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世貿大廈的倒掉
改編自魯迅《論雷峰塔的倒掉》  

  聽說,美國紐約市的世貿大廈倒掉了,聽說而已,我沒有親見。但我卻見過未倒的世貿大廈,聳入云天的矗立于紐約灣之旁,落山的太陽照著這些四近的地方,就是“世貿夕照”,紐約十景之一?!笆爛誠φ鍘鋇惱婢拔乙布?,并不見佳,我以為。

  然而一切紐約勝跡的名目之中,除自由女神外,我知道得最早的卻是這世貿大廈。我的小學老師曾經對我們說,世貿大廈曾經是世界上最高的摩天大樓,其南北兩樓比肩而立,互相輝映,煞是壯觀。那時心中也是十分的神往,及到后來聽說了美國佬的惡行后,我惟一的希望,就在這世貿大廈的倒掉。再后來我長大出國了,到了紐約,看見這金碧輝煌的姐妹大樓,心里就不舒服。我看看書,說紐約人又叫這大廈作“尸貓樓”,其實應該寫作“死貓樓”,用意是起個賤名,保佑她活的時間長久些,好比中國人叫自己的兒子作狗娃、驢蛋的一樣的想法。然而我心里仍然不舒服,仍然希望他倒掉。

  現在,他居然倒掉了,則普世界之下的人民,其欣喜為何如?

  這是有事實可證的。試到阿拉伯、阿富汗的山間海濱,探聽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蠶婦村氓,除了幾個腦髓里有點貴恙的之外,可有誰不為他們的國家抱不平,不怪美國佬太多事的?

  和尚本應該只管自己念經。每個國家自主發展,都是自己的人民在譜寫屬于自己國家的歷史,和別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放下經卷,橫來招是搬非,大約是變態罷,——那簡直是一定的。

  聽說,這次是恐怖大帝也就怪老美多事,以至荼毒生靈,想要拿辦他了。他逃來逃去,終于被堵在世貿的蟹殼里,隨著它一起倒塌了,到現在還看不到有重新建立的希望。我對于恐怖大帝所作的事,腹誹的非常多,獨于這一件卻很滿意,因為老美在世界上橫行霸道,叫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傲慢的執行“三個凡是”政策:凡是對自己不利的條約,不管是否是自己所締結,一概反對、撕毀,只許自己放火,不許他人點燈;凡是對其它國家、人民發展有利的組織、會談,一概干擾;凡是不耐其指手畫腳的國家,一概轟炸、打壓、制裁。公理在天,善有善報,惡有惡果,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起報銷。美國佬確實應該嚴懲,倒塌一案,實在辦得很不錯的。

  現在正值秋高稻熟時節,紐約上灣之畔,自由女嬸像之旁,多的是殘磚碎瓦、故梁破窗。隨便拾到一塊,拭去塵灰,便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些文字:世界正義,浩浩蕩蕩,順我者昌,逆我者殘;翻轉,使里面向外,還有:世間萬事皆有因,多行不義必自斃。

  當初,世貿大廈傲立云天之上,自由女神出淤泥于紐約灣之中,現在卻只有這尊神像獨自靜坐了,非到紐約灣干涸的那一天為止出不來,也許不定哪天有人又將它像世貿大廈一樣給撞倒在湖底。莫非老美造此大廈的時候,竟沒有想到樓是終究要倒的么?

  活該。