里。白雪映照之下,刀劍的刀鋒發出一閃閃的光芒。那腳步聲越去越遠,終於聽不見了。
  直到天明,森林中沒再有何異狀。早晨第一縷陽光從樹葉之間射進來,眾人精神為之一振,於是又再覓路前行。走了一會,阿曼發覺左首的灌木壓折了幾根,叫道:“瞧這里!”蘇普撥開樹木,見地下有兩行腳印,歡呼道:“他們從這里去了!”阿曼道:“那強盜定是看錯了地圖,兜了個圈子,再從這里走去,累得咱們驚嚇了一晚?!彼章晨斯笮?,道:“是啊,車爾庫家的膽小鬼嚇了一晚。蘇魯克家的兩個勇士卻只盼惡鬼出現,好揪住惡鬼的耳朵來瞧個明白?!背刀庖謊垡裁磺撲?,似乎沒有聽見,突然之間,反過手來掀住了他的耳朵。蘇魯克大叫一聲,砰的便是一拳,打在他背心。
  車爾庫身子一幌,揪住蘇魯克耳朵的手卻沒放開,只拉得他耳朵上鮮血長流,再一使力,只怕耳朵也拉脫了。
  李文秀見這兩人都已四十來歲年紀,兀自和頑童一般爭鬧不休,一半是真,一半是假,當真令人好笑。只見蘇魯克和車爾庫砰砰砰的互毆數拳,這才分開。一個鼻青,一個眼腫。
  兩人一路爭吵,一路前行。這時道路高低曲折,十分難行,一時繞過山坳,一時鉆進山洞,若不是有雪地中的足跡領路,萬難辨認。李文秀心想:“這迷宮果是隱密之極,若無地圖指引,怎能找尋得到?”行到中午,各人一晚沒睡,都已疲累之極,只有李文秀此時內功修為已頗有根基,仍是神采亦亦。蘇普道:“爹,阿曼走不動啦,咱們歇一些吧!”蘇魯克還未回答,只聽得走在最前面的車爾庫大叫一聲:“??!”蘇魯克搶上前去,轉過了一排樹木,只見對面一座石山上嵌著兩扇鐵鑄的大門。門上鐵銹斑駁,顯是歷時已久的舊物。
  七人齊聲歡呼:“高昌迷宮!”快步奔近。蘇魯克伸手用力一推鐵門,兩扇門竟是紋絲不動,車爾庫道:“那惡賊在里面上了閂?!卑⒙縛刺胖芪в形藁?,但見那門宛如天生在石山中一般,竟無半點縫隙。阿曼拉住門環,向左一轉,轉之不動,這迷宮建成已不知有幾百年,雖然大漠之中十分乾燥,但鐵門也必生銹,就算有機括動也該轉不動了,那知她再向右轉,居然甚是松動。她轉了幾轉,蘇魯克和車爾庫本來大力推門,突然鐵門向里打開,兩人出其不意,一齊摔了進去。兩人一驚之下,大笑著爬起身來。
  門內是條黑沈沈的長甬道,蘇普點燃火把,一手執了,另外一手拿著長刀,當先領路。走完甬道,眼前出現了三條岔道。迷宮之內并無雪地足跡指引,不知那兩人向那一條路走去。各人俯身細看,見左首和右首兩條路上都有淡淡的足跡。
  蘇魯克道:“四個走左邊的,三個走右邊的,待會兒再在這里會合?!崩釵男愕潰骸澳遣緩?!這地方既然叫作迷宮,道路一定曲折,咱們還是一起的好?!彼章晨艘⊥返潰骸傲掄饃蕉粗?,能有多大地方?漢人生來膽小,真沒法子?!彼笆欽怊崴?,但七個人還是一齊走了,見右首一條路寬些,便都向右行。
  只走出十馀丈遠,蘇魯克便想:“這漢人的話倒是不錯?!敝患懊嬗殖魷至瞬礪?。七個人細細辨認腳印,一路跟蹤而進,有時岔路上兩邊都有腳印,只得任意選一條路。走了好半天,山洞中岔路不知凡幾,每到一處岔路,阿慢便在山壁上用力劃下記號,以免回出來時找不到原路。突然之間,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一大片空地,盡頭處又有兩扇鐵門,嵌在大山巖中。
  七個人走過空地,來到門前。蘇魯克又去轉門環,不料這扇門卻是虛掩的,輕輕一碰,便“呀”的一聲開了。七人走了進去,只見里面是一間殿堂,四壁供的都是泥塑木雕的佛像,從這殿堂進去,連綿不斷的是一列房舍。
  每一間房中大都供有佛像。偶然在壁上見到幾個漢文,寫的是“高昌國國王”,“文泰”,“大唐貞觀十三年”等等字樣。有一座殿堂中供的都是漢人塑像,中間一個老人,匾上寫的是“大成至圣先師孔子位”,左右各有數十人,寫著“顏回”、“子路”、“子貢”、“子夏”、“子張”等名字。蘇魯克一見到這許多漢人塑像,眉頭一皺,轉頭便走。
  李文秀心想:“這里的人都信回教,怎麼迷宮里供的既有佛像,又有漢人?壁上寫的又都是漢字,真是奇怪之極?!逼呷斯艘皇?,又是一室,只見大半宮室已然毀圯,有些殿堂中堆滿了黃沙,連門戶也有堵塞的。迷宮中的道路本已異常繁復曲折,再加上墻倒沙阻,更是令人暈頭轉向。有時通道上出現幾具白骨骷髏,宮中的器物用具卻都不是回疆所有,李文秀依稀記得,這些都是中土漢人的物事。只把各人看得眼花撩亂,稱異不止。但傳說中的甚麼金銀珠寶卻半件也沒有。
  七人沿著一條黑沈沈的甬道向前走去,突然之間,前面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喝道:“我在這里已安安靜靜的住了一千年,誰也不敢來打擾我。那一個大膽過來,立刻就死!”說的是哈薩克語,音調十分純正,聲音并不甚響,卻是聽得清清楚楚。
  阿曼驚道:“是惡鬼!他……他說在這里已住了一千年?!崩掌盞氖?,向後退了幾步。駱駝叫道:“這是人,不是鬼!”高舉火把,向前走去。桑斯兒不甘示弱,搶上幾步,和他并肩而行,剛走到一個彎角上,驀地里兩人齊聲大叫,身子向後摔了出來。眾人大吃一驚,蘇魯克和車爾庫拋去手中火把,搶上扶起。只聽得前面傳來一陣桀桀怪笑,那聲音道: “我在這里已住了一千年,住了一千年。進來的一個個都死?!背刀飧歡嘞?,抱了駱駝急奔而出,蘇魯克抱了桑斯兒,和馀人跟著出去,但聽得怪笑之聲充塞了甬道。來到天井中,看駱駝和桑斯兒時,兩人口角流出鮮血,竟已一齊斃命。五人面面相覷,又是難過,又是驚恐。
  阿曼道:“這惡鬼不許人去……去打擾,咱們快走吧!”到這地步,蘇魯克和車爾庫那里還敢逞什麼剛勇?抱了兩具尸體,循著先前所劃的記號,回到了迷宮之外。
  車爾庫死了兩名心愛的弟子,心里十分難過,不住的拭淚。蘇魯克再也不譏諷他了,反而出言安慰,又道:“那兩個漢人強盜進了迷宮之後影蹤全無,定是也給宮里的惡鬼弄死了,那也好,叫這兩個強盜沒好下場?!卑⒙潰骸霸勖譴釉坊厝グ?,以後……以後永遠別來這地方了?!背刀獾潰骸霸勖親迦舜蠖尤寺砭涂斕嚼?,可得告訴他們,別讓兄弟們闖進宮去,一個個的死於非命?!彼章晨說潰骸岸?!只要是在迷宮之外,那……那就沒有干系?!筆遣皇欽嫻拿揮懈上?,那可誰也不知道。為了穩妥起見,五個人直退出六七里地,到了一大片曠地上,這才停住。蘇魯克道:“惡鬼怕太陽,要走過這片曠地,非曬到太陽不可?!卑⒙潰骸巴砩夏??”蘇魯克搔了搔頭皮,無法回答。
  幸好沒到晚上,第一隊人馬已經趕到。蘇魯克等忙將發現迷宮、宮中有惡鬼害人的事說了。
  雖然人多膽壯,但誰也沒有提議前去探險。過得兩個時辰,第二隊、第三對先後到來,數百人便在地曠上露宿。每隔得十馀人,便點起了一堆大火,料想惡鬼再兇,也必怕了這許多火堆。
  李文秀倚在一塊巖石之旁,心里在想:“我爹爹媽媽萬里迢迢的從中原來到回疆,為的是找高昌迷宮。他們沒找到迷宮,就送了性命。其實就算找到了,多半也會給宮里的惡鬼害死,除非他們一聽到惡鬼的聲音立刻就退出??墑塹杪枰簧砦涔?,一定不肯聽惡鬼的話。唉,人的武功再高,又那里斗得過鬼怪?”忽然背後腳步聲輕響,一人走了過來,低聲叫道:“阿秀?!崩釵男憒笙?,跳起身來,叫道:“計爺爺,你也來了?!奔評先說潰骸拔也環判哪?,跟著大夥兒來瞧著你?!崩釵男閾鬧懈屑?,拉住他手,說道:“道上很難走,你年紀這麼大了,辛苦得很,快坐下歇歇?!奔評先爍趙謁肀咦?,忽聽得西方響起幾下尖銳的梟鳴之聲,異常刺耳難聽。眾人不禁齊向鳴聲來處望去,只見白晃晃的一團物事,從黑暗中迅速異常的沖來,沖到離眾人約莫四丈之處,猛地直立不動,看上去依稀是個人形,火光映照下,只見這鬼怪身披白色罩袍,滿臉都是鮮血,白袍上也是血跡淋漓,身形高大之極,至少比常人高了五尺。靜夜看來,恐怖無比。那鬼怪陡然間雙手前伸,十根指甲比手指還長,滿手也都是鮮血。
  眾人屏息凝氣,寂無聲息的望著他。
  那鬼怪桀桀怪笑,尖聲道:“我在迷宮里已住了一千年,不許誰來打擾,誰叫你們這樣大膽?”說的是哈薩克語,正是李文秀日間在迷宮中聽到的聲音。那鬼怪慢慢轉身,雙手對著三丈外的一匹馬,叫道:“給我死!”突然間回過身來,疾馳而去,片刻間走得無影無蹤。
  這鬼怪突然而來,突然而去,氣勢懾人,直等他走了好一會,眾人方才驚呼出來。只見他雙手指過的那匹馬四膝跪倒,翻身斃命。眾人擁過去看時,但見那馬周身沒半點傷痕,口鼻亦不流血,卻不知如何,竟是中了魔法而死。
  眾人都說:“是鬼,是鬼?!庇腥說潰骸拔以縊蕩蟾甌謚杏泄??!庇腥說潰骸澳敲怨晡奕私?,自然有鬼怪看守?!庇鐘腥說潰骸疤倒砉治藿?,瞧瞧那鬼有沒腳印?!鋇畢輪諶四昧嘶鳶?,順著那鬼怪的去路瞧去,但見沙地之上每隔五尺便是一個小小的圓洞,人的腳印既不會這樣細細一點,而兩點之間,相距又不會這樣遠。
  這樣一來,各人再無疑義,都認定是迷宮中的鬼怪作祟,大家都說:“不論迷宮中有甚麼東西,那也不能要了。明天一早,大家快快回去?!閉砣巳誦木ㄕ?,但第二天太陽一出來,忽然之間,每個人心里都不怎麼怕了。有些年青人商量著要去迷宮瞧瞧。蘇魯克和車爾庫厲聲喝阻,說道便是要去迷宮,也得商議出一個好法子來。
  可是商議了一整天,又有甚麼好法子?唯一的結果,是大家同意在這里住一晚,明天再從長計議。
  將近亥時,便是昨晚鬼怪出現的時刻,只聽得西方又響起了三下尖銳的梟鳴,眾人毛骨悚然。但見那白衣長腿、滿身血污的鬼怪又飛馳而來,在數丈外遠遠站定,尖聲說道:“你們還不回去?哼,再在這里附近逗留一晚,一個一個,叫他都不得好死,我在宮里住了一千年,誰都不敢進來,你們這樣大膽!”說到這里,慢慢轉身,雙手指著遠處一個青年,叫道:“給我死!”說了這三個字,猛地里回過身來,疾馳而去,月光下但見他越走越遠,終於不見。
  只見那青年慢慢委頓,一句話也不說,就此斃命,身上仍是沒半點傷痕。昨晚還不過害死一匹馬,今日卻害死了一個壯健的青年。
  這樣一來,還有誰敢再逗留?何況聽得蘇魯克他們說,迷宮中根本沒有甚麼珍寶,連一塊金子銀子也沒有。若不是天黑,大家早就往來路疾奔了。
  次日天色微明,眾人就亂哄哄的快步回去。
  李文秀昨天已去仔細看過了那匹馬的尸體,這時再去看那青年的尸體,心下更無懷疑,自言自語的道:“這不是惡鬼!”忽然身後有人顫聲道:“是惡鬼,是惡鬼!阿秀,這比惡鬼還要可怕,咱們快走?!痹床恢貅崾焙?,計老人已到了她的身後。
  李文秀嘆了口氣,道:“好,咱們走吧!”忽然間聽得蘇普長聲大叫:“阿曼,阿曼,你在那里?”車爾庫驚道:“阿曼沒跟你在一起嗎?”他也縱聲大叫:“阿曼,阿曼!咱們回去啦?!崩椿乇寂苷已芭?。
  蘇普一面大叫“阿曼!”一面奔上小丘,四下了望,忽然望見西邊路上有一塊花頭巾,似是阿曼之物,急忙奔將過去,拾起一看,正是阿曼的頭巾。他一急非同小可,叫道:“阿曼給惡鬼捉去了!”這時眾族人早已遠去,聯絡駝、桑斯兒、以及另一個青年的尸身都已抬去,當地只剩下蘇魯克、車爾庫、蘇普、李文秀、計老人五人。蘇魯克等聽得蘇普的驚呼之聲,忙奔過去詢問。
  蘇普拿著那個花頭巾,氣急敗壞的道:“這是阿曼的。她……她……她給惡鬼捉去了?!崩釵男鬮實潰骸笆讒崾焙蜃餃サ??”蘇普道:“我不知道。一定是昨晚半夜里。她…她跟女伴們睡在一起的,今早我就找她不到了?!彼裊艘徽?,忽然向著迷宮的方向發足狂奔,叫道:“我要去跟阿曼死在一起?!卑⒙雀窆磣餃チ?,他自然沒本事救她回來。但阿曼既然死了,他也不想活了。
  蘇魯克叫道:“蘇普,蘇普,小傻子,快回來,你不怕死嗎?”見兒子越奔越遠,愛子之情終於勝過了對惡鬼的恐懼,於是隨後追去。車爾庫一呆,叫道:“阿曼,阿曼!”也跟了去。
  計老人搖搖頭,道:“阿秀,咱們回去吧?!崩釵男愕潰骸安?,計爺爺,我得去救他們?!奔評先說潰骸澳愣凡還窆淼??!崩釵男愕潰骸安皇嵌窆?,是人?!奔評先撕鋈簧斐鱟笫?,緊緊握住了李文秀的手臂,顫聲道:“阿秀,就算是人,他也比惡鬼還要可怕。你聽我話,咱們回去吧,走得遠遠的。咱們是漢人,別在回疆住了,你和我一起回中原去?!崩釵男閶奐掌盞熱嗽獎莢皆?,心中焦急,用力一掙,那知計老人雖然年邁,手勁竟是大得異乎尋常,接連使勁,都是沒能掙脫。她叫道:“快放開我!蘇普,蘇普,會給他害死的!”計老人見她脹紅了臉,神情緊迫,不由得嘆了口氣,放松了她手臂,輕聲道:“為了這個哈薩克少年,你什麼都不顧了!”李文秀手臂上一松,立即轉身飛奔,也沒聽見計老人的說話。一口氣奔到迷宮之前,只見蘇普手舞長刀,正在大叫大嚷:“該死的惡鬼,你害死了阿曼,連我也一起害死吧。阿曼死了,我也不要活了!我是蘇普,你出來,我跟你決斗!你怕了我嗎?”他伸手去轉門環,但心神混亂之下,轉來轉去都推不開門。
  蘇魯克在一旁叫道:“蘇普,傻小子,別進去!”蘇普卻那里肯聽?李文秀見到他這般癡情的模樣,心中又是一酸,大聲道:“阿曼沒有死!”蘇普陡然間聽到這句話,腦筋登時清醒了,轉身問道:“阿曼沒有死?你怎……怎麼知道?”李文秀道:“迷宮里的不是惡鬼,是人!”蘇普、蘇魯克、車爾庫三人齊聲道:“明明是惡鬼,怎麼是人?”李文秀道:“這是人扮的。他用一種極微細的劇毒暗器射死了馬匹和人,傷痕不容易看出來。他腳下踩了高蹺,外面用長袍罩住了,所以在沙地中行走沒有腳印,身材又這麼高,走起來這麼快?!彼磽庥辛驕浠叭疵揮興擔骸拔抑勒餿聳撬?,因為我認得他放暗器的手法。在死馬和那青年的尸體上,我也已找到了暗器的傷痕?!閉廡┙饈禿锨楹俠?,可是蘇魯克等一時卻也難以相信。這時計老人也已到了,他緩緩的道:“我知道是厲害的惡鬼,大家別進迷宮,免得送了性命。我是老人,說話一定不錯的?!彼掌盞潰骸笆嵌窆硪舶?、是人也罷,我總是要去……要去救阿曼?!彼甕舛窆砉嬡繢釵男闥凳僑稅緄?,那麼便有了搭救阿曼的指望。他又去旋轉門環,這一次卻轉開了。
  李文秀道:“我跟你一起去?!彼掌兆防?,心中說不出的感激,說道:“李英雄,你別進去了,很危險的?!崩釵男愕潰骸安灰?,我陪著你,就不會危險?!彼掌杖壤嵊?,顫聲道:“多謝,謝謝你?!崩釵男閾南耄骸澳閼庋屑の?,只不過是為了阿曼?!弊范約評先說潰骸凹埔?,你在這里等我?!奔評先說潰骸安?!我跟你一起進去,那……那人很兇惡的?!崩釵男愕潰骸澳隳曇駝庋罅?,又不會武功,在外面等著我好了。我不會有危險的?!奔評先說潰骸澳悴恢?,非常非常危險的。我要照顧你?!崩釵男戕植還?,心想:“你能照顧我甚麼?反而要我來照顧你才是?!鋇畢攣甯鋈說閆鵒嘶鳶?,尋著舊路又向迷宮里進去。
  五人曲曲折折的走了良久。蘇普一路上大叫:“阿曼,阿曼,你在那里?”始終不聽見甚麼聲音。李文秀心想:“這是把他嚇走了的好?!彼檔潰骸霸勖且黃鶇蠼?,說大隊人馬來救人啦,說不定能將那惡人嚇走?!彼章晨?、車爾庫和蘇普依計大叫:“阿曼,阿曼,你別怕,咱們大隊人馬來救你啦?!泵怨械釤每綻?,一陣陣回聲四下震蕩。
  又走了一陣,忽聽得一個女子尖聲大叫,依稀正是阿曼。蘇普循聲奔去,推開一扇門,只見阿曼縮在屋角之中,雙手被反綁在背後。兩人驚喜交集,齊聲叫了出來。
  蘇普搶上去松開了她的綁縛,問:“那惡鬼呢?”阿曼道:“他不是鬼,是人。剛才他還在這里,聽到你們的聲音,便想抱了我逃走,我拼命掙扎,他聽得你們人多,就匆匆忙忙的逃走了?!彼掌帳媼絲諂?,又問:“那……那是怎麼樣一個人?他怎麼會將你捉了來?” 阿曼道:“一路上他綁住了我眼睛,到了迷宮,黑沈沈的,始終沒能見到他的相貌?!彼掌兆非浦釵男?,眼光中滿是感激之情。
  阿曼轉向車爾庫,說道:“爹,這人說他名叫瓦耳拉齊,你認……”他一言未畢,車爾庫和蘇魯克齊聲叫了出來:“瓦耳拉齊!”這兩人一聲叫喚,含意非常明白,他們不但知道瓦耳拉齊,而且還對他十分熟悉。
  車爾庫道:“這人是瓦耳拉齊?決計不會的。他自己說叫做瓦耳拉齊?你沒聽錯?”阿曼道:“他說他認得我媽?!彼章晨說潰骸澳薔褪橇?,是真的瓦耳拉齊?!背刀忄牡潰骸八系媚懵??是瓦爾拉齊?怎…怎麼會變成了迷宮里的惡鬼?”阿曼道:“他不是鬼,是人。他說他從小就喜歡我媽,可是我媽不生眼珠子,嫁了我爹爹這個大混蛋……啊喲,爹,你別生氣,是這壞人說的?!彼章晨斯笮?,說道:“瓦耳拉齊是壞人,可是這句話倒沒說錯,你爹果然是個大混…”車爾庫一拳打去。蘇魯克一笑避開,又道:“瓦耳拉齊從前跟你爹爹爭你媽,瓦耳拉齊輸了。這人不是好漢子,半夜里拿了刀子去殺你爹爹。你瞧,他耳朵邊這個刀疤,就是給瓦耳拉齊砍的?!敝諶艘黃臚虺刀?,果見他左耳邊有個長長的刀疤。這疤痕大家以前早就見到了,不過不知其來歷而已。
  阿曼拉著父親的手,柔聲道:“爹,那時你傷得很厲害麼?”車爾庫道:“你爹雖然中了他的暗算,但還是打倒了他,把他掀在地下,綁了起來?!彼嫡餳婦浠笆?,語氣中頗有自豪之意,又道:“第二天族長聚集族人,宣布將這壞蛋逐出本族,永遠不許回來,倘若偷偷回來,便即處死。這些年來一直就沒見他。這家伙躲在這迷宮里干什麼?你怎麼會給他捉去的?”阿曼道:“今朝天快亮時,我起來到樹林中解手,那知道這壞人躲在後面,突然撲了過來,按住我嘴巴,一直抱著我到了這里。他說他得不到我媽,就要我來代替我媽。我求他放我回去,我說我媽不喜歡他,我也決計不會喜歡他的。他說:『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總只你是我的人了。那些哈薩克膽小鬼,沒一個敢進迷宮來救你的?!凰幕安歡?,爹,蘇魯克伯伯,你們都是英雄,還有李英雄,蘇普,計爺爺也來了,幸虧你們來救我?!背刀夂蘚薜牡潰骸八λ懶寺嬙?,桑斯兒,咱們快追,捉到他來處死?!崩釵男惚疽蚜系秸餳侔綞窆碇聳撬?,那知道自己的猜想竟完全錯了,不禁暗暗慚愧,實不該冤枉了好人,幸好心里的話沒說出口來,又想:“怎麼這個哈薩克人也會發毒針?發針的手法又一模一樣?難道他也是跟我師父學的?”蘇魯克等既知惡鬼是瓦耳拉齊假扮,那里還有什麼懼怕?何況素知這人武功平平,一見面,還不手到擒來?車爾庫為了要報殺徒之仇,高舉火把,當先而行。
  計老人一拉李文秀的衣袖,低聲道:“這是他們哈薩克人自己族里的事,咱們不用理會,在外面等著他們吧?!崩釵男閭鏌舴⒉?,顯是害怕之極,柔聲道:“計爺爺,你坐在那邊天井里等我,好不好?那個哈薩克壞人武功很強的,只怕蘇……蘇魯克他們打不過,我得幫著他們?!奔評先頌玖絲諂?,道:“那麼我也一起去?!崩釵男閬蛩氯嵋恍?,道:“這件事快完結了,你不用擔心?!奔評先撕退⒓綞?,道:“這件事快完結了,完結之後,我要回中原去了。阿秀,你和我一起回去嗎?”李文秀心里一陣難過,中原故鄉的情形,在她心里早不過是一片模糊的影子,她在這大草原上住了十二年,只愛這里的烈風、大雪、黃沙、無邊無際的平野、牛羊,半夜里天鈴鳥的歌聲……計老人見她不答,又道:“我們漢人在中原,可比這里好得多了,穿得好,吃得好。你計爺爺已積了些錢,回去咱們可以舒舒服服的。中原的花花世界,比這里繁華百倍,那才是人過的日子?!崩釵男愕潰骸爸性怊岷?,你怎麼一直不回去?”計老人一怔,走了幾步,才緩緩的道:“我在中原有個仇家對頭,我到回疆來,是為了避禍。隔了這麼多年,那仇家一定死了。阿秀,咱們在外面等他們吧?!崩釵男愕潰骸安?,計爺爺,咱們得走快些,別離得他們太遠?!奔評先恕班?、嗯” 連聲,腳下卻絲毫沒有加快。李文秀見他年邁,不忍催促。
  計老人道:“回到了中原,咱們去江南住。咱們買一座莊子,四周種滿了楊柳桃花,一株間著一株,一到春天,紅的桃花,綠的楊柳,黑色的燕子在柳枝底下穿來穿去。阿秀,咱們再起一個大魚池,養滿了金魚,金色的、紅色的、白色的、黃色的,你一定會非??摹? 再比這兒好得多了……”李文秀緩緩搖了搖頭,心里在說:“不管江南多麼好,我還是喜歡住在這里,可是……這件事就要完結了,蘇普就會和阿曼結婚,那時候他們會有盛大的刁羊大會、摔角比賽、火堆旁的歌舞……”她抬起頭來,說道:“好的,計爺爺,咱們回家之後,第二天就動身回中原去?!奔評先搜壑型蝗簧臉雋斯饣?,那是喜悅無比的光芒,大聲道:“好極了!咱們回家之後,第二天就動身回中原去?!焙鋈恢?,李文秀有些可憐那個瓦耳拉齊起來。他得不到自己心愛的人,又給逐出了本族,一直孤零零的住在這迷宮里。阿曼是十八歲,他在這迷宮里已住了二十年吧?或許還更長久些。
  “瓦耳拉齊!站??!”突然前面傳來了車爾庫的怒喝。李文秀顧不得再等計老人,急忙尋聲奔去。
  走到一座大殿門口,只見殿堂之中,一人竄高伏低,正在和手舞長刀的車爾庫惡斗。那人空著雙手,身披白色長袍,頭上套著白布罩子,只露出了兩個眼孔,頭罩和長袍上都染滿了血漬,正是前兩晚假扮惡鬼那人的衣服,自便是擄劫阿曼的瓦耳拉齊了,只是這時候他腳下不踩高蹺,長袍的下擺便翻了上來纏在腰間。
  蘇魯克、蘇普父子見車爾庫手中有刀而對方只是空手,料想必勝,便不上前相助,兩人高舉火把,口中吆喝著助威。
  李文秀只看得數招,便知不妙,叫道:“小心!”正欲出手,只聽得砰的一聲,車爾庫右胸已中了一掌,口噴鮮血,直摔出來。蘇魯克父子大驚,一齊拋去手中火把,挺刀上前,合攻敵人。兩根火把掉在地下兀自燃燒,殿中卻已黑沈沈地僅可辨物。
  李文秀提著流星錘,叫道:“蘇普,退開!蘇魯克伯伯,退開,我來斗他?!彼章晨伺潰骸澳閫絲?,別大呼小叫的?!幣槐さ妒菇?,呼呼生風。他哈薩克的刀法另成一路,卻也是剛猛狠辣。只是瓦耳拉齊身手靈活之極,驀地里飛出一腿,將蘇普手中的長刀踢飛了。
  李文秀忙將流星錘往地下一擲,縱身而上,接住半空中落下的長刀,刷刷兩刀,向瓦耳拉齊砍去。她跟師父學的是拳腳和流星錘,刀法并未學過,只是此刻四人纏斗,她錘法未臻一流之境,一使流星錘,非誤傷了蘇魯克父子不可,只得在拳腳中夾上刀砍,凝神接戰。蘇魯克失了兵刃,出拳揮擊。
  瓦耳拉齊以一敵三,仍占上風。
  斗得十馀合,瓦耳拉齊大喝一聲,左拳揮出,正中蘇魯鼻梁,跟著一腿,踢中了蘇魯克的小腹。蘇魯克父子先後摔倒,再也爬不起來。原來瓦耳拉齊的拳腳中內力深厚,擊中後極難抵擋,蘇魯克雖然悍勇,又是皮粗肉厚,卻也經受不起。
  這一來,變成了李文秀獨斗強敵的局面,左支右絀,登時便落在下風。
  瓦耳拉齊喝道:“快出去,就饒你的小命?!崩釵男閶奐約喝舫吠艘惶?,最多是拉了計老人同走,蘇普等三人非遭毒手不可,當下奮不顧身,拼力抵御。瓦耳拉齊左手一揚,李文秀向右一閃,那知他這一下卻是虛招,右掌跟著疾劈而下,噗的一聲,正中她左肩。李文秀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心中便如電光般閃過一個念頭:“這一招『聲東擊西』,師父教過我的,怎地忘了?”瓦耳拉齊喝道:“你再不走,我要殺你了!”李文秀忽然間起了自暴自棄的念頭,叫道:“你殺死我好了!”縱身又上,不數招,腰間中了一拳,痛得拋下長刀蹲下身來,心中正叫:“我要死了!”忽然身旁呼的一聲,有人撲向瓦耳拉齊。
  李文秀在地下一個打滾,回頭看時,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卻原來計老人右手拿著一柄匕首,展開身法,已和瓦耳拉齊斗在一起。但見計老人身手矯捷,出招如風,竟是絲毫沒有龍鍾老態。
  更奇的是,計老人舉手出足,招數和瓦耳拉齊全無分別,也便是她師父華輝所授的那些武功。李文秀隨即省悟:“是了,中原的武功都是這樣的。
  計爺爺和這哈薩克惡人都學過中原的武功,計爺爺原來會武功的,我可一直不知道?!毖奐嗽蕉吩澆?,瓦耳拉齊忽然尖聲叫道:“馬家駿,你好!”計老人身子一顫,向後退了一步,瓦耳拉齊左手一揚,使的正是半招“聲東擊西”。計老人卻不上他當,匕首向右戳出,那知瓦耳拉齊卻不使全這下半招“聲東擊西”,左手疾掠而下,一把抓住計老人的臉,硬生生將他一張面皮揭了下來。
  李文秀、蘇魯克、阿曼三人齊聲驚呼。李文秀更是險些便暈了過去。
  只見瓦耳拉齊跳起身來,左一腿,右一腿,雙腿鴛鴦連環,都踢中在計老人身上,便在這時,白光一閃,計老人匕首脫手激射而出,插入了敵人的小腹。
  瓦耳拉齊慘呼一聲,雙拳一招”五雷轟頂”,往計老人天靈蓋猛擊下去。李文秀知道這兩拳一擊下去,計老人再難活命,當下奮起平生之力,躍過去舉臂力格,喀喇一響,雙臂只震得如欲斷折。霎時之間,兩人勢成僵持,瓦耳拉齊雙拳擊不下來,李文秀也無法將他格開。
  蘇魯克這時已可動彈,跳起身來,奮起平生之力,一拳打在瓦耳拉齊下頦。瓦耳拉齊向後摜出,在墻上一撞,軟倒在地。
  李文秀叫道:“計爺爺,計爺爺?!狽銎鵂評先?,她不敢睜眼,料想他臉上定是血肉模糊,可怖之極,那知眼開一線,看到的竟是一張壯年男子的臉孔。她吃了一驚,眼睛睜大了些,只見這張臉胡子剃得精光,面目頗為英俊,在時明時暗的火把光芒下,看來一片慘白,全無血色,這人不過三十多歲,只有一雙眼睛的眼神,卻是向來所熟悉的,但配在這張全然陌生的臉上,反而顯得說不出的詭異。
  李文秀呆了半晌,這才“啊”的一聲驚呼,將計老人的身子一推,向後躍開。她身上受了拳腳之傷,落下來時站立不穩,坐倒在地,說道:“你……你……”計老人道:“我…我不是你計爺爺,我…我…”忽然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來,說道:“不錯,我是馬家駿,一直扮作了個老頭兒。阿秀,你不怪我嗎?”這一句“阿秀”,仍是和十年來一般的充滿了親切關懷之意。
  李文秀道:“我不怪你,當然不怪你。你一直待我是很好很好的?!彼魄坡砑銥?,瞧瞧靠在墻上的瓦耳拉齊,心中充滿了疑團。
  這時阿曼已扶起了父親,替他推拿胸口的傷處。蘇魯克、蘇普父子拾起了長刀,兩人一跛一拐的走到瓦耳拉齊身前。
  瓦耳拉齊道:“阿秀,剛才我叫你快走,你為什麼不走?”他說的是漢語,聲調又和她師父華輝完全相同,李文秀想也沒想,當即脫口而出:“師父!”瓦耳拉齊道:“你終於認我了?!鄙焓只夯喝∠擄撞紀氛?,果然便是華輝。
  李文秀又是驚訝,又是難過,搶過去伏在他的腳邊,叫道:“師父,師父,我真的不知道是你。我…我起出猜到是你,但他們說你是哈薩克人瓦耳拉齊,你自己又認了?!蓖叨肷壞潰骸拔沂槍巳?,我是瓦耳拉齊!”李文秀奇道:“你……你不是漢人?”瓦耳拉齊道:“我是哈薩克人,族里趕了我出來,永遠不許我回去。我到了中原,漢人的地方,學了漢人的武功,嘿嘿,收了漢人做徒弟,馬家駿,你好,你好!”馬家駿道:“師父,你雖於我有恩,可是……”李文秀又是大吃了一驚,道:“計爺爺,你……他……他也是你師父?”馬家駿道:“你別叫我計爺爺。我是馬家駿。他是我師父,教了我一身武功,同我一起來到回疆,半夜里帶我到哈薩克的鐵延部來,他用毒針害死了阿曼的媽媽……”他說的是漢語。李文秀越聽越奇,用哈薩克語問阿曼道:“你媽是給他用毒針害死的?”阿曼還沒回答,車爾庫跳起身來,叫道:“是了,是了。阿曼的媽,我親愛的雅麗仙,一天晚上忽然全身烏黑,得疾病死了,原來是你瓦耳拉齊,你這惡棍,是你害死她的?!彼斯ズ屯叨肫疵?,但重傷之馀,稍一動彈便胸口劇痛,又倒了下去。
  瓦耳拉齊道:“不錯。雅麗仙是我殺死的,誰教她沒生眼珠,嫁了你這大混蛋,又不肯跟我逃走?”車爾庫大叫:“你這惡賊,你這惡賊!”馬家駿以哈薩克語道:“他本來要想殺死車爾庫,但這天晚上車爾庫不知道那里去了,到處找他不到。我師父自己去找尋車爾庫,要我在水井里下毒,把全族的人一起毒死??墑俏頤竊諞患夜巳思依锝杷?,主人待我很好,盡他們所有的款待,我想來想去,總是下不了手。我師父回來,說找不到車爾庫,一問之下,知道我沒聽命在水井里下毒,他就大發脾氣,說我一定會泄露他的秘密,定要殺了我滅口。他逼得到實在狠了,於是我先下手為強,出其不意的在他背心上射了三枚毒針?!蓖叨牒蘚薜牡潰骸澳閼饌鞲閡宓墓吩?,今日總教你與在我的手里?!甭砑銥ザ岳釵男愕潰骸鞍⑿?,那天晚上你跟陳達海那強盜動手,一顯示武功,我就知道你是跟我師父學的,就知道那三枚毒針沒射死他?!蓖叨氳潰骸昂?,憑你這點兒臭功夫,也射得死我?”馬家駿不去理他,對李文秀道:“這十多年來我躲在回疆,躲在鐵延部里,裝做了一個老人,就是怕師父沒死。只有這個地方,他是不敢回來的。我一知道他就在附近,我第一個念頭,就是要逃回中原去?!崩釵男慵⒔ソノ⑷?,知他給瓦耳拉齊以重腳法接連踢中兩下,內臟震裂,已然難以活命,活過頭來看瓦耳拉齊時,他小腹上那把匕首直沒至柄,也是已無活理。自己在回疆十年,只有這兩人是真正照顧自己、關懷自己的,那知他兩人恩怨牽纏,竟致自相殘殺,兩敗俱傷。她眼眶中充滿了淚水,問馬家駿道:“計……馬大叔,你……你既然知道他沒死,而且就在附近,為甚麼不立刻回中原去?”馬家駿嘴角邊露出凄然的苦笑,輕輕的道:“江南的楊柳,已抽出嫩芽了,阿秀,你獨自回去吧,以後……以後可得小心,計爺爺,計爺爺不能照顧你了……”聲音越說越低,終於沒了聲息。
  李文秀撲在他身上,叫道:“計爺爺,計爺爺,你別死?!甭砑銥ッ換卮鶿奈駛熬退懶?,可是李文秀心中卻已明白得很。馬家駿非常非常的怕他的師父,可是非但不立即逃回中原,反而跟著她來到迷宮;只要他始終扮作老人,瓦耳拉齊永遠不會認出他來,可是他終於出手,去和自己最懼怕的人動手。那全是為了她!這十年之中,他始終如爺爺般愛護自己,其實他是個壯年人。世界上親祖父對自己的孫女,也有這般好嗎?或許有,或許沒有,她不知道。
  殿上地下的兩根火把,一根早已了熄滅,另一根也快燒到盡頭。
  蘇魯克忽道:“真是奇怪,剛才兩個漢人跟一個哈薩克人相打,我想也不想,過去一拳,就打在那個哈薩克人的臉上?!崩釵男鬮實潰骸澳俏貅??為甚麼你忽然幫漢人打哈薩克人?”蘇魯克搔了搔頭,道:“我不知道?!備裊艘換?,說道:“你是好人,他是壞人!”他終於承認:漢人中有做強盜的壞人,也有李英雄那樣的好人,(那個假扮老頭兒的漢人,不肯在水井中下毒,也該算好人吧?)哈薩克人中有自己那樣的好人,也有瓦耳拉齊那樣的壞人。
  李文秀心想:“如果當年你知道了,就不會那樣狠狠的鞭打蘇普,一切就會不同了??墑?,真的會不同嗎?就算蘇普小時候跟我做好朋友,他年紀大了之後,見到了阿曼,還是會愛上她的。人的心,真太奇怪了,我不懂?!彼章晨舜笊潰骸巴叨?,我瞧你也活不成了,我們也不用殺你,再見了!”瓦耳拉齊突然目露兇光,右手一提。李文秀知他要發射毒針,叫道:“師父,別——”就在這時,一個火星爆了開來,最後一個火把也熄滅了,殿堂中伸手不見五指。瓦耳拉齊就是想發毒針害人,也已取不到準頭。李文秀叫道:“你們快出去,誰也別發出聲響?!彼章晨?、蘇普、車爾庫和阿曼四人互相扶持,悄悄的退了出去。大家知道瓦耳拉齊的毒針厲害,他雖命在頃刻,卻還能發針害人。四人退出殿堂,見李文秀沒有出來,蘇普叫道:“李英雄,李英雄,快出來?!崩釵男憒鷯α艘簧?。
  瓦耳拉齊道:“阿秀,你…你也要去了嗎?”聲音甚是凄涼。李文秀心中不忍,暗想他雖然做了許多壞事,對自己可畢竟是很好的,讓他一個人在這黑暗中等死,實在是太殘忍了,於是坐了下來,說道:“師父,我在這里陪你?!彼掌趙諭餉嬗紙辛思干?。李文秀大聲道:“你們先出去吧,我等一會出來?!彼掌戰械潰骸罷餿撕芐錐竦?,李英雄,你可得小心了?!崩釵男悴輝倩卮?。
  阿曼道:“你怎麼老是叫她李英雄,不叫李姑娘?”蘇普奇道:“李姑娘,她是女子嗎?”阿曼道:“你是裝傻,還是真的看不出來?”蘇普道:“我裝甚麼傻?他……他武功這樣好,怎麼會是女子?”阿曼道:“那天大風雪的晚上,在計老人的家里,她奪了我做女奴,後來又放了我。那時候我就知道她是女子了?!彼掌張氖值潰骸鞍?,是了。如果她是男人,怎肯放了像你這樣美麗的女奴?”阿曼臉上微微一紅,道:“不是的。那時候我見到了她瞧著你的眼色,就知道她是姑娘。天下那會有一個男子,用這樣的眼光癡癡的瞧著你!”蘇普搔了搔頭,傻笑道:“我可一點也沒瞧出來?!卑⒙凍┑匭α?,笑得真像一朵花。她知道蘇普的眼光一直停在自己身上,便有一萬個姑娘癡情地瞧著他,他也永不會知道。
  殿堂中一片漆黑,李文秀和瓦耳拉齊誰也見不到誰。李文秀坐在師父身畔,在萬籟俱寂之中,聽到蘇普和阿曼的嬉笑聲漸漸遠去,聽到四個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殿堂里只剩下了李文秀,陪著垂死的瓦耳拉齊,還有,“計爺爺”的尸身。
  瓦耳拉齊又問:“剛才我叫你出去,你為什麼不聽話?要是你出去了……唉?!崩釵男闈崆岬牡潰骸笆Ω?,你得不到心愛的人,就將她殺死。我得不到心愛的人,卻不忍心讓他給人殺了?!蓖叨肜湫α艘簧?,道:“原來是這樣?!鄙蚰肷?,嘆道:“你們漢人真是奇怪。有馬家駿那樣忘恩負義、殺害師父的惡棍,有霍元龍、陳達海他們那樣殺人不眨眼的強盜,也有你這樣心地仁善的姑娘?!崩釵男鬮實潰骸笆Ω?,陳達海那強盜怎樣了?我們一路追蹤他,卻在雪地里看到了兩個人的腳印。另一個是你的嗎?”瓦耳拉齊道:“不錯,是我的。自從我給馬家駿這逆徒打了毒針之後,身子衰弱,十多年來在山洞里養傷,只道這一生就此完了,想不到竟會有你來救我,給我拔去了毒針。我傷愈之後,半夜里時常去鐵延部的帳蓬外窺探,我要殺了車爾庫,殺了驅逐我的族長。只是為了你,我才沒在水井里下毒。那天大風雪的晚上,我守在你屋子外,見到你拿住了陳達海,聽到你們發現了迷宮的地圖。陳達海一逃走,我就跟在他後面,一直跟進了迷宮。我在他後腦上一拳,打暈了他,把他關在迷宮里,前天下午,我從他懷里拿了那幅手帕地圖出來,抽去了十來根毛線,放回他懷里,再蒙了他眼睛,綁他在馬背之上,趕他遠遠的去了?!崩釵男閬氬壞秸飧魴宰硬鋅岬娜司尤豢先娜誦悅?,問道:“你為什麼要抽去地圖上的毛線?”瓦耳拉齊乾笑數聲,十分得意:“他不知道我抽去了毛線的。地圖中少了十幾根線,這迷宮再也找不到了。這惡強盜,他定要去會齊了其馀的盜夥,憑著地圖又來找尋迷宮。他們就要在大戈壁中兜來兜去,永遠回不到草原去。這批惡強盜一個個的要在沙漠中渴死,一直到死,還是想來迷宮發財,哈哈,嘿嘿,有趣,有趣!”想到一群人在烈火烤炙之下,在數百里內沒一滴水的大沙漠上不斷兜圈子的可怖情景,李文秀忍不住低低的呼了一聲。這群強倒是殺害她父母的大仇人,但如此遭受酷報,卻不由得為他們難受。要是她能有機會遇上了,會不會對他們說:“這張地圖是不對的?”她多半會說的。只不過,霍元龍、陳達海他們決計不會相信。他們一定要滿懷著發財的念頭,在沙漠里大兜圈子,直到一個個的渴死。他們還是相信在走向迷宮,因為陳達海曾憑著這幅地圖,親身到過迷宮,那是決計不會錯的。迷宮里有數不盡的珍珠寶貝,大家都這麼說的,那還能假麼?瓦耳拉齊吃吃的笑個不停,說道:“其實,迷宮里一塊手指大的黃金也沒有,迷宮里所藏的每一件東西,中原都是多得不得了。桌子,椅子、床、帳子,許許多多的書本,圍棋啦、七弦琴啦、灶頭、碗碟、鑊子……什麼都有,就是沒有珍寶。在漢人的地方,這些東西遍地都是,那些漢人卻拼了性命來找尋,嘿嘿,真是笑死人了?!崩釵男懔醬謂朊怨?,見到了無數日常用具,回疆氣候乾燥,歷時雖久,諸物并未腐朽,遍歷殿堂房舍,果然沒見到過絲毫金銀珠寶,說道:“人家的傳說,大都靠不住的,這座迷宮雖大,卻沒有寶物。唉,連我的爹爹媽媽,也因此而枉送了性命?!蓖叨氳潰骸澳憧芍勒餉怨睦蠢??”李文秀道:“不知道。師父,你知道麼?”瓦耳拉齊道:“我在迷宮里見到了兩座石碑,上面刻明了建造迷宮的經過,原來是唐太宗時候建造的?!崩釵男鬩膊恢撈鋪謔鞘讒崛?,於是瓦耳拉齊斷斷續續的給她說了迷宮的來歷。
  原來這地方在唐朝時是高昌國的所在。
  那時高昌是西域大國,物產豐盛,國勢強盛。唐太宗貞觀年間,高昌國的國王叫做鞠文泰,臣服於唐。唐朝派使者到高昌,要他們遵守許多漢人的規矩。鞠文泰對使者說:“鷹飛於天,雉伏於篙,貓游於堂,鼠叫於穴,各得其所,豈不能自生邪?”意思說,雖然你們是猛鷹,在天上飛,但我們是野雞,躲在草叢之中,雖然你們是貓,在廳堂上走來走去,但我們是小鼠,躲在洞里啾啾的叫,你們也奈何我們不得。大家各過各的日子,為什麼一定要強迫我們遵守你們漢人的規矩習俗呢?唐太宗聽了這話,很是憤怒,認為他們野蠻,不服王化,於是派出了大將侯君集去討伐。
  鞠文泰得到消息,對百官道:“大唐離我們七千里,中間二千里是大沙漠,地無水草,寒風如刀,熱風如燒,怎能派大軍到來?他來打我們,如果兵派得很多,糧運便接濟不上。要是派兵在三萬以下,便不用怕。咱們以逸待勞,堅守都城,只須守到二十日,唐兵食盡,便會退走?!彼撈票骱?,定下了只守不戰的計策,於是大集人夫,在極隱密之處,造下了一座迷宮,萬一都城不守,還有可以退避的地方。當時高昌國力殷富,西域巧匠,多集於彼。這座迷宮建造的曲折奇幻之極,國內的珍奇寶物,盡數藏在宮中。鞠文泰心想,便算唐軍攻進了迷宮,也未必能找到我的所在。
  侯君集曾跟李靖學習兵法,善能用兵,一路上勢如破竹,渡過了大沙漠。鞠文泰聽得唐朝大軍到來,憂懼不知所為,就此嚇死。他兒子鞠智盛繼立為國王。侯君集率領大軍,攻到城下,連打幾丈,高昌軍都是大敗。唐軍有一種攻城高車,高十丈,因為高得像鳥巢一般,所以名為巢車。這巢車推到城邊,軍士居高臨下,投石射箭,高昌軍難以抵御。鞠智盛來不及逃進迷宮,都城已被攻破,只得投降。高昌國自鞠嘉立國,傳九世,共一百三十四年,至唐貞觀十四年而亡。當時國土東西八百里,南北五百里,實是西域的大國。
  侯君集俘虜了國王鞠智盛及其文武百官,大族豪杰,回到長安,將迷宮中所有的珍寶也都搜了去。唐太宗說,高昌國不服漢化,不知中華上國文物衣冠的好處,於是賜了大批漢人的書籍、衣服、用具、樂器等等給高昌。高昌人私下說:“野雞不能學鷹飛,小鼠不能學貓叫,你們中華漢人的東西再好,我們高昌野人也是不喜歡?!苯鋪謁偷氖榧奈?、諸般用具、以及佛像、孔子像、道教的老君像等等都放在迷宮之中,誰也不去多瞧上一眼。
  千馀年來,沙漠變遷,樹木叢生,這本來已是十分隱秘的古宮,更加隱秘了。若不是有地圖指引,誰也找尋不到。現在當地所居的哈薩克人,和古時的高昌人也是毫不相干。
  瓦耳拉齊在中原時學文學武,多讀漢人的書籍,所以熟知唐代史事。李文秀雖是漢人,反而半點也不知道,也不感興趣。她聽瓦耳拉齊氣息漸弱,說道:“師父,你歇歇吧,別說了。這個漢人皇帝也真多事,人家喜歡怎樣過日子,就由他們去,何必勉強?唉,你心里真正喜歡的,常常得不到。別人硬要給你的,就算好得不得了,我不喜歡,終究是不喜歡?!蓖叨氳潰骸鞍⑿?,我……我孤單得很,從來沒人陪我說過這麼久的話,你肯……肯陪著我麼?”李文秀道:“師父,我在這里陪著你?!蓖叨氳潰骸拔銥燜懶?,我死之後,你就要走了,永遠不會回來了?!崩釵男鬮捫鑰紗?,只感到一陣凄涼傷心,伸出右手去,輕輕握住了師父的左手,只覺他的手掌在慢慢冷下去。
  瓦耳拉齊道:“我要你永遠在這里陪我,永遠不離開我……”他一面說,右手慢慢的提起,拇指和食指之間握著兩枚毒針,心道:“這兩枚毒針在你身上輕輕一刺,你就永遠在迷宮里陪著我,也不會離開我了?!鼻嶸潰骸鞍⑿?,你又美麗又溫柔,真是個好女孩,你永遠在我身邊陪著。我一生寂寞孤單得很,誰也不來理我……阿秀,你真乖,真是個好孩子……”兩枚毒針慢慢向李文秀移近,黑暗之中,她甚麼也看不見。
  瓦耳拉齊心想:“我手上半點力氣也沒有了,得慢慢的刺她,出手快了,她只要一推,我就再也刺她不到了?!倍菊胍淮繅淮緄南蛑拿婕找平?,相距只有兩尺,只有一尺了……李文秀絲毫不知道毒針離開自己已不過七八寸了,說道:“師父,阿曼的媽媽,很美麗嗎?”瓦耳拉齊心頭一震,說道:“阿曼的媽媽……雅麗仙……”突然間全身的力氣消失得無影無蹤,提起了的右手垂了下來,他一生之中,再也沒有力氣將右手提起來了。
  李文秀道:“師父,你一直待我很好,我會永遠記著你?!痹諭ㄏ蠐衩毆氐納襯?,一個姑娘騎著一匹白馬,向東緩緩而行。
  她心中在想著和哈薩克鐵延部族人分別時他們所說的話:蘇魯克道:“李姑娘,你別走,在我們這里住下來。我們這里有很好的小夥子,我們給你挑一個最好的做丈夫。我們要送你很多牛,很多羊,給你搭最好的帳蓬?!崩釵男愫熘?,搖了搖頭。
  蘇魯克道:“你是漢人,那不要緊,漢人之中也有好人的。漢人可以跟哈薩克人結婚嗎?嗯?!彼α松ν?,說道:“咱們去問長老哈卜拉姆?!憊防肥翹硬恐芯ā翱衫季?、最聰明最有學問的老人。
  他低頭沈思了一會,道:“我是個卑微的人,甚麼也不懂?!彼章晨說潰骸叭綣醒實墓防芬菜擋歡?,那麼別人是更加不懂了?!憊防返潰骸翱衫季謁氖耪律纖擔骸褐諶稅?,我確已從一男一女創造你們,我使你們成為許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們互相認識。在安拉看來,你們之中最尊貴的,便是你們之中最善良的?!皇瀾縞細鞲雒褡搴妥謐?,都是真神安拉創造的。他只說凡是最善良的,便是最尊貴的??衫季謁惱律纖擔骸耗忝塹鼻裝?、遠鄰、伴侶,當款待旅客?!緩喝聳俏頤塹腦讀?,如果他們不來侵犯我們,我們要對他們親愛,款待他們?!彼章晨說潰骸澳闥檔煤芏?。我們的女兒能嫁給漢人麼?我們的小夥子,能娶漢人的姑娘嗎?”哈卜拉姆道:“真經第二章第二百廿一節說:『你們不要娶崇拜多神的婦女,直到她們信道。你們不要把自己的女兒,嫁給崇拜多神的男子,直到他們信道?!徽婢謁惱碌謫ト謚?,嚴禁娶有丈夫的婦女,不許娶自己的直系親屬,除此之外,都是合法的。便是娶奴婢和俘虜也可以,為甚麼不能和漢人婚嫁呢?”當哈卜拉姆背誦可蘭經的經文之時,眾族人都是恭恭敬敬的肅立傾聽。
  經文替他們解決疑難,大家心中明白了,都說:“穆圣的指示,那是再也不會錯的?!庇腥吮慍圃薰防反廈饔醒剩骸拔頤怯猩貅崾慮椴幻靼?,只要去問哈卜拉姆,他總是能好好的教導我們?!笨墑槍防吩俅廈?、再有學問,有一件事卻是他不能解答的,因為包羅萬有的“可蘭經”上也沒有答案;如果你深深愛著的人,卻深深的愛上了別人,有甚麼法子?白馬帶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馬已經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終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楊柳、桃花,有燕子、金魚……漢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儻瀟灑的少年…… 但這個美麗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國人那樣固執:“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